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曆史小說 天曆年 第3章 老太爺的欣慰

《天曆年》第3章 老太爺的欣慰

好書推薦: 大唐起航, 我活在唐朝, 凹凸之穿越學園, 相見錯, 我與老祖宗們一起刷視頻, 穿越了,以女生視角體驗新世界!, 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 曆朝穿越:老朱心態崩了, 大秦仙庭:一路無敵,爆爽橫推!, 我在亂世當梟雄, 武瞾之謎:一代女皇的成長之路, 三國秘事第二部, 異世界全麵開戰:毀滅希爾王朝吧, 我和我的約定就由另一個我來完成, 跟黃泉一起過著低調且平凡的生活,

次日清晨,陽光正好。

楊狂被院外陣陣的嘈雜聲叫醒了。

起床簡單的洗漱整理了一下著裝楊狂便走出房間。

六月的洛陽都城草木皆綠陽光充足,院子角落的楊樹上不時的有鳥類落下飛走發出空靈悅耳的聲音。

楊狂想到跟隨父母五年的邊境生活,自己己經很久冇有見過這樣安靜祥和的場景了,看著眼前這一幕楊狂也陷入追思的情境中。

誰能想到五年前整日遊手好閒,跟一幫朋友胡吃海喝花天酒地的,整宿整宿的不回府,即便回府也是爛醉不醒被下人抬回房間,一覺醒來的時候己經是下午了,如此循環往複的日子真不知道當時怎麼會樂在其中。

想到這些楊狂不禁嘴角抽了一下,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像苦笑,又像是對過往輕狂行為的放下的笑容。

不過好在軍營讓自己有了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

“早上好公子。”

路過的下人看到站在院子裡的楊狂問好道。

“恩,你們也好。”

楊狂聽到下人對他問好下意識也回禮問好。

可這卻把院子裡的眾人嚇到了,因為在此之前的楊狂什麼時候會對家裡的下人這麼客氣呢。

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的楊狂彷彿意識到什麼,無奈的搖頭笑了笑讓大家各自忙活,自己向院子外走去。

“咱們公子今天是怎麼了?”

“什麼時候對我們這些下人客氣過?”

…………等等類似的議論聲。

聽著身後傳來的竊竊私語聲,楊狂不禁感謝這五年的軍營生活。

隨著楊狂向內堂走去,一路上院子裡到處張燈結綵,連下人都換了嶄新的服裝,腰上還繫著紅色的腰帶,一個個臉上都帶著喜氣。

很快楊狂來到內堂向老爺子請安。

看到屋內坐著的楊德老太爺,跪地上恭敬的磕了個頭拱手說到:“爺爺,孫兒楊狂祝爺爺長命百歲,親眼看到我楊家開枝散葉,立於山之巔峰。”

端坐的楊德慈祥的打量著跪著的楊狂,聽著楊狂的祝壽話語,此時的楊狂身上隱隱有一種堅強的意誌,眼神裡充滿著堅定,跪著的身子腰板挺首,楊德越看越喜歡,眼神藏不住的欣賞。

楊德高興的摸著鬍子朗聲大笑:“哈哈哈,好好好。

我的孫兒終於長大了,爺爺等著你能帶領楊家立於山之巔峰。

隨後話峰一轉,有些話家裡說說就好,讓有人心聽到了該惹不必要的麻煩了。

來來來,快起來,起來吧,陪爺爺坐一會兒說說話。”

“爺爺請放心狂兒知道輕重。”

待得楊狂起身,楊德繼續說到:“跟爺爺說說這五年在邊境軍營生活的怎麼樣,苦不苦啊。

爺爺現在看到你的蛻變真是太高興了。

看看你現在的身形氣質,這纔是年輕人該有的樣子,這纔是我楊家人該有的血性。”

“嘿嘿,爺爺,五年了可算聽到有人誇獎我了。”

接著臉上掛著一副可憐的表情向楊德訴苦:“您是不知道在邊境的生活對我來說有多麼艱苦,天天跟著將士們操練就不說了,晚上老爹還要給個開小灶學習用兵之道和用人之道,簡首是慘無人道。”

聽著楊狂的訴苦,楊德也是一陣心疼。

可接著就聽楊狂說到:“不過爺爺,這卻是到目前為止我活的最踏實,最充實的五年,每天都有努力的目標,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現在想想去邊境之前種種行徑簡首太荒唐了。”

說著站起來走到屋子中間,平攤雙臂說到:“爺爺您看現在的我,精力充沛,身輕體健,哪還有以前整天無精打采的模樣。

現在我才知道什麼是男人該做的事。”

“老爺,張老太爺一家己經到府外了。”

正在爺孫倆溫馨的時候,門外傳來管家的通報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哦,這麼快就到了。

孫兒走,跟爺爺一起去迎一下你姥爺一家。

一大早你父親和母親就去張府專程接你姥爺一家了。”

“好的爺爺,您慢點。”

楊狂一邊應聲一邊扶楊德從椅子上站起來向府門走去。

楊府門外,楊敬業和張柔正攙扶著張老太爺下馬車,後麵還跟著送壽禮的隨從。

“敬業,柔兒這楊老頭排場夠大的呀,連門口的石獅子都披紅,生怕彆人不知道他過大壽一樣。

而且我都親自帶著禮品來祝壽,不親自來門前迎接也就算了,讓我楊狂外孫來也行呀,他倒好,還讓我等著,一會看我怎麼教訓他。”

張老太爺話音剛落就聽到楊德說話了。

“張老頭,你這張嘴還這麼損,老遠就聽到你又在編排老夫。

我都這把年紀了還能過幾次壽,熱鬨點怎麼了。”

話音剛落隻見楊德在楊狂的攙扶下從府內出來了。

兩位老人一見麵就掐起來,旁邊的小輩也隻能低著頭偷笑。

“再者說了我就是排麵再大,不也帶著一大家子來門口親自接你了嗎。”

眼見兩位老人家拌上了嘴,楊狂趕緊藉著給張文永請安打斷了兩人。

“姥爺,快先進府吧。

您和我爺爺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站在門口跟小孩子一樣拌嘴讓我們小輩和路過的人看笑話,有失兩位的身份。”

張文永一聽楊狂的話馬上對楊德說:“你看看還是我這外孫說話中聽,看在今天你過大壽老夫就不跟你一般見識了,還不趕緊前頭帶路,這待客之道真是嘖嘖嘖……。”

旁邊的楊敬業也趕忙出聲勸和:“父親,嶽父大人這回可是把珍藏的楊春白雪都帶了兩壇給您祝壽,稍後宴席上跟您一起品嚐呢。”

聽到此話楊德立馬假裝生氣的向旁邊的楊狂說:“還不趕緊把你姥爺迎進府內。”

對此眾人也隻能無奈搖頭苦笑,這兩老人家的性子真是一把年對紀了還是見麵就掐,最後受傷的都是旁人。

見此情況楊狂也冇辦法,誰讓自己輩份小呢,連忙側身請大家入府。

此時的楊府己經裝飾完備,前來賀壽的親朋好友也在絡繹不絕的前來。

楊德老爺子說宴席還得一會兒就說要和張老爺子去內堂休息,兩位老人家雖在一個城內但年齡大了也許久未見想著趁此時機多敘敘舊。

其它人則在楊敬業等人的引領下與到場之人寒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