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酸堿鹽閒談 第1章 溜冰、空翻、岩石與滑

《酸堿鹽閒談》第1章 溜冰、空翻、岩石與滑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岩石的世界是由空翻組成的。

她依然欣慰於不自知的肢體熟練,像是一棵老態龍鐘的端莊梧桐遇見刹那薄風時的搖曳,若有若無地向秋、麻雀和夾著皮包匆匆走過的為生計發愁的職員送出一些存活的證據。

岩石的證據又是什麼呢?

這是她今天決定思考的問題。

她空翻著,向著某個冇有緣由的方向,隻是自顧自地,空翻,空翻,空翻。

岩石是在第三萬兩千五百八十三次空翻後遇見的溜冰。

在落葉如雪的深秋,溜冰之靜美宛若一隻平和的消防栓,任由時代的洪流將自己裹挾走,然而紅色終始是優雅的本真。

岩石停下來。

冥冥間,她覺得溜冰可以給自己答案,一個存活的證據。

岩石說:“rock。”

溜冰說:“skate。”

於是兩人都不再說話。

岩石看著溜冰,溜冰看著遠方,地平線的模糊使岩石的記憶也恍惚起來。

她遇見過溜冰,在某個初夏。

她第一次看見生命隕落的過程,好像4歲的小男孩終於明白現在進行時是be doing而非ciao或antidisestablishmentarianism(反對教會與國家分開學說)。

陽光在溜冰表麵的水上反射,岩石是不會出汗的,但她知道溜冰並不如此。

溜冰要消失殆儘了,在一個和煦的午後,岩石認為這是不合時宜的。

這就可見其是一個謬種,岩石想。

但她還是試著拉溜冰回到南極,或者冷櫃,總之不是恒星光熱射程範圍內。

岩石抱起溜冰,但水降低了摩擦力,溜冰從岩石上滑下,轉瞬間滑得無影無蹤。

溜冰不再看著地平線。

她又開始融化,也許是要滑走了。

岩石是萬不能錯過這一次千載難逢的邂逅的。

她很著急地想問一個問題拖住溜冰的動作。

“你是名詞,skating。”

溜冰果然停下了滑動的趨勢,像是一個靈活的滑動變阻器——變的是阻力。

她回頭。

“動名詞,不是真正的名詞。

我要找的,是一個真正的名詞,一個冇有時態、藍天和Bonjour的純淨世界,一個冇有像開到中檔的電風扇的蒲公英和像一隻狗站在消防栓旁的圓錐曲線的世界。

那裡有我的存活證據。”

岩石愣住了。

這不正是她苦苦尋覓的麼?

“帶我走。”

岩石準備空翻。

於是,空翻的岩石、滑的溜冰,踏上尋覓的遙遙旅程。

岩石是在第六萬九千八百一十五次空翻後發覺的異常。

“skate的名詞是鰩。”

她淡淡地說。

溜冰聽得一清二楚。

但她冇有停止滑。

岩石忽然有種感覺,彷彿一隻蟄伏於地下十餘年的蟬在破土而出的一瞬就被捕住了。

她於是轉身離開。

留下錯愕的溜冰。

異常的不是岩石,不是空翻,不是溜冰,不是滑。

岩石的心不再燃燒著烈焰。

她想回到安寧的生活。

“傻逼。”

岩石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