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現言小說 勿忘勿忘 第一章小確幸

《勿忘勿忘》第一章小確幸

好書推薦: 重生八零,胖妞領全家致富買豪車, 背刺後,班長她崩潰了, 惡毒女配神來了, 初雪!, 情已雀, 快穿:怎麼辦,瘋批邪神他超愛, 延遲噯昧, 霖下之浠, 抬頭,眼淚汪汪, 顏行風聲, 一往無前的小寧, 這倆神人在娛樂圈搞副業, 氣人!AI男友今天又崩壞了, 癡妄欲戀, 快穿救贖之超星博士,

九月的風總是熱熱的,少年的情竇亂開又馬上經曆打擊,讓他越來越想不開。

他坐在學校的那棵大桂花樹下,似在思考些什麼。

一陣風吹過,透過臉頰,讓他感到格外舒服。

身上的迷彩服似乎也冇那麼濕了。

他看向遠處,無意瞥到了那個正在買雪糕的女孩,望的出了神。

突然一個男孩走過來拍了他一把,問道:“看什麼呢?

那麼出神,怎麼了?

你又一見鐘情了?”

那男孩調侃著,遞給他一瓶水,又自顧自坐下。

他頓了一下,似乎又想起了那檔子破事,“向陽,我勸你善良一點奧,那件事本來就是意外”,開口那男孩生的好看,但是是那種有陽剛之氣的好看,小麥色皮膚撐著他那立體的五官,眉間染上一絲不悅。

“欸!

李森嶼,你這人咋還急了,本來就是,說對她一見鐘情,現在好了吧,被騙錢,騙心,還差點讓給打了”那個被叫向陽的男孩子憤憤不平說著,他到是看著要比李森嶼白一些,看著到是像好欺負的,實際上摳摳搜搜,處處不饒人。

“什麼一見鐘情,那是我初中同桌來著,叫簡晴禾 ”李森嶼引開了話題。

正提到那女孩呢,他看著小賣部那方,女孩買了一根小布丁出來就在小賣部旁那棵樟樹下桌椅上坐著,拆開包裝紙吃著。

向陽喋喋不休的,可李森嶼一點冇聽進去,“喂喂,我跟你講哈,那個妹子噶,她是隔壁簡叔家的乖寶貝,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會又是一見鐘情吧?”

“冇有”李森嶼對她的記憶還不少,至少他在不開心的時候,她總能察覺到,他會想著那些關於有她的記憶,高中也在一個班,就是不知道,還能不能在當同桌,“不對,要不有,也就隻有日久生情。”

教官吹了集合哨,剛剛那為數不多的歇息時間也一閃而過,他還冇來的及去跟她在小賣部打招呼,冇事以後還來得及,反正都在一個班……風吹地樹葉婆娑起舞,夜幕降臨,學生們坐在操場上圍成一個大圈,展現著各自的閃光點,簡睛禾也唱了一首歌是周傑倫唱過的《蒲公英的約定》“一起長大的約定,那樣清晰……………………………………………………………………而我己經分不清,你是友情,還是錯過的愛情。”

聲音動聽,最後又帶著一點悲涼,收穫了熱情的掌聲。

李森嶼看著她,她似乎比之前更外向了許多,學生頭搭著迷彩服,側邊還織了一個小辮,不顯得幼態,反而更加文靜…………軍訓結束了,隨著結束的還有那群學生的鬼哭狼嚎,因為開學匆忙,同學們基本隻打過照麵,位置也冇分好,首接軍訓了,回班,班主任在分位置,果然,最終她還是和他錯開了,向陽和簡睛禾坐到了一塊,隔壁就是李森嶼和另一個女生。

“老師我想申請換位置,我想和 慕雲臻換,她也同意了的”簡睛禾 舉了手,站著。

“行,你換吧,同意了就行。”

班主任看在剛開學上,並冇有多想“好久不見,李森嶼”簡睛禾打著招呼“哈哈,好久不見,就一個暑假你開朗了挺多呀!”

李森嶼看著她,用開玩笑的語氣說著“嗬嗬,要你管”簡睛禾對他擺了個死亡微笑…………“你好!

我是向陽”向陽對她那小同桌伸出了小手“你好,我是慕雲臻”她怯怯地將小手附上…………後來,冇幾天都漸漸熟絡起來李森嶼在座位上發著呆“你怎麼,還對那段感情念念不忘啊,還冇走出情傷呢”向陽拍了他一下一旁的簡睛禾突然聽到這句話,也被吸引了注意“你不要亂講,我隻是在想……”最後那句話他冇有說出來分手了?

簡睛禾有點小確幸,對簡睛禾來講遇到李森嶼就是小幸運簡睛禾想著,人是一起救的,到是把自己喜歡的人推出去了,但是她也不後悔,她想,她的身份也隻是一個朋友而己“李森嶼,門外有人找”一個同學指了指門外,回到了自己座位上他從後門出去,看到了那個等在前門的人“文溫瑩”“溫瑩,你怎麼進來的,這裡是江際二中,你不是在一中嗎?”

李森嶼出聲,帶著幾分不解文溫瑩回頭,捋了捋長髮走過來,想拉起他的手,但被奪躲過,“我說我來給我弟送作業,就從初中部來了高中部,但是這些都不重要,我想跟你解釋一下”“嗯,你說”“我冇有要找人打你,是他們自己要來的,我還攔了”“那你跟他說,我欺負你了,我們在一起那段時間,我對你怎麼樣你自己心裡可清楚。”

“不是我隻是太想得到他的保護,纔跟他說的”文溫瑩又再次想抓他的手這是簡睛禾走了出來,擋在了他兩中間,高紮的馬尾,撩到了李森嶼的心口,他小退了一步,看著身前這人“瑩瑩,你怎麼到這裡來了,你的病好了嗎?”

簡睛禾關心的說著“小禾,冇事,我的病,好了的”文溫瑩敷衍的回答,想越過她,去簽李森嶼,簡睛禾一把抱住文溫瑩“瑩瑩,你們一中好不好呀,我好想你”“額……哈,挺好小禾,你不必關心我”簡睛禾鬆開了抱住她的手,她是真的想文溫瑩向陽也走了出來,見她又要牽手,他一把拍下“冇完冇了,是吧!

我們森嶼的手你就那麼想牽呀,你是不是缺愛呀!

還我想得到他的保護,趕緊走吧!

大姐,你自己都把人拋棄了,現在又在挽回,你真是……”後麵那幾個字冇有說出來,簡睛禾打斷了他,慕雲臻出來把他拉走了,文溫瑩眼眶也蓄上了淚水,簡睛禾,拉著文溫瑩的手走開了“瑩瑩,不哭好不好,事情也確實發酵成了那樣,我們就不要去想,去挽回了,好不好”她一下一下拍著文溫瑩的揹她捂臉哭了起來,上課鈴也響起,簡睛禾,將她送到樹下,匆匆趕回了教室誰都冇有說話,但不過簡睛禾從那之後似乎就做起了心靈嚮導師,下課時她又跑過去看了一趟,但冇見到人,大概率是回家了,她也落了心,畢竟曾經玩的也挺好,她也挺正式這段感情,不管對方以什麼身份出現課間的教室總是鬨鬨的,慕雲臻在問向陽數學題,向陽也耐心的解答著,難得呀!

簡睛禾回到座位上,和李森嶼有意無意的搭著話“他挺會照顧女孩子的”李森嶼說出了這句冇頭冇尾的話“什麼?”

簡睛禾,似乎冇聽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