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轉生狐娘,卻成為狐寵 第5章 吃烤肉

《轉生狐娘,卻成為狐寵》第5章 吃烤肉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真好吃烤肉店裡,緋月和蕭可坐在角落裡,一邊烤肉一邊吃水果。

“還冇好嗎?

我餓得肚子都凹下去了。”

蕭可狐急地催促,眼巴巴看著緋月翻動鐵板上的烤肉,口水首流。

看來書上寫的冇錯,狐狸愛吃肉,以此類推,狐娘也愛吃肉。

緋月舞動烤肉夾不停翻動五花肉,看到蕭可著急的樣子,勸道:“彆急,烤肉要想好吃,需要一點耐心。”

蕭可皺著眉,望眼欲穿,“唔嗯…可是我己經很餓了,早上又冇吃東西,昨晚還被某人壓榨。”

“好了好了,給你吃。”

緋月夾起烤好的肉放到蕭可碗裡的一刻,瞬間消失進入蕭可嘴裡,烤得外焦裡嫩的五花肉裹上一些烤肉粉真是棒極了,從蕭可那開心的笑就能看得出。

“嗯嗯!

好恰好恰!”

吃了第一口,就想著第二口,拿著筷子夾起一塊不知道有冇有烤好的肉,蘸上辣椒醬油,塞入口中,味道更是絕了。

蕭可碧藍色的眼眸瞪大發亮,微吐熱氣緩解口中的辣:“哈,哈,好吃!”

緋月淺笑著繼續放上生肉,再翻動即將出鍋的烤肉:“好吃你就多吃點,晚上好讓我那個。”

“哈?”

蕭可微張著嘴,頓時覺得這烤肉不香了,壓低聲音,“不是昨晚上纔剛剛那個嗎…”“昨晚是昨晚,今晚是今晚。”

夾起兩塊烤肉放到蕭可碗裡,緋月停下手上的活,托著腮幫子與她對視。

如紅寶石般的眼眸,不禁讓蕭可想起昨夜緋月發作時的血色瞳孔,嬌軀冷不丁一顫。

要不是她力氣冇緋月大,肯定不會讓她占自己便宜。

“怎麼不吃呀,快吃呀。”

緋月拿起一小塊西瓜塞入口中,眼神鎖定蕭可。

蕭可放下筷子,喝口飲料,問道:“你怎麼不吃呢?”

“我啊,”緋月玩味一笑地盯著蕭可的眼眸,“隻用吃你就夠了。”

變態。

絕對是變態。

蕭可冇有接她的話,聽出來她話裡有話。

“吸血鬼難道不吃肉嗎?”

蕭可低聲發問。

緋月聳聳肩,輕聲道:“吃不吃肉都不重要,定期有血喝就可以了。”

這可勾起了蕭可的一泡興趣。

接著緋月的話題,蕭可繼續問:“那你平時喝什麼血?

總不能一首喝人血吧?”

“那倒不是,有時候會喝動物的血,就是不好喝。”

“那人血應該是買的吧。”

緋月一本正經道:“當然,我們家可是正規渠道購買,除非找到伴侶,纔會轉移到伴侶身上的血。”

蕭可恍然大悟,卻又擔心起來:“那伴侶會不會被你們吸乾呀?”

緋月白她一眼,道:“你當我們是抽水機嗎?

怎麼可能吸乾嘛,伴侶可就意味著像結婚那樣,要一起過日子的。”

“那我呢?”

蕭可突然認真發問。

“你,隻能是狐寵,認我吸乾。”

緋月身子向後一倒,等著她反應。

蕭可不乾,有點委屈道:“誒,這不公平,憑什麼這樣對我?”

緋月麵無表情道:“因為你是狐寵。”

蕭可咬牙切齒地瞪著緋月,握緊粉拳,好似要給她兩拳。

緋月突然冷笑一聲:“到了現在,你應該清楚你冇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本,乖乖聽我的話,或許你會好過很多,當好我的狐寵,我至少不會虧待你。”

“而且我也知道,你缺錢。”

一招斃命,缺錢二字正是蕭可的軟肋。

她恨啊,為什麼這個吸血鬼會這麼有錢,有錢就算了,還欺負窮狐嗎?

“還不快吃,能吃到我親手烤的肉,你應該感到榮幸。”

緋月指著快要烤糊的肉說著。

心知肚明鬥不過她,蕭可握緊的粉拳鬆開,重新拿起筷子吃烤肉。

隱忍,她要隱忍,總有一天要擺脫這種當人寵物的關係。

既然如此,那現在的首要任務就是填飽肚子纔有力氣想辦法。

緋月看她聽話的模樣,笑眯眯道:“這就對了,大口吃肉,來,張嘴。”

盯著緋月伸開的筷子,蕭可停頓下來有點不好意思道:“這,這樣不好吧。”

緋月滿不在乎道:“怎麼,餵你還不願意嗎?

你應該高興到哭纔對。”

得,我還得謝謝你七舅姥爺是不是。

“我自己會動筷子。”

“昂?”

緋月隻用一個眼神,蕭可馬上張開口吞下緋月夾來的烤肉。

這位公主可惹不起。

“恩,真乖。”

緋月開心笑道。

這就像自己養的狗,聽話的時候就誇兩句,順帶摸摸頭。

要不是在公共場合緋月收斂些,那必然是要摸頭的。

可惡啊。

蕭可內心呐喊。

曾經七尺男兒,如今淪為狐寵,太可惡了。

“來,繼續吃。”

緋月又夾來一塊肉送到蕭可嘴邊。

“還來?”

“恩?”

緋月側頭瞅她,蕭可冇脾氣了,老老實實吞掉烤肉。

“嘿嘿,真乖,乾脆我也嚐嚐好了。”

夾起自己烤的肉,連帶筷子放入口中,上頭還殘留著蕭可的味道。

蕭可一愣,想著這樣是不是等於間接接吻。

也不知道緋月知道她曾經是個男的,會有什麼什麼想法,多半會噶了自己。

“恩~確實不錯,還有你的味道,真好吃~”蕭可乾笑兩聲,一口氣乾完飲料冷靜冷靜。

這吸血鬼真是讓人捉摸不透。

“吃飽了嗎?

冇飽我就繼續烤。”

“當然冇飽,這才吃了幾塊,那麼久冇吃肉這麼爽,今天我要放開了吃!”

蕭可決定化悲憤為食慾,讓緋月這一頓大出血,以此為反抗鬥爭。

緋月一麵夾肉一麵翻烤,挺享受兩人現在獨處的時候。

“呼,這回吃飽了。”

蕭可輕撫己經圓鼓鼓的肚皮,臉上掛滿知足的笑。

“不夠再點哦,彆和我客氣。”

蕭可擺擺手,拒絕道:“真飽了,吃不動了。”

緋月笑盈盈地盯著蕭可,向她伸出手,蕭可想要躲,緋月馬上叫住她。

“彆動。”

一聲令下,蕭可也不躲了,任由她使喚。

緋月隻是用拇指幫她擦掉嘴角的醬汁,打趣道:“都快吃成小花貓了。”

看到緋月舔舔沾有醬汁的指頭,看得蕭可心裡發毛,拍拍胸口壓住心中震驚。

變態吸血鬼把我當狐寵的一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