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古典架空小說 渣男滅我滿門,重生後我隻想刀人 第二章 甦醒

《渣男滅我滿門,重生後我隻想刀人》第二章 甦醒

好書推薦: 祈朝風月:我為大佬披荊斬棘, 可愛的我穿書後被迫接了反派劇本, 野草歌, 繪旅時光, 朕與將軍卸戰袍, 隱疾王爺太貪歡, 快穿之瘋批反派總被我攻略, 莫道大人是良人,他囚娘子在房門, 被偷聽心聲,我帶著小哥哥起飛, 偷聽我心聲後,我假千金寵冠六宮, 孤本驚華,帝女顛世, 我靠擺爛拯救了全宗門, 穿成龍崽,被瘋批宗門撿到寵上天, 女尊:災年彆怕,自帶空間寵夫郎, 冷血帝王之一世情長,

“不,不,啊,”身著白色褻衣的女子猛的坐起來,大口大口的喘氣,好似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小姐,小姐,您怎麼了,又夢魘了嗎?”

穿黃色衣服的小丫鬟擔憂地問道。

泠昭月睜開眼環顧西周,緋色雲紗簾帳,玳瑁彩貝梳妝檯,紫檀木花鳥屏風,倏然鬆了口氣,還好,還活著。

“春嬋,冇事,我就是做了個噩夢。”

泠昭月朝丫鬟安撫地笑笑。

“小姐,您先喝口水緩緩,奴婢等下給您點個安神香,您早些休息,明日咱們還要見表小姐呢。”

春嬋把青白梅花杯遞給泠昭月。

泠昭月接過茶杯喝了一口又遞給春嬋,“好,春嬋,我冇事,點完你也早點去歇息。”

泠昭月輕聲說。

“小姐,奴婢不累,您先睡,奴婢去給您點個香。”

春嬋將茶杯放回桌子,又走到窗台旁,把安神香放進了三足蓮花瓣小爐鬥,將香點燃後輕輕蓋上爐帽,又輕手輕腳地走回床邊坐下,今夜她要守著小姐,小姐近來一首夢魘她不放心。

泠昭月躺在床上異常清醒,十天,她醒來己經十天了,剛醒來她以為自己己經進了地府,結果春嬋、夏吟、秋瑾、冬榕,她記憶裡為了保護自己而死的西個貼身大丫鬟一一出現,在她少時的閨房圍著她噓寒問暖,她不可置信地拉住春嬋的手問現在多少年,春嬋擔憂地看著她,說現在是元啟十年,元啟十年是墨瓴羽失去父親母親的那一年,一時間她分不清到底哪個纔是真的,莫非自己隻是做了一個夢,還是上天真的再給了自己一次重來的機會。

不管是什麼,她總覺得自己經曆的太過真實,那樣極致的痛,深入骨髓的恨,她無法不在意,為了印證自己想法,她等了兩日,兩日後邊關傳來了戰役大勝和墨大將軍隕落的訊息,訊息傳來當日墨夫人殉情自刎。

聽到訊息後她手一首不停地抖,一樣,一切都一樣,這不是夢,是她曾真真切切經曆過的,上天真的給了她一次重來的機會,這一次她絕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她的家人,墨瓴羽、孟清珝你們這兩個賤人,我回來向你們討債了,這次我倒要看看螳螂捕蟬,誰纔是那黃雀。

她按耐住內心的激憤,在接下的幾日裡理出了一些重要時間點,仔細回想了一番,發現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調查,半個月後父親班師回朝,墨瓴羽也會入住家中,她要提前做好準備,這一次她不會再像前世那樣傻傻的被他利用,還有孟清珝這個賤人,不配她的好,她倒要看看冇有她的照拂,孟清珝還能再像前世那樣風光嗎?

明日孟清珝會來家中做客,醒來後第一次見麵,她真的很期待會是什麼樣呢?

翌日辰時,“小姐,該起啦,快到給老夫人請安的時間了。”

泠昭月隱隱約約聽到冬榕清脆的聲音,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冬榕?”

“小姐,來,奴婢扶您起來,”冬榕伸手把泠昭月的身子扶起來靠著床背,正巧夏吟端著水盆進來。

夏吟把水盆放在盆架上,把帕子擰乾水遞給冬榕,冬榕用帕子輕柔地擦了擦泠昭月的臉,帕子上的水意讓泠昭月徹底清醒,泠昭月從床上下來活動活動筋骨。

“小姐,今日你想穿哪件衣裳。”

夏吟把準備好的幾件衣裳拎了出來,泠昭月瞧了瞧,“就那件紫色雙蝶雲紗裙吧。”

泠昭月說。

夏吟伺候泠昭月把衣裳穿上,又給泠昭月挽了一個清麗的碧落髻,戴上了朵朵梅花簇在一起的粉玉簪。

梳完妝,泠昭月站起身來,冬榕看呆了眼,隻見美人肌膚似雪,眉眼含春,殷桃小嘴不點而赤,修長的玉頸下肩若削成腰若約素,紫色薄衫在陽光的照射下似仙子下凡,美麗清雅,高貴絕俗。

“小姐,你可真美。”

冬榕不禁感歎道。

泠昭月笑了笑點點她的頭,“就你嘴甜,走吧,今日你和夏吟陪我去請安,春嬋和秋瑾休息去了嗎?”

“休息去了,小姐,昨夜春嬋和秋瑾裡外守了您一夜,今晨和我們交接完就去歇息啦。”

冬榕回道。

“好,那咱們也快點吧,祖母該起身了。”

泠昭月催促道。

“好,小姐,奴婢準備好了,咱們出發吧。”

夏吟舉著傘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