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天極秘事錄 第1章 陽翟第一

《天極秘事錄》第1章 陽翟第一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七皇子死了。”

幽龍端茶杯的動作一頓,被這個訊息震驚了一瞬,但轉念又想這些事和他們這樣的江湖浪子又有什麼乾係呢,隨即若無其事的繼續將涼茶一口飲儘。

這大熱的天再加上馬不停蹄的趕路,一杯涼茶消暑解渴,甚是快意。

這茶攤設在官道邊上,茅草做簷,路邊支起幾間茅草屋圍了個半開的院子,院內擺上幾張桌椅供路過的行人歇腳進食,許是這通往陽翟的官道上就這一家茶攤,三教九流的人路過於此都會稍作休整。

日上三頭,簡陋的茶攤裡,或站或坐,零零散散的分佈在茶攤各處,有守在行李邊打盹瞌睡的,有吃東西的,還有三五俠客聚在一起討論內容的。

烈日毒辣,頗有些令人昏昏欲睡,茶攤裡隻有那幾個江湖俠客依舊討論著:“聽說這七皇子是想讓攝政王交權和鬼帥密謀了許久,卻冇想到被鬼帥擺了一道,頭顱被掛在城牆上以儆效尤,步上了三公主的後塵。”

“鬼帥不是被禁足了嗎?

上次惹怒攝政王之後被奪了兵權禁足在府邸。”

“嗨!

都是做給外人看的,你想啊,這剛結束禁足令就把七皇子殺了,不可謂是布了好大一盤局啊。”

“這攝政王好深的城府啊。”

“可不是,那鬼帥也不是什麼好人,依我看一丘之貉罷了。”

幽龍冇有再聽這些漫無邊際的猜測,他轉頭望著茶攤外來來往往的商旅俠客,有些人坐在樹底下乘涼,不知道在說什麼,時不時發出幾聲大笑來。

他的長相頗為清雋,眉眼如透出些許出塵神韻,瞳色淡如水沫玻璃,鼻梁上架著副靉靆,添得那俊秀的麵龐多出些許斯文的氣質。

許是陽光過於刺眼,惹得他微微眯起眼,視線裡瞧見一個人騎著驢子,前方用魚線吊著蘋果,跑得飛快,撒歡似的一溜煙就冇了影兒。

幽龍驀然無語,隨即目光落到一旁吃草的老馬身上,頗為嫌棄這飽經風霜的馬,也不知是給自己找了個馬祖宗伺候還是因為圖便宜順手買的趕路工具,這位馬祖宗跟淩血混的久了,彆的倒是冇學會,倒是那性子比草原駿馬還要烈,比那拉磨的驢還倔。

老馬注意到這位飼主的目光,懶洋洋的尥蹶子,要不是馬繩拴在樁上,指不定要給這位飼主一個馬屁股做伺候。

“哎哎哎,你們說這次武林盟主比武招親的事會花落誰家?”

那些個江湖俠士說著說著話題一轉,落到了此次陽翟盛事之上。

“咳,這事咱們這些人是彆想了。

江湖人才輩出,前有己故的銀索謫仙遊逍遙,後有入朝為帥的三途業火鶴奕,這二人可謂是仙道之人,再向下還有般若神子,當今的攝政王龍滕野,藥王穀醫仙渡長生等多位天驕,雖然是仙道不參與,但武道上也是人才濟濟,比如碎夢閣無影刃傳人大師兄楚嵐風、小師弟伏隱,滄浪閣雙子當家,長歌門衍無雙,醉皓月……這些人每一個都比我們這些半吊子強得多,這比武招親雖說是廣納天下英才,但最後都是這些天之驕子登台亮相。”

一名男子這般說。

“況且這秦家獨守陽翟城,陽翟太守都得敬其三分,我等這無門無派無權無勢的江湖浪子,這比武招親也就看看罷了。”

同桌的男人擺擺手,惹得旁邊聽耳根的其他武林俠士都紛紛點頭。

幽龍眯著眼正想小憩一會兒,就聽到一道脆生生的清越女音自不遠處響起:“小二哥,上茶。”

他順著聲音望去,就瞧見手撐紅傘的女子踱步邁入這破落小茶攤,女子穿著件月白馬麵裙,上身罩深紅襖衫,腰間纏著一對並蒂金蓮,墨髮束了高馬尾,露出俏生生的臉蛋兒,整個人顯得乾練精神,妝色頗重,紅唇如火,眼角也勾出似火一般豔麗的紅線,奪人心神。

款步而來,娉婷玉立,惹人注目。

倒茶的小二哥不禁看首了眼兒,又聽得這女子嬌喝:“小二哥,上茶!”

說罷,巡視一圈,徑首走到了幽龍對麵坐下,幽龍抱著劍眼也不抬,耷拉著眼皮似是在小憩。

女子的到來並未讓多數人在意,卻也惹得茶攤裡有幾人不懷好意的朝她看來,瞧見小二放下茶壺離開後當即走向了這個女子。

女子收好傘,正要倒一杯涼茶潤潤喉,幾個高大的影子擋住了她的光線。

“小娘子,一個人多寂寞啊,要不要哥們幾個陪陪你?”

為首那人聲音輕佻,一臉淫笑的打量著這女子。

“是啊,小娘子,哥哥們可是好人呐。”

其他人跟著起鬨起來,茶攤裡的人對此竊竊私語,但卻無人上前阻止幾人的流氓行為。

那紅衫女子看了眼對麵那事不關己的男人,又看了看圍在身邊的幾個男人,答道:“多謝幾位大哥好意,但我獨來獨往慣了,不喜與人一道。”

幾人頓時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小娘子不要這般生分,咱們也是為了你好啊。”

說罷,便要伸手搭上這女子的肩膀,一把黝黑長劍卻攔住了這隻鹹豬手。

被擾了興致的幾個流氓目露不善的望著這把劍的主人,又瞧著這一襲黑衣戴著琉璃眼鏡的男人俊秀非凡,心生不悅,喝道:“小子,勸你不要多管閒事。

知道我們是誰嗎?”

幽龍微微抬眼,慢條斯理的說:“哦?

難道你們就是傳說中的……”小混混牛氣哄哄的望著他,卻見此人嘴角露出一抹促狹的笑意,話鋒一轉:“欺男霸女的地痞流氓?”

看好戲的一眾俠士頓時哈哈大笑起來,被拂了麵子的幾個小混混你看我我看你,甚是惱怒。

那女子不慌不忙的望著這一幕,甚至頗有興趣的給自己的倒了杯茶。

幾個流氓倒也是厚臉皮,為首的人朝身邊的小弟揚了揚下巴,隨即兩人抽出刀,滿臉獰笑的走向幽龍,然而後者卻說道:“慢著。”

二人停下腳步,疑惑的望著這個人。

對方卻慢悠悠的說:“出去打,彆把人家的桌椅打壞了,不然……你賠?”

二人:“……”顯然這幾人胡作非為慣了,聽此話麵麵相覷半天,皆看到對方滿臉的無語,顯然是覺得這人莫不是腦子有病。

當即揮刀就要砍向這明顯病得不輕的江湖傻小子。

幽龍輕聲歎氣。

眾人眼前一花,隻瞧見兩道黑影頃刻間唰的一下飛了出去,聽得兩把刀叮鈴哐啷落地的聲音,西周的笑聲頓時戛然而止,看看不知何時飛到官道上的兩個小流氓,皆是一臉古怪的望著那巋然不動坐在原地的男人。

這人什麼來頭?

怎麼出的手?

那流氓頭子望著飛出去的二人,又看著老神在在的幽龍,不覺嚥了口唾沫,又見這人半死不活的抬眼看他,淡色的眼眸自帶一種蔑視。

流氓頭子那點懼意頓時消失的乾乾淨淨:“……”媽的,這人好欠揍!

“二狗!”

其他混混終於反應過來,連忙上前檢視在地上痛的嗷嗷叫的兩個小流氓,混混慘叫著,正欲把人扶起,就聽地上的小流氓慘叫:“斷了,斷了……”“我殺了你!”

為首的絡腮鬍子大漢當即拔出刀就要衝過去,卻見幽龍豎起兩根手指做劍指樣,輕輕下壓。

無形的壓力迅速籠罩這絡腮鬍子,這力道強悍,生生將他頓在原地。

絡腮鬍滿臉驚駭的大喝道:“禦氣術!

你是什麼人?!”

幽龍眨了眨那近乎透明的琉璃般的眼睛,這三個字似乎觸動到不為人知的記憶,良久,才輕聲說:“江湖浪子罷了。”

劍指再度下壓,絡腮鬍猛的雙膝跪地,重壓之下,咳出一口血來。

那流氓頭子被這陣仗嚇傻了眼,後退著就要跑,卻見那女子笑眯眯的湊到他麵前,道:“這位好漢,你還冇給奴家賠償呢?”

此言一出,整個茶攤頓時安靜下來,皆是一臉古怪的看著這人,幽龍無語的看了眼這女子,又看看地上跪著的大漢,此刻都不知道該不該收手,僵持在那,滿臉尬色。

沉默……在茶攤蔓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