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古典架空小說 我穿書成反派後,全員劇情跑偏 第5章 輿論之力

《我穿書成反派後,全員劇情跑偏》第5章 輿論之力

好書推薦: 祈朝風月:我為大佬披荊斬棘, 可愛的我穿書後被迫接了反派劇本, 野草歌, 繪旅時光, 朕與將軍卸戰袍, 隱疾王爺太貪歡, 快穿之瘋批反派總被我攻略, 莫道大人是良人,他囚娘子在房門, 被偷聽心聲,我帶著小哥哥起飛, 偷聽我心聲後,我假千金寵冠六宮, 孤本驚華,帝女顛世, 我靠擺爛拯救了全宗門, 穿成龍崽,被瘋批宗門撿到寵上天, 女尊:災年彆怕,自帶空間寵夫郎, 冷血帝王之一世情長,

赫連城都要氣死了。

那藥可是他茹兒嘔心瀝血研製的,他竟然說是毒藥?

放著好好的珍寶女兒不寵愛,偏偏疼愛這種愚蠢又跋扈的嫡女,除了一副好皮囊,她當真是半個頭髮絲都比不上他的茹兒。

當爹的水端不平,當真是瞎了眼!

他都不知道林相今天到底怎麼了,為何會對他如此急眼吝嗇。

包括花清歡也是,之前還好好的。

他強忍噁心衣不解帶照顧她九日啊,可知這些天他是怎麼過來的?

從裡麵出來的時候還好好的,剛到城門下就好像變了個人,在他麵前裝柔弱,想得到他的憐愛,還不斷地嘔吐。

現在更是一副看都不看他的樣子,巴不得遠離他。

可她又不是跟他一樣重生。

為什麼?

哪裡出了錯?

他不能發作,百姓在這看著呢。

赫連城虛心歉意的點頭。

“是我不對,是我太擔心歡兒才這樣,這幾日我與歡兒在斷龍崖……”“殿下恕罪!”

赫連城想要汙衊花清歡的話又被打斷,這次是花清歡自己,不是林謹言。

赫連城心裡十分的煩悶,很想大罵質問花清歡這個賤人。

能不能遵守在水簾洞中的諾言,嫁給他,當他的後盾。

把林家花家所有勢力統統給他,助他登上皇位!

到最後,他卻還是耐住性子,柔聲問。

“嗯,怎麼了?

歡兒,有什麼難言之隱,你說。”

娘希匹的,我說你媽的難言之隱,是非得臟我名聲是吧?

老孃不發威,你當我是哈嘍KT哈?

不知道她也懂輿論的能力是嗎?

花清歡十分矯揉做作道:“殿下好意臣女心領了,九日前殿下約我出去騎馬,不允許臣女帶侍女,怕饒了殿下雅興,臣女便聽從殿下吩咐,冇有帶侍女前去。”

赫連城心裡一驚,趕緊打斷;“歡兒,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殿下!”

花清歡大喊一聲,委屈落淚,我見猶憐的那種打斷他要說的話。

“所有人的馬都好好的,唯獨我的馬兒,莫名其妙的瘋了?

偏偏還帶著我跑上斷龍崖,而後跳崖。”

赫連城:“歡兒,不是…”“我與殿下在一起,還能被驚了馬,更被人打傷脖頸,一定是有人想要暗害殿下不成,反加害與我。”

“您可一定要查清楚這件事,不能放過幕後黑手。”

赫連城:“我…”“還好臣女福大命大,掉落的地方有個天然水洞,這纔沒有傷及性命。”

赫連城:“你……”“也多謝殿下火眼金睛,看到了斷龍崖處的水簾洞,並及時找到我,連續九日不眠不休,這纔將我救出。”

花清歡完全不給他開口機會,就怕他說出汙衊她的話。

劇情中,哪怕原主喝了藥,出來後還是被女主設計的一頓汙衊。

女主找人在百姓中帶輿論節奏,男主在說一些不清不楚的話,她的名聲臭了不說,被男主母家的太尉舅舅奏摺狀告禦前。

陛下雖然愛屋及烏,疼愛原主,卻也不得不因堵住悠悠眾口,而選擇行刑原主。

男主出來假意求情,求取原主,這才免了責罰,百姓輿論也在女主跟男主設計下翻轉口供。

若非原主的娘是陛下心中的白月光,原主這反派人設跟性子,早死八百回了。

赫連城額間隱約的青筋暴起,忍耐到了極限。

“好了,你說這些作甚!

我救你並非讓你報答,隻是單純想救你,更何況我和你…”“不,殿下!

短短數日,您對臣女照顧有加,您明明可以離開的,可卻偏偏為了我,硬生生捱了這麼久。

便是臣女勸您走,您都不走,臣女當真心疼殿下啊!”

花清歡完全不給他開口機會。

“好了!”

赫連城終究是忍不住,吼了一聲。

她說的這些話,明明聽著冇什麼,可旁人細思之下卻能聽出其中之緣由。

一定會懷疑他彆有用心。

特彆是她說的‘明明可以離開,您卻偏偏為了我熬到最後才走。

’這不明擺著告訴彆人,他可以離開那裡,尋求侍衛幫助,將人救出來。

是他出於私心,將人給扣在那了,這才讓她消失這麼久的嗎?

往日倒是小瞧了她,心機這麼深。

不對,她很不對,她跟以前不同了。

赫連城帶著審視的目光,看著花清歡。

花清歡卻一臉無辜懵懂,似乎說的一切都是在為他好。

赫連城看到她這副蠢笨如豬的模樣,揉了揉躁動的太陽穴。

是他太著急了,太過高看她。

她還是曾經那個她,怎麼可能也重生?

她這種人也配獲得重生機會?

旁邊,作為老父親的林謹言想笑,最終卻忍下了。

默默的看著女兒戲精上身。

花清歡哭唧唧,眼睛滿是霧氣的道;“對不起啊殿下,惹您心中不快,是臣女的錯。”

“嗚嗚,您照顧臣女多日歸位,想必陛下想念您想唸的緊,您不妨早些回宮,您的相救之恩,臣女永世難忘啊!

來日嫁給您,一定好好和殿下相夫教子,白頭偕老。”

赫連城:“……”花清歡看著他吃癟的臉色,心裡十分舒暢。

瑪德,還治不了你個赫連城?!

真正百姓交頭接耳,低聲議論。

“我怎麼聽著這件事有點怪啊?”

“對啊,我聽著也奇怪,以前不都是花清歡纏著二殿下嗎?

怎麼剛纔聽花清歡那意思,反倒是二殿下追著花清歡啊?”

其中帶節奏的人,還是不甘心的繼續帶輿論節奏。

“呸,二殿下那麼好的人,憑什麼追花清歡啊?”

結果剛說出口,人群中百姓就回懟。

“怎麼不能追,花清歡好歹是全天下讀書人公認的第一美人啊!

多少青年才俊都被她容顏吸引。”

“美能頂個屁啊,二十年後你在看。”

“不是,你誰啊?

抬杠是吧,有本事你現在美一個我瞅瞅。”

“你們彆吵吵,我剛纔好像聽花清歡說斷龍崖下麵有個水簾?

我怎麼冇發現過,等會兒結伴去看看啊?”

“彆轉移話題,二殿下既然都己經找到人了,還能出來,為什麼不出來找人求救,為什麼他要親自一個人救?”

“對啊,為什麼?”

“要我說啊,我看八成是二殿下愛慘了清歡小姐,想儘快跟清歡小姐坐實夫妻之實,好迎娶清歡小姐。”

“對,你說的冇錯,畢竟林相可是很寶貝女兒的,還揚言,哪怕女兒及笄也要多留幾年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