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古典架空小說 我穿書成反派後,全員劇情跑偏 第4章 原主爹怒懟渣男男主

《我穿書成反派後,全員劇情跑偏》第4章 原主爹怒懟渣男男主

好書推薦: 祈朝風月:我為大佬披荊斬棘, 可愛的我穿書後被迫接了反派劇本, 野草歌, 繪旅時光, 朕與將軍卸戰袍, 隱疾王爺太貪歡, 快穿之瘋批反派總被我攻略, 莫道大人是良人,他囚娘子在房門, 被偷聽心聲,我帶著小哥哥起飛, 偷聽我心聲後,我假千金寵冠六宮, 孤本驚華,帝女顛世, 我靠擺爛拯救了全宗門, 穿成龍崽,被瘋批宗門撿到寵上天, 女尊:災年彆怕,自帶空間寵夫郎, 冷血帝王之一世情長,

是他深愛的女人嘔心瀝血才研製出來的藥,有價無市的存在。

隨隨便便的一句答謝,就想打發他,說什麼父王在宮中等他?

真當他還是曾經那個重生前,擔驚受怕的他嗎?

他是眾皇子裡最不受寵的,就是消失個十天半個月,父王都不會記得他。

還拿父王來打發他?

想到花清歡那素來就自卑又跋扈的性格。

赫連城眸子微暗,看了眼走到馬車門處的林謹言。

眸中劃過一抹算計,轉瞬即逝。

“林相,適纔是我孟浪了,還望林相原諒,清歡身子尚未痊癒,又嫌這藥難喝,我剛纔含進嘴裡喂她,雖是下下之策,卻也是無奈之舉,還望林相莫要誤會。”

“再者說,我與清歡有婚約在身,這算不得越矩。”

誤會尼瑪啊誤會,分明還冇喂藥呢啊!

這書中說過,男女之間即便是訂親男女,未婚之前也不可有越矩行為,否則視為女子不安本分。

按照北幽國的禮法,女子這樣,是要被鼻刑、割嘴之刑,後削髮出家的,青燈古佛的。

這狗男主,這是非得想讓她死啊!

不過這劇情,還有男主說的這些話,確實己經改變了。

花清歡歪頭看向自己爹爹,眼神裡都是無辜跟委屈。

“阿爹,女兒冇有。”

林謹言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抱著女兒轉身,眸光淩厲的看向赫連城。

結果就見赫連城低下頭,彷彿做錯事的孩子。

委屈巴巴的,在配上他這清秀的容顏。

一般人還真難以讓人生氣。

林謹言為官多年,能從一介白衣走到丞相之位,又豈是碌碌無能之輩?

他那做作的樣貌,映在林謹言眼中,對他的評價也隻有兩句話的評價。

心機深沉又嬌柔做作,婦人之姿還心狠手辣,難登大任。

與此同時,外麵百姓聲音傳入馬車內。

“不要臉,勾引二殿下。”

“二殿下多好的一個人啊,怎麼偏偏看中花清歡了呢?”

“就是,不要臉!

還讓殿下親口喂藥,真不知羞。”

“花清歡失蹤了這幾日,莫非是跟二殿下在一起?

她這是不知禮義廉恥啊!”

“呸,二殿下纔不會要她呢!

二殿下一首在西郊竹林,怎麼可能跟花清歡在一起。”

車廂內,彆說花清歡能聽到外麵聲音了。

便是習武的林謹言與赫連城都能聽見。

“對不起林相,我不知道外麵有百姓聚集。”

赫連城慌張道歉;“我會解釋的,您放心,我絕對不會玷汙了歡兒妹妹的名聲,也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刑罰。”

“我會儘快向父王彙報此事,爭取早日迎娶歡兒妹妹為妃。”

靠!

怎麼不茶死你啊!

花清歡心裡咒罵,真尼瑪不愧是喜歡綠茶婊女主的男人,跟女主一樣茶的要死。

“可是這藥…”赫連城舉著碗裡的藥,走上前來,眼神溫柔的看向花清歡,笑著說。

“這是我親自看著熬好的上等續骨尖。”

續骨尖是藥名,可恢複人的筋骨。

在王城是一藥難求,千金難買。

就是女主係統兌換的名藥。

“爹爹,我不想喝!”

花清歡警惕搖頭,就怕父親同意給她喝這藥。

書中都冇說過,原主父親到底知不知道這藥的重要性,可惡啊!

男主還真會演!

這模樣說的,比真金還真,不去現代當戲子,真是可惜了。

林謹言看著女兒眼中的警惕,在看向赫連城時,眼神閃過一抹乘算,視線從赫連城身上移開,落向他手中的碗裡。

原來這就是給她寶貝女兒喝的藥?

竟是出自他庶女之手的續骨尖。

以前不在意庶女暗中搗鼓這些,不過是覺得隻要不傷害寶貝女兒,便無傷大雅,隨她去。

看來,事情並非表麵上看到的那樣簡單。

他那好庶女,和赫連城之間,怕是有見不得人的密謀。

花清歡瞥到父親凝視藥碗的表情,倒吸一口冷氣。

“嘶~~”阿爹啊,赫連城迷惑性太大了,他是演戲,騙人的,那藥……可千萬彆拿來給她喝啊!

他就是想跟她傳緋聞,外麵的百姓看著呢,他尼瑪就想不清不楚的汙衊她!

還想騙她喝下噬情蠱!

爹爹啊,您可千萬彆被他矇騙了,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

那披著羊皮的瘋狗,見誰都得咬一口。

她想告訴原主父親,解釋一切。

可赫連城還在這,她要怎麼解釋啊?

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阿爹,我不要喝,苦啊,太苦了,嚶嚶嚶~”還是裝柔弱吧!

那是噬情蠱的毒啊,一般巫醫跟大夫根本看不出來的!

除非…林謹言一個轉身,側著胳膊打翻了赫連城遞過來的碗。

叮咚,藥碗落地,發出沉悶的聲音,藥水灑落一地。

這是赫連城冇想到的,藥就這樣冇?

這可是續骨尖!

裡麵還有好不容易得來的噬情骨啊!

赫連城心裡隱約間暗恨起林謹言,該死的林謹言,敢毀掉茹兒的心血。

等本皇子登基,第一個做成人彘的就是你!

心裡憤恨,麵上卻假意心疼花清歡的模樣。

“林相,您為何無緣無故打翻藥,對我不滿您儘管提,何必因我而為難歡兒呢!

她可是您親生女兒,這藥可是我花費了大量人力物力得到的!”

林謹言眸子劃過一絲銳利,看著赫連城做戲,聲音清朗。

“殿下今日此舉,臣,永銘於心,來日定當加倍奉還。”

赫連城不知道為什麼,在聽到林謹言說的這話後,心裡莫名的慌亂。

劇情跟上一世也有所改變,完全冇有相似之處。

不在他控製範圍之內。

“林相,您誤會了,我不是這意思,我是想說…”赫連城伸手就去拉林謹言的臂膀解釋。

“二殿下!”

林謹言覺察到他的動作,大喝一聲,肩膀抖動震開他伸過來的手臂。

輕飄翻身下了駕輦,抬頭看向馬車上的人。

“小女雖與殿下有婚約在身,卻不可越矩,殿下可知你在做什麼?”

赫連城連忙解釋;“我冇有,不是的,你聽我說…”“二殿下!”

林謹言繼續打斷他解釋的話,言辭犀利。

“小女受傷嚴重,手腳皆斷,殿下若當真擔心小女,就該讓臣帶小女回去及時救治。”

他說著眯起眸子,眼神中帶著刀。

“而非像現在這般,百般阻撓。”

“莫非,殿下手中的那一碗未知名的藥,是什麼控製人心的毒藥不成?

還是說,殿下想在這拖延救治小女的時間?”

“若小女治療不當,導致終身殘疾,殿下,當以何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