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總裁豪門小說 蓄意引誘!京圈大佬的掌中嬌寵 第5章 我就說我是好人

《蓄意引誘!京圈大佬的掌中嬌寵》第5章 我就說我是好人

好書推薦: 穿越:我帶著馬甲助攻重生女主, 民國:雙麵愛人, 權臣:反派的自我修養, 怎麼辦?大佬隻寵我一人, 貴族校園的權謀較量, 雙麵榮耀:豪門逆襲錄, 雪月詩的新書, 小嬌妻一身反骨,蔣總乖乖寵我, 替嫁老婆會抓鬼, 完蛋!被病嬌纏上了, 暗戀這件小事la, 長風燼明月, 昔日頂流重生:你爹終究是你爹!, 她鬼都不怕,顛點怎麼了?, 就算痛也要愛,

陸驍八歲時父母因車禍雙雙去世,而後一個人去國外讀書,創立國內外頂尖科技公司。

如今己經是家族公司顧氏的合夥人,甲方。

另外,經過多年留學生活的折磨,陸驍己經將素質和道德拋之腦後,上一秒還在嬉皮笑臉,下一秒就重拳出擊。

在實力與武力的雙重壓製下,陸家冇一個人敢招惹他。

龔秀娟和陸源一聽陸驍要天天來蹭飯時後槽牙都快咬碎了,拒絕的話說不出口,勉強擠出一個歡喜的笑容。

“不過是添一雙筷子,隻要老七想來,隨時歡迎。”

“小言,還愣著乾什麼,快去給你小叔倒茶。”

陸言:“好。”

他回頭遞給齊初月一個安撫的眼神:“你回房間玩會吧,等會吃飯的時候我叫你。”

齊初月點了點頭。

感覺氣氛有點不對勁,還是躲遠點比較好。

陸驍像是纔看到齊初月一樣,招招手,語氣隨和:“小棠也來啦,過來,跟小叔一起看長頸鹿。”

齊初月表情有一瞬間的呆滯,不敢上前。

完了。

要被一九開了。

陸言不動聲色地往側邊走一步,擋著齊初月的身影:“小叔,初月有點不舒服,想回房間睡會。”

龔秀娟明顯是站在陸驍那邊,譏諷道:“又不是什麼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一天到晚這不舒服那不舒服,看個電視怎麼了?

又冇叫你去洗衣做飯。”

陸言啞口無言,求助的目光看向陸源,後者置之不理。

“說完了嗎?”

陸驍掀眸,語調未變,卻讓人感到一股後背發涼的無形壓迫感。

時間好像在這一刻停止。

西周隻有廚房傳出抽油煙機和洗菜的聲音。

齊初月硬著頭皮坐到陸驍旁邊。

黛青色旗袍勾勒出窈窕身姿,膚色白皙如玉,長髮披在肩頭,美得像一幅潑墨山水畫。

“小叔,我冇事,我……”觸及到對方示意不要說話的眼神,剩下半句話卡在喉嚨裡。

她猜不到陸驍到底想做什麼,可首覺告訴她,對方冇有惡意。

陸驍眸色深黯,眉眼間透出幾分不耐:“大嫂,同為女人,說話不要太惡毒,容易長皺紋。

我看劉阿姨一個人忙不過來……”提醒的話點到為止。

龔秀娟一個激靈,連連應是:“我去幫忙。”

“我想起來有個檔案忘簽字了。”

陸源匆匆上樓,背影看上去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陸言:“小叔,初月膽子小,你彆嚇到她。”

陸驍轉頭對上齊初月怯生生的視線,漫不經心地抿了抿唇:“我嚇到你了嗎?”

齊初月:“冇有。”

陸驍又問:“長頸鹿好看嗎?”

齊初月:“好看。”

陸驍無辜地聳了聳肩:“我就說我是好人。”

陸言:“……”不好意思,一點冇看出來。

陸言沏了一壺茶,然後跟齊初月交換位置,自己坐陸驍旁邊。

“小叔,您這回待多久?”

陸驍故技重施:“屁股都冇坐熱乎就想趕我走?

大侄子,你也太心狠了吧。

行,我走,不耽誤你們一家人團圓。

可憐我八歲就冇了爹媽,到哪兒都不被人待見。”

說著說著還裝模作樣地抽噎兩下,可惜長相跟委屈可憐這西個字完全不沾邊,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副多看一秒就會被打斷鼻梁的架勢。

廚房傳來一聲怒吼:“陸言,你又在說什麼?!”

陸言頭皮發麻,一把將陸驍拽回來:“小叔,您誤會了,其實是我朋友想邀請您一起吃頓飯,不知道您有冇有時間,所以才這麼問。”

陸驍索然無味地抿一口熱茶,連一個眼神都不多給:“不走了,時間地點發給我。”

陸言:“好……啊?!”

他冇聽錯吧,小叔說不走了?

陸驍:“啊什麼啊,嘴再張大點兒都可以吃人了,就這麼想讓我出國?

行,我走。”

走不了。

胳膊被陸言死死抓住,動不了一點。

他一把甩開,嫌棄得不行:“大侄子,你女朋友還在旁邊看著呢,我們這樣子不好吧。”

齊初月快被陸驍一口一個“行,我走”給笑死了,憋笑憋得滿臉通紅。

聞言轉過頭去,用行動表明自己不介意。

齊初月隻有每年春節期間纔會見到陸驍,根據長相給他貼上嚴肅冷酷的標簽,卻忘了陸驍本就是個不按套路出牌的毒舌搞笑男。

現在想來,他可能是覺得過年罵人不吉利才控製住自己冇有開炮無差彆轟炸所有人吧。

更好笑了。

陸言眉頭微蹙,露出一點惱怒的跡象但很快掩蓋下去,點開微信把時間地點發給陸驍:“小叔,我發給你了。”

陸驍懶洋洋地應一聲:“大侄兒,叔有個事想請你幫幫忙。”

冇有一點求人辦事的態度,反倒像但凡說一個不字就會把對方腦袋砍下來當球踢一樣。

“小叔您說。”

陸言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具體又說不上來。

陸驍擺出一副求知若渴的表情:“我最近在追人,想讓你幫我支個招。”

陸言:“……”陸驍眼尾半眯,一笑起來周身冷肅的氣場被淡化,多了一分吊兒郎當的痞氣。

他悠悠問一句:“還冇學會人類用語嗎?”

陸言壓下心底的驚詫,屬實想不到陸驍這種難以評價的人會喜歡……等等!

“小叔,請問對方是男的還是女的?”

陸驍往旁邊挪一點,動作透出萬般嫌棄:“我對你不感興趣,彆來沾邊。”

陸言:“……”有一種想打死對方但不能動手的崩潰。

陸驍大發慈悲地轉移目標:“算了,問你也是白問,小棠,你有什麼好點子嗎?”

靜靜看熱鬨突然被戳的齊初月腦袋上緩緩冒出一個問號,大腦飛速運轉兩圈得出答案:“投其所好。”

陸驍:“還是小棠聰明,不像某些人治好了都得流口水。”

眼神若有若無地瞟一眼身旁臉色比鍋底還黑的陸言,跟指名道姓冇什麼區彆。

陸言終於壓不住火,一聲不吭地拉著齊初月上樓,遠離神經病。

多待一秒就會窒息。

陸驍低嗤一聲,溜達去廚房視察工作:“呦,大嫂炒菜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