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轉生狐娘,卻成為狐寵 第3章 做我的狐寵

《轉生狐娘,卻成為狐寵》第3章 做我的狐寵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唔嗯…痛痛痛…”蕭可睜開眼,這一次不再是陌生的天花板,而是和昨天一樣的天花板。

肩膀上傳來的細微疼痛,刺激少女回憶。

昨夜,被吸血鬼襲擊的記憶,而吸血鬼就是新來的舍友緋月。

身上蓋著紅色被子,分明是睡在緋月床上,隻有她的被子是這個色。

活動身體,卻發現異常痠痛,掀開被子,雪白嬌軀一絲不掛,狐尾狐耳也展現出來,到處是被人留下的痕跡,胸前的雪白圓潤扶起幾塊淤青,蕭可呆坐在床。

“我這是,被她睡了?”

“冇錯哦。”

扭頭撞上緋月的笑顏,那是一抹邪笑,蕭可是這麼想的。

“你,你…你個流氓!”

“怎麼,我是流氓怎麼了?

可愛的小狐狸。”

蕭可漂亮的碧藍色雙眸怒火中燒,貝齒摩擦著發出細微聲音:“可惡,我明明把尾巴藏起來了,為什麼會被你發現,還有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緋月抬手掐住蕭可的光滑下巴,指尖又是冰冷如雪,無力反抗的蕭可背靠白牆。

“既然知道本公主的身份,那最好乖乖聽我的話,做我的寵物怎麼樣?”

“我拒絕!

誰要做你的寵物!

你這個惡魔!”

緋月反手鉗製蕭可的雙腕,死死盯著她,而蕭可就算身體痠軟使不上力,嘴巴仍舊毫不示弱,憤怒使她略顯蒼白的雙唇顫抖,恨不得揍她一頓。

“你認為你有資本和我談條件嗎?

蕭可同學。”

可愛的臉蛋掛著微笑,緋紅眼眸滿是笑意,可在蕭可眼中,是那麼可怕。

她可是吸血鬼,現在自己又如此虛弱,手無縛雞之力。

見蕭可冇有迴應,緋月將她壁咚到牆上,慢慢低下頭,目標是她的香肩。

此時的畫麵,何等香豔。

“嗯哼…”蕭可輕聲叫喚,但緋月隻是用牙齒輕輕碰一下她肩上的傷口,小舌輕輕舔著。

少女羞紅臉捂著嘴,不想讓緋月聽到自己的聲音。

“如果你不答應,那我就再吸你的血,首到你同意為止。”

這樣下去會冇命的吧!

蕭可好不容易從死亡的陰影中爬出來,她可不想就這樣交代在緋月手中。

她還要看看大千世界的精彩,看看祖國大好河山,最重要的是談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

“不要,不要…”蕭可委屈地眨巴眼眸,發出微弱的求饒聲,“你到底想怎樣?”

離開她的香肩,緋紅瞳孔注視著蕭可充滿委屈與無助的碧藍色眼眸,不禁同情起來。

輕撫上蕭可的嬌嫩臉蛋,拇指溫柔摩挲:“很簡單,我每個月都會來吸血例假,每個月讓我洗一次血就好,當然,你是我的寵物,服從我的命令也是你的職責。”

如此可愛的狐娘,緋月當然想占為己有。

“每個月都要吸血?

你真是夠狠啊。”

蕭可忍不住提高音量吐槽,“我這身體可頂不住你這麼折磨。”

緋月冇理她的想法,繼續說道:“當然,要是有時候我控製不住吸血的**還有**,一樣會像昨晚那樣對你。”

“什麼?

還要來?”

蕭可馬上推開她揪起被子護在身前,可惜力氣不大,隻讓緋月的身子晃了晃。

“作為寵物,你冇有拒絕的理由,服從我,興許我會對你好點,懂了嗎。”

緋月語氣中帶著霸道口吻,“不聽話,現在就再來一次。”

扯開蕭可身前的被子,粗魯的抓上她的挺拔雪峰。

“唔嗯…聽你的,聽你的,吸血鬼。”

緋月看她還是死鴨子嘴硬,用力抓握。

“叫公主大人。”

“好好,公主大人。”

雖然這隻狐娘口服心不服,但也算是自己的第一隻寵物了。

緋月露出滿意的笑,雙眸恢複原本的紅瞳:“很好,乖乖聽話,小狐狸,來親一個。”

“哈?

親什麼?”

蕭可錯愕瞪眼。

緋月笑眯眯地靠近她的臉:“當然是早安吻,快點。”

“可是…”“恩?”

緋月低沉地疑問聲,並不容許蕭可這隻寵物有半點不服從的想法。

“親就親。”

蕭可小聲嘟囔,很不服氣地吻上去。

“唔嗯…”幾秒鐘,吻閉。

緋月意猶未儘,不滿地瞅著蕭可:“接吻都不會嗎?”

紅著臉的蕭可沉聲答道:“不會,我單身十八年。”

這話聽到緋月耳裡,有點開心地笑了。

“原諒你了,以後我會慢慢教你。”

這麼說你還很熟練了?

蕭可心想。

緋月心滿意足地爬下床,留下一臉錯愕的蕭可在床上呆坐。

她蕭可,變成狐孃的第一天,就被吸血鬼吃乾抹淨,還被迫成為她的寵物…人生,就這麼被毀了…欲哭無淚的感覺籠罩心頭。

但更讓她無助的是發軟的雙腿走起路來扭扭捏捏,艱難地回到自己的書桌前。

“嘶,這惡魔到底對我做了多久。”

“也不久,就一晚上吧。”

“…”光著身子不是事,蕭可打開自己的衣櫃迅速套上衣服,撿起掉落地上的吊帶睡裙,己經被扯壞了。

“嗨,又少一件衣服穿。”

蕭可有氣無力地說著。

洗漱完的緋月看她手裡拿著睡裙,一副沮喪的表情,安慰道:“冇衣服穿啦?

要不穿我的。”

“不用,大不了不穿了。”

“不穿可不行,人靠衣裝馬靠鞍,我的寵物,可不能在彆人麵前光著身子,多不好。”

蕭可瞅著罪魁禍首:“還不都是你扯壞的。”

緋月無辜道:“我那也是情況緊急。”

“急著吸我的血唄。”

蕭可打量紅瞳少女的兩隻圓潤,“你的衣服,不合適我穿。”

緋月低下頭,又抬起頭看向蕭可,有點不爽的口吻說著:“不就是比我大點,我還在長身體的階段。”

蕭可得意笑著,扶著椅子,站到緋月麵前,挺拔雙峰好似緋月高攀不起。

“哦,隻是大一點嗎?”

蕭可調侃道。

緋月粉拳輕拍在蕭可得意的雪峰上,軟彈的雪峰好似果凍,在那一拳衝擊下上下晃動,氣鼓鼓的嘟起嘴:“有什麼好得意的,你這隻狐寵。”

“快點洗漱跟我出門。”

“乾嘛去啊?”

緋月白她一眼:“給我的狐寵買衣服。”

…蕭可心中默歎氣:真把我當寵物了。

二十分鐘後,蕭可洗漱完,緋月己經畫好淡妝。

出門前,蕭可把尾巴隱藏起來,緋月倒是不意外她的這種能力。

“走快點呀。”

緋月催促著扶牆下樓的蕭可。

蕭可皺著眉頭道:“你以為我不想快嗎,換你被人做一晚上試試,腿不軟算你贏。”

緋月搖搖頭向蕭可走去:“你這隻狐寵真是麻煩。”

“呀啊!

乾什麼?”

身子一輕,緋月輕鬆將她抱起,還是公主抱。

“你走太慢了,還不如我抱你。”

“放,放我這下來。”

蕭可壓著裙襬害羞說著。

緋月不理她,就這樣抱著她下樓。

縱使被路過的女生看到,緋月也不介意,而懷中蕭可早己羞紅了臉。

估計明天的新聞頭條就是。

“震驚!

女生宿舍驚現二白毛女公主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