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我哥哥的後宮超級多 第5章 除魔才能破咒

《我哥哥的後宮超級多》第5章 除魔才能破咒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徐夢懸看著欣檸那比較低沉的臉色輕聲解釋道:“大罪詛咒有簡單的辦法可以解除,但是這個城市中詛咒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經過我昨天晚上的勘察,想要完全消除全部的詛咒實在是有些困難。”

欣檸聽後有些著急的問道:“這些我也明白,那解除的辦法到底是什麼。”

徐夢懸簡單的回了一句:“除魔破咒。”

旁邊的趙永洛聽後皺了下眉頭,“這對於你來說不是輕而易舉嗎?

我們好像也幫不上什麼忙吧………”“如果是這麼簡單的話,我可以協助你。”

欣檸忽然開口,眼神中帶著一絲決意說道。

“你瘋了,你真的要去做這種…十分荒唐的事情嗎?”

趙永洛對於妹妹的行為又著急又不解,“再說了,你跟我都是凡人,那種事情你做不來的。”

“我知道,可是我至少得救蘿娜呀,她身上也有詛咒……”有些責任欣檸明白,但好朋友的安危她不能不管。

“………”趙永洛沉默了一下便說道,“既然你下定決心了,那我也來幫忙吧。

我可不能讓你胡亂去做某些危險的事情。”

“哥,你不能摻和到這件事情中!

我去做就足夠了。”

欣檸拍了拍桌說道,破咒這件事的危險度可是很高的!

“我說這位大師呀,除魔破咒究竟該怎麼做?”

趙永洛抱起手臂自顧自的問著。

“喂喂喂,不要無視我,不要因為你是哥哥,就什麼事都要聽你的!”

欣檸對於老哥的態度表示抗議。

“先解決眼下的問題,剩下的事我們以後再談好嗎?”

趙永洛輕歎一口氣溫和的說道。

“哼。”

欣檸有些小生氣的把腦袋一撇。

孰輕孰重,隻能以後再論了。

徐夢懸感歎道:“你們兩兄妹的感情可真好呀。”

“那我們究竟該怎麼做?”

趙永洛冇有理會調侃追問道。

“以磨破魔,被大罪詛咒所侵蝕的人,會遭遇外魔的襲擾,最終會被魔物所吞噬掉,徹底死亡。

而我們要做的是,在受害人被魔物所吞噬前解決魔物,這樣才能破解他們身上的大罪詛咒。”

徐夢懸如此解釋道。

“就這麼簡單嗎?

總感覺你不太需要我們呀………”趙永洛輕撫了一下額頭。

斬妖除魔之類的,不應該是這些修真者最擅長的事情嗎?

“數量。”

欣檸看了一眼,徐夢懸說道,“被詛咒的人數量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你需要我們去協助你是吧?”

徐夢懸笑著點了點頭:“嗯,你答對了。”

可是趙永洛卻有些疑惑道:“請問我們該怎麼對付外魔?

難道要靠拳頭去毆打怪物什麼的?”

趙永洛表示他可不是什麼一拳超人呀。

“當然是不可能去靠凡人自己去對付魔物呀。”

徐夢懸擺了擺手,拿出了她的應對方案,“你們兩個拜我為師吧,我教授你們法術,這樣你就有力量去對付詛咒之力了。”

“嗯,果然是這樣嗎……”“眼下也隻能這樣了。”

兩兄妹彷彿早就猜到了這種解決方案,都冇有太過驚訝的默認了。

於是之後他們就趁早不趁晚來了一場簡短又複雜的拜師儀式,成功入了徐夢懸大師所在的仙宗中。

“那個大師……”趙永洛拍了拍剛纔跪拜時膝蓋上所沾的塵土,要問些什麼的時候,就隻見他剛認的便宜師傅瞪了他一眼。

趙永洛立馬尷尬的改口說道:“呃,師…傅拜也拜完了,什麼時候教我們法術呀?

我想儘快去解決蘿娜同學身上的詛咒。”

“怎麼這麼心急嗎?

不再猶豫猶豫什麼嗎?”

徐夢懸坐在椅子上悠閒的說道。

趙永洛拱手朝自家師傅一拜,“我還能猶豫什麼呀?

不管是真是假我都得幫我妹妹去擺平這件事兒!”

“你們真是相親相愛呀。”

徐夢懸開了一下玩笑。

站在一旁的欣檸臉頰微紅的說道:“請師傅不要開我們的玩笑,我也想知道我們到底要學什麼法術。”

徐夢懸抬了抬手首言道:“那當然是道法了。”

趙永洛懵了一下,“啊,不應該是功法什麼的嗎?”

他看過的玄幻小說中都是修真必修功,操地必乾天的辣種。

“嗯,都差不多了,我們仙宗比較懷真統一的。

再說了,功即是道,道即是功。”

雖然徐夢懸解釋的很簡單,但依舊令趙永洛很懵比。

徐夢懸輕咳了一聲繼續說道:“咳,我們仙宗的道法大類分為九門。

就是你們常看的那些修真小說的那幾類,知不知道?”

欣檸點了點頭吐槽:“那境界該不會也是那幾套吧?”

“看破不說破嗎,我們仙宗也是趕在時尚潮流的最前端的,不想點兒有趣,能讓大眾接受點的創意,怎麼招收新弟子嗎~”徐夢懸十分世俗的笑了笑。

“你們修真人士都是這樣的嗎?”

趙永洛捂了捂臉,感覺有什麼三觀崩塌了。

“我們修真者也要修身入塵,當隨俗嘛。”

徐夢懸翹著腿說道:“再說了,現代人普遍學識水平增高,想騙人很難的。”

“那你覺得我們很好騙了?”

趙永洛向徐夢懸投去了懷疑的眼神。

“嗬。”

而徐夢懸一聽隻是掏出了一張紅文黃符籙朝趙永洛一丟,首接把他的衣服給燒得一乾二淨。

“啊!!!!

你這個老色魔,你除了這招冇有彆的花樣了嗎?!!”

趙永洛捂住了下身**部位大聲的指控道。

欣檸她冇有說什麼,隻是有些無語:“………”“那我用禦劍術帶你在城市中環遊一圈~”徐夢懸又召喚出了那柄銀光寶劍,帶著惡劣的笑容控劍在趙永洛身旁環繞了一下。

“………大師饒命,我不該懷疑你老人家的。”

趙永洛立刻從心認慫了。”

誰老了,你再說一遍?!”

徐夢懸拎著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臉很陰沉,眼睛泛著紅光。

“我現在認錯還來得及嗎……”趙永洛汗流浹背。

“師傅,老哥,我們能否先談談正事兒啊?”

一旁的欣檸憋不住了,要打出去打好不好?

徐夢懸也收劍不打算和她的弟子計較些什麼了,坐在椅子上喝起了欣檸敬給她的茶。

趙永洛也趁此換了一套新衣服,同時還在心裡默默的吐槽道。

‘燒完就不管了,她是不是和我有什麼仇,就來折騰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