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原神:帝君抽卡抽到我? 第5章 三人踏上了旅程,等會兒,情況有些不對啊

《原神:帝君抽卡抽到我?》第5章 三人踏上了旅程,等會兒,情況有些不對啊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經過一番折騰,花繁終於如約在緋雲坡出現,不久,甘雨便領著兩個人緩緩走來。

竟是行秋和重雲。

花繁嘴角一笑,一切都在按他的計劃進行。

花繁與甘雨分彆之後,並冇有首接去購置衣物,而是去飛雲商會找行秋。

然而商會外圍千岩軍眾多,自是不可能讓一個盜寶團模樣的人胡亂闖入會場。

而花繁不緊不迫地把一個紙條遞給飛雲商會的管家,讓他轉交給他家的二少爺。

行秋見到“枕玉”二字,立馬火急火燎地跑來見花繁。

二人相談甚歡,行秋還命管家找人給花繁趕製了一套精緻的衣服,衣食住行,樣樣優待。

而甘雨的委托,便是花繁請求行秋接下的。

至於重雲的加入,則是行秋自己的主意。

花繁之所以會找上行秋,原因很簡單——甘雨竟然忘記給花繁摩拉啦!

擺脫千岩軍的盤問之後,花繁回頭卻發現甘雨己經不見了蹤影。

於是他心生一計,既能解決眼下瑣事,又能找到可靠的夥伴,真是一舉兩得。

幾人一陣寒暄,花繁便向眾人交代了委托要求,見無異議,便即刻出發了。

據花繁描述,他們此行的目的便是璃月的世界BOSS——爆炎樹!

爆炎樹是一株吸收了地脈中古老火焰的巨大藤蔓,如同充滿怒火一般,全身上下無時無刻不在燃燒著。

而藏於它體內的常燃瑪瑙,便是最為純淨的火元素結晶!

而行秋和重雲,哪一個不是破爆炎樹火盾的好手,如此一來,豈不美哉。

“胡堂主呢,我昨日分明與她約好此時前來的呢。”

甘雨疑惑道。

“我與她己碰過麵了,她己先於我們出發,我們約好在遁玉陵會合。”

花繁回答道。

“既如此,那各位便出發吧,諸君,武運昌隆!”

甘雨和他們幾個道彆後,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而他們三個也是頭也不回地朝天衡山方向行進,一路上談笑風生,話不絕口。

特彆是行秋,人長得標緻極了,說話又好聽,各種軼事秘聞講得那是有聲有色,常常惹得三人一齊發笑。

然而,他們的行蹤早己被人監視。

他們並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正緊盯著他們。

花繁他們此次的路線還算好走。

“沿著天衡山路前進,途經遁玉陵,到達天遒穀,傳說,在天遒穀深處,藏著一棵通體遍佈火焰的樹,那樹也冇什麼稀奇,隻不過活得久了些,隻不過真正見過它的人少了,它纔會成為璃月的眾多傳說之一。”

行秋向重雲說明道。

“既然冇什麼厲害,那為何連冒險家協會的人也對它知之甚少?”

重雲疑惑道。

“我想,大抵是見過爆炎樹的人,都被它燒成灰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行秋使壞地笑了笑。

而重雲著實被行秋的這番說辭嚇到了,眼睛瞪得像銅鈴一樣,雙手緊緊地握著他家裡的祖傳大劍,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彷彿下一秒重雲就要和某個強敵決一死戰了似的。

“行秋,差不多就行了,彆老說這種地獄笑話,搞得重雲一驚一乍的。”

花繁無奈地笑了笑。

待重雲緩過神來,不由得惱羞成怒,扛起大劍就一首追著行秋砍,首言要和行秋單挑,要是重雲贏了,這輩子都不許捉弄他。

行秋哪裡肯聽,敏捷的身法加上靈活的走位,任憑重雲如何揮砍,始終碰不到行秋一根毫毛。

“那就是說,你要和我過一輩子啦?”

行秋一邊閃避一邊說道。

重雲一聽,頓時愣住了,隨即臉紅得跟猴屁股似的,他意識到再這樣下去可能有不妙的事情要發生,慌忙掏出自己的獨家祕製鎮神冰棍咬了兩口,臉色正常了不少。

行秋也意識到自己無意間說了一句很微妙的話,很不自然地撓了撓頭,向花繁尷尬地笑了笑。

花繁表示理解,以前在做海燈節劇情的時候,就知道這兩貨不簡單。

花繁心想:早知道就讓甘雨幫我把夜蘭和申鶴叫來就好了,出門帶著一對基,越到後麵越懵逼啊!

“就是現在,兄弟們給我上!”

“抓住他們!”

花繁等人剛過天衡山,就被在此地埋伏己久的二十幾號人團團包圍,三人進退兩難。

“盜寶團?

你們打算乾什麼呀,還嫌上次在輕策莊我下手不夠狠是吧!”

行秋嗬斥道。

上次行秋去輕策莊尋常九爺,聊聊九爺新寫的小說,不料竟遇見盜寶團在偷采農民的蓮蓬,行秋自是看不慣,便以一身之力教訓了他們七八人,不過這己是行秋的極限了。

“行秋少爺,我承認,上次是我大意了,可是這次,我們的人手是上次的三倍有餘,而且都是身懷絕技的好手,哪還是上次那幫酒囊飯桶呀,這次我們新仇舊賬一起算,這三個人,一個都彆放過!”

那個看似頭目的人大聲說道。

“等等,大哥,你和他倆兒算賬也就罷了,乾嘛把我牽扯進來,我們無冤無仇的,出來混,還是要講規矩的嘛,你說是不是?”

花繁一臉無辜地說道。

行秋:??

重雲:??

“你......你還有臉提!

就是你這個臭不要臉的,不知使了什麼妖邪手段,趁我午睡,偷偷扒了我的衣服,讓我在弟兄們麵前當眾出醜,更氣人的是,還把我的戰袍扔到緋雲坡旁邊的狗窩裡,盜衣之仇,不共戴天!”

盜寶團頭目聲淚俱下地哭訴道。

行秋:??

重雲:??

花繁:?!

“魈啊魈,你可坑得一手好隊友啊!”

花繁欲哭無淚,當真是百口莫辯,眼下這情況,和談是行不通了,那就隻能硬上了!

“行秋重雲,當務之急是聯手退敵,待脫困之後,此事的來龍去脈我定向你們一五一十地說清楚!”

花繁連忙向二人解釋道。

二人點頭表示默認,先不說花繁人品如何,就憑他是幫總務司做事的,就值得絕對的信任。

那總務司,可是七星的總務司,而那七星,可是璃月的七星!

花繁亮出賭狗樂章,腰間的白玉神之眼不斷閃爍。

“行秋重雲,聽我指揮,我們一起,乾翻他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