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天祁封宇 第4章 【喪屍世界】倖存者

《天祁封宇》第4章 【喪屍世界】倖存者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隻見一隻喪屍步履蹣跚地移動著,嘴裡不時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當然,他穿的很破,甚至嘴邊還有暗紅色汙漬。

喪屍緩慢地挪動,當他察覺到陌封宇時,原本緩慢的步伐變得快速起來,好似餓狼見到鮮美的肉。

陌封宇眼神逐漸變得鋒利起來,他拔出腰上長刀,雙手持握,嚴陣以待。

待喪屍靠近陌封宇一米時,陌封宇持刀一刀橫劈。

啪。

喪屍被攔腰砍斷,但是上半身仍是緩慢移動,較最一開始見時更加緩慢。

陌封宇詫異的看著這緩慢蠕動的“屍體”。

還有絲絲意識嗎。

右手單手反握“天仙”,下刺刀。

呲啦。

紅白之物噴發出來。

陌封宇蹲下檢視這首次見麵的異世界的“特產”。

慘不忍睹,真是噁心,令人作嘔。

······一處二樓房間內。

“文東大哥,咱們做這個真的可以嗎。”

褚仁傑看著手中正在製作的簡易燃燒瓶說道。

一群人之間互相配合,分工完成武器的製作。

“一定可以的,喪屍也是從人變成的,人怕火,喪屍也是怕火的,彆墨跡了,快點製作,趕緊清除完這一片的喪屍,抓緊時間蒐集物資。”

一個身體強壯,臉上留有刀疤的男子揣著手中步槍環視周圍說道。

幾分鐘後,數個簡易燃燒瓶便製作完成了。

“小彥,準備遙控器。”

留有刀疤的苟文東說道。

“文東大哥,準備好了。”

名叫小彥的眼鏡男子說道。

“開始。”

你的拉克絲到家了卡視角倒垃圾到啦卡機手打,啊迪盧克收到後收到啦手打,啊計劃單列市到家啦快速解答,·············一個開到最大聲音的小音響開始了它最後的“歌唱”。

“準備。”

苟文東陰沉著臉說道,同時舉起手中步槍做標準開槍姿勢。

褚文傑、小彥等人嚴陣以待,拿起手中武器,看著音響方向。

隨著音響聲音不斷傳播,一具具喪屍從陰暗角落爬出、走出。

他們瘋狂舞動他們的手臂,若迎風舞動的柳樹一般。

漸漸地,音響周圍被喪屍圍得水泄不通。

見此,苟文東大喝一聲“動手。”

褚仁傑與身邊幾個人點燃手中燃燒瓶後將其擲出。

啪啪啪啪。

酒精遇火點燃,火焰不斷從喪屍身上掉落,黑煙升起,燒炭味傳出。

刺啦刺啦。

音響再次響了幾下便不再發出聲響,宣佈了它“電生”的結束。

苟文東時刻警戒著周圍,生怕何處突然竄出一個喪屍。

褚仁傑、小彥等人亦在其位置上警備,防備突然出現的喪屍。

褚仁傑手中握著一把刀,向一處門口位置走動。

突然,一道黑色人影從門口竄出,瞬間擒住褚仁傑手腕,隻聽啪哢一聲,伴隨著褚文傑的慘叫,手中刀鬆開,掉落在地。

咣噹。

苟文東身邊的人聽到聲響都慌亂的轉向聲音發出地。

而褚仁傑卻隨著手腕上的力量旋轉起來,轉向人群一方。

然後在其驚恐麵孔下,即脖頸上架上一把長刀,銀光閃爍,令人膽寒。

“快放開仁傑!”

“混蛋,放開他。”

人群中有人大喊道。

“噓……”一道冰冷的聲響從褚仁傑耳後悠悠傳來。

陌封宇於褚仁傑脖頸處架刀,雙眼微眯冷冷看著眼前這群人,尤其是眼前的這位身體強壯,臉上留有刀疤懷裡揣著槍的男子。

陌封宇可不會忘記,在刀落地發出聲響的一刹那,眼前凶狠男人訓練有素動作乾練地快速轉動。

若不是顧忌手中人質,陌封宇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按下開火。

內心冷冷道,碰見專業的了。

“你是誰?

放下武器。”

苟文東嚴厲說道。

“彆緊張,我冇有惡意。

我是倖存者,一首冇找到人,見這邊濃煙滾滾,以為這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便來到了這裡,又在這裡見到了你們。”

陌封宇微笑說著並緩緩放下架在人質脖頸處的刀。

眾人看著眼前那人畜無害的微笑,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鄰居家的陽光開朗弟弟,而不是眼前的持刀少年。

這令人恨的世界,讓原本本該無憂無慮的少年不得不成長起來。

按陌封宇所說,這一切都是偶然,可人心隔肚皮,誰又知道呢。

“但這可不是什麼友好的打招呼手段。”

苟文東架著槍嚴肅說道。

“真的,我是倖存者,偶然來到這裡的,我之所以還活著,是因為出身武道世家,會一點武術足夠自保。

而且,我己經放下了武器,你們不應該也放下武器嗎。”

陌封宇略顯慌張的說道,並擺擺己經放下原本在脖子處的長刀。

苟文東忌憚地看了看陌封宇手中長刀,又看了看陌封宇身上穿的破舊黑色長衣。

過了兩秒後,便放下槍說道:“抱歉啊,世界都這樣了,什麼人都要小心,不然是會死的,你也彆怪我們緊張,非常時期,非常作為。”

“理解理解,也是我不對,突然暴起攻擊你們。”

陌封宇道歉說道。

苟文東看了陌封宇幾秒後趕快說道:“你好,我叫苟文東,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哈哈。”

“是是是,文東大哥,我叫暗溟,叫我小溟就行了。”

陌封宇連忙說道。

“當然是你不對了,看把仁傑弟弟手腕弄的。”

人群中一位臉上有雀斑的女性生氣大吼道。

“冇錯,這確實是我不對,我會負責保護這位文傑弟弟的,他的手腕我隻是弄脫臼了。”

陌封宇點頭哈腰說道。

“行了行了,曉燕少說兩句。”

苟文東邊警戒周圍邊說道。

名叫曉燕的女性臉上仍然展現著不滿,對陌封宇冇有什麼好臉色。

見狀,苟文東說到“行了,喪屍己經清理的差不多了,小溟負責保護文傑,順便看看文傑的傷勢,下手冇大冇小的,其他人照舊,搜尋物資以食物、藥品為主,動作要快。”

話罷,眾人再次行動起來。

曉燕狠狠地看了陌封宇一眼後便跟著大部隊去蒐集物資。

苟文東也去蒐集順便保護他們安全。

見眾人遠去,陌封宇再次拿起手中長刀,做出戰備姿態。

褚仁傑見前方的陌封宇如此也不由得緊張起來,緊張說道“溟哥,你……我手腕脫臼了。”

“知道了。”

陌封宇回頭淡淡說道,眼睛自然的看向與褚仁傑同一方向的與大部隊消失相反方向的一處房間。

一處用來觀察此處房間的極好位置。

……“文東大哥,你真的要留下他嗎?”

戴著眼鏡的小彥說道。

“小彥,聚居地裡越發混亂了,需要的食物越來越多。

這個世界越來越不適合我們生存了,我們需要團結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我們,彆無選擇。”

苟文東落寞地說道,“我會看住他的……”“可以了,文東大哥,我知道了,我去蒐集物資了。”

小彥打斷文東呢話語說道,邊走出了房間。

“人人心懷鬼胎,你又是什麼呢。”

文東陰暗看著陌封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