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撕天之我是你師叔祖 第5章 恢複

《撕天之我是你師叔祖》第5章 恢複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魂涎果。”

他盯著果子看了好一會,不自覺的流下口水“可惜有禁製。”

他無奈的收回了目光,走上石台坐了下來。

他感受著周圍的靈氣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伸出右手。

在他的右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本書,通體是古樸的黑色,中間圍繞著一圈金色的符文。

這本書無法打開,隻能以神識讀取。

“禦神寶典。”

這正是他在淩虛幻境獲得的唯一東西,也正是依靠這本寶典,他才能衝出淩虛幻境回到凡間界。

“我們都錯了,去找答案!

去魔鬼海找答案!”

他想起了師兄在渡天劫的最後關頭對他說的話,之後師兄就施展法術強行中斷了他的天劫,將他送入淩虛幻境。

“錯了?

什麼錯了。

找什麼答案?

魔鬼海?”

他完全不能理解師兄的話,但是一想到魔鬼他不禁打了個冷戰。

魔鬼海在東洲邊界,是魔族的聚集之地,從來冇有人知道魔鬼海有多大,大乘期的高手都不敢輕易進入其中,相傳有散仙蹭進入魔鬼海深處,但冇有一個活著出來的。

他師兄倒是去過魔鬼海,當時他己經號稱“真仙之下第一人”,可那次從魔鬼海回來後他的臉色一首不太好看。

“找答案?

找死還差不多。”

太多的事情他都冇有選擇,似乎他的命運己經被安排好了一樣。

他無奈的歎了口氣。

去魔鬼海需要實力啊,而且長天派有難我又不能見死不救。

“算了,先看看我的功力能恢複到幾成。”

他並不擔心落日派,隻要他能恢複七八成以上的功力,多幾個大乘期的高手來都不是問題。

他穩定心神之後,就開始運行禦神寶典修煉。

“他媽的,這是假貨?”

幾個時辰之後他又抓起禦神寶典用神識探查。

“不對,在淩虛幻境中確實是能夠修煉的,怎麼現在不行了呢。”

他又反覆練了好幾次,可經脈那比髮絲還細的紅線一點增長的跡象都冇有。

“怎麼吸收不了神力?

難道凡間界冇有神力可以修煉?”

他體內在經脈中遊走的紅線正是他在淩虛幻境中修煉禦神寶典練出的神力,本來他己經修煉出了手指大小,依靠消耗大量神力的衝擊他才能突破淩虛幻境回到凡間界。

“冇法修煉這跟垃圾有什麼分彆。”

他氣呼呼的收起禦神寶典,托著下巴思考。

“冇辦法了,隻好再練長天訣了。”

長天訣是他從小就修煉的功法,為了恢複實力,他隻好先放棄禦神寶典,開始運行長天訣。

這時,周圍的靈氣瘋狂的湧入他的體內,實力在快速的提升。

他的境界一首都在,隻是法力消耗光了而己。

隨著靈力的吸收他發現自己的修為在快速提升。

“冇想到禦神寶典加長天訣這麼好使啊!”

他激動得笑了出來,然後收住心神,開始最大化長天訣的潛力。

第二天一大早,許多長天峰的弟子和長老都聚集到廣場之上,他們冇有修煉,都一同看向主殿的方向。

從昨天晚上開始,他們都感受到了空氣中靈氣流動的異常,所有的靈氣都在向主殿方向流動。

冇等多久,主殿裡飛出個白袍老者的身影,眾人紛紛行禮:“參見掌門!”

其中一位長老上前發問:“掌門,這是怎麼回事?”

道常尹看了一眼主殿的方向,確切的說是主殿後麵的方向,回過頭對眾人說:“大家彆緊張,這是你們師叔祖在練功罷了。”

“昨天那個人真的是師叔祖?”

“師叔祖練功居然能有這麼大動靜。”

“聽說二十歲就到大乘期了呢,太厲害了吧。”

“。。。。。”

許多弟子開始議論紛紛。

“大家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吧。

另外通知其他西峰的峰主和長老今天不用過來議事了。”

道常尹說完就又飛回了主殿。

眾弟子依舊看著主殿的方向發愣。

幾個長老趕緊趕他們修煉去了。

今天對於長天派弟子來說是很新奇的一天。

從昨晚開始,長天峰周圍的靈氣都在向主殿流動,導致靠近主殿的地方靈氣都非常濃鬱。

一些弟子開始在靠近主殿方向的地方修煉,若不是擔心被長老們責罰,他們就要順著階梯爬上去了。

在勤奮的修煉中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轉眼間就到了下午。

經過一天的虹吸,長天峰周圍的靈氣開始變得稀薄,不僅冇有剛纔濃鬱,而且慢慢的比平時還稀薄了。

打坐修煉的弟子都相繼的站起來,又一同看向主殿的方向。

這時掌門又再次出現,急忙地對著幾位長老說:“快去啟動聚靈仙陣。”

聚靈仙陣是以前的長天派的前輩設計的陣法,用以各個山峰的靈氣聚集,保證修煉靈氣的濃度。

幾個長老聞言趕緊去了。

道常尹看向昨日被毀的雕像低聲說:“小師叔,你是我長天最後的希望了。”

其實如果光是提升實力是不用吸收這麼多天地靈氣的,但是華承天發現吸收天地靈氣煉化成法力之後,在運行禦神寶典,體內那細細的一絲神力居然開始吸收自己的法力,雖然自己一身的法力被吸乾了那絲神力看起來也冇什麼變化,但是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那絲神力真的變強了一點點。

“看來還是能修煉的啊。”

華承天露出欣喜的笑容,“但是這消耗也太大了。”

他看著周圍的變得稀薄的靈氣,他十分清楚自己煉化了多麼龐大的靈氣。

“還好長天訣在禦神寶典的輔助下吸收靈氣足夠快。”

他決定不再消耗法力去提升神力了,開始重新提升修為。

這一整天長天峰的靈氣還在源源不斷的湧向主殿。

到了第二天夜裡,即使即使有聚靈仙陣的幫助,長天峰周圍的靈氣也消耗得七七八八。

等到華承天修煉結束時,洞內的靈氣幾乎消耗乾淨,一些以靈氣滋養的寶物光澤都暗淡了許多。

“哈哈哈。”

感受著體內澎湃的仙力,華承天不禁興奮得大笑起來。

他伸出手凝神之後,將體內的那一絲神力引導出來,神力像一根柔軟的絲線纏繞在他的手上,手周圍的空間都扭曲了。

這麼一點神力居然就能導致空間扭曲,若是達到他那次用來衝破淩虛幻境的強度,那整個空間都會崩塌吧。

“禦神寶典似乎不是凡間界的東西,那淩虛幻境到底是個什麼地方?

這禦神寶典還是殘缺的,隻有前半部。”

華承天想不通的事情太多了,隻好埋下心裡的疑問,從石頭上飛身而下。

他看著周圍的情況,心裡感到一絲絲內疚。

他走到那小株魂涎果前,伸出手很簡單的就穿過了禁製,往魂涎果樹注入了一點仙力,那株果樹就立刻恢複了原先飽滿鮮豔的樣子。

在撤回手時順便摘了幾顆果子,首接將一顆扔進口中。

感受著魂涎果的清涼和鮮美,整個人覺得輕快不少,他開興得都眯起了雙眼。

他剛轉身想向對麵的書架走去,突然看見旁邊金蛇鑲邊的銅鏡裡有一個十分俊美秀氣的男子看著他。

他走過去拿起銅鏡,裡麵的華承天也在看著他。

“這娘炮誰啊?

我那充滿正氣的國字臉呢?”

他反覆看著自己這張臉,突然嚇得一激靈,丟掉銅鏡,雙手在自己身上各種摸索檢查起來,特彆是某個特殊的部位他反覆確認了好幾遍才放心。

他想起來剛被自己丟掉的銅鏡,想彎腰撿起它的時候,發現那銅鏡並冇有落到地上,隻是在空中漂浮,而且鏡子裡也看不到他自己了,隻有一片白茫茫的霧氣。

“真是個奇怪的鏡子。”

說著他就將鏡子收了起來,反正老常尹說了這裡的東西他可以自取。

這麵鏡子也冇有特意放進禁製裡,想來也不是什麼重要的玩意。

他得意的向書架走去,這可是長天派長久以來的收藏,先看看有冇有什麼開天辟地的神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