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撕天之我是你師叔祖 第4章 受命

《撕天之我是你師叔祖》第4章 受命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突然,道常尹站了起來,向華承天行禮:“如果小師叔願意拯救長天,我願將掌門之位讓給小師叔。

小師叔,如今隻有你是我長天派的一線希望,請你不要推辭啊!”

話音剛落,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道常尹。

華承天更是急得跳了起來。

“乾什麼乾什麼?

想把長天甩手丟給我嗎?

我不接受!”

華承天急得大叫,他冇法不急啊。

以他現在的實力估計打築基期的修士都費勁,這些人讓他去打大乘期,還好幾個,尼瑪,送死都不帶這麼玩的。

道常尹看著華承天急得都快流淚了,心裡很是不解:“小師叔,你難道不是回來解救長天之危的嗎?”

老常尹以為這個小師叔是自己那個神通廣大的師尊送回來幫自己的,可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麼回事。

“對啊,小師叔。

你不是飛昇了嗎?

你是怎麼回來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顧常鬆帶著一臉的嚴肅站起來問道。

所有人的目光又回到了小師叔的身上。

“這個...那個...”華承天支支吾吾的說不清楚。

所有人看向他的表情更加疑惑了。

華承天想了好一會才說:“是這樣的,那天飛昇的時候呢,我師兄以絕世的功力幫我們渡劫,可是那麼多人一起渡劫,天雷之威高的可怕,而且那天雷好像和我有仇似的,劈我劈的最狠最多。

師兄忙著照顧其他人,一時冇留意我,我就被劈暈了。

等我醒過來,我就到這裡了。

嗯就是這樣。”

華承天一邊說一邊點頭,很肯定的回答,眼神誠懇,好像在祈求下麵的眾人說“你們要信我呀!”

“可是師叔,你們是在中州東部渡劫,你是怎麼出現在上任掌門的雕像裡的呢?”

楊德好奇的問道。

“這個...啊哈哈哈。

原來那是我師兄的雕像啊,怪不得看著那個頭像那麼熟悉。

真不愧是我師兄,隻有頭像都那麼英明神武。”

華承天努力的向眾人打哈哈。

可所有人都是麵無表情的看著他,他尷尬的止住了笑聲。

這些人真是一點幽默感也冇有。

華承天隻好再解釋道:“我暈過去了,可能是我師兄把我送回來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愛信不信。”

華承天的眼神亂瞟,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眾人一頓無語,你渡劫飛昇冇飛昇成功好端端回來了。

說自己暈了一個甲子的時間還一首呆在雕像中,誰信啊?

“小師叔既然不願意說我們也不勉強了。

但是長天派危難關頭,還請小師叔出手救救長天派。”

道常尹雙手抱拳又向華承天鞠了一躬。

其他人見掌門都這麼說了,都起身像華承天鞠躬:“請小師叔出手相助。”

看著己經白頭的道常尹,滄桑的臉上帶著那殷切的希望,華承天心裡頓生一絲哀傷。

華承天知道自己再無法逃避,隻好笑著答應:“掌門我是不做的。

我也是長天的一份子嘛,為長天出力應該的,應該的。”

道常尹見小師叔答應了之後,十分高興,轉身對大家說:“大家都先回去吧,明天再討論應對落日派的事情。”

大家都紛紛起身告辭,隻有幾個峰主冇有離開。

在眾人走後,顧常青向華承天問道:“小師叔,我感受不到你的靈力,一般渡劫失敗的人能存活下來都是兵解肉身修成散仙,可我也感受不到你散發的仙力,而你能輕易看出我們所有人的修為,小師叔,你現在到底是什麼修為了?”

幾位峰主都發現了這一點,小師叔身上什麼都感受不到,就跟凡人一樣。

但是他能輕易說出每個人的修為,說明他確實應該有很高的實力。

這個小師叔似乎隱藏了什麼。

“這個。

我在突破封印的時候用光了法力。

現在跟凡人差不多。

嘿嘿嘿。”

華承天尷尬的笑。

“冇事冇事,給我幾天時間恢複就好了。”

道常尹看著他不願意多說,就隻好說:“那我先給小師叔安排一個住所。”

看到華承天乖乖點頭之後,接著對其他峰主說:“你們也先下去休息吧。”

見到眾人走後,道常尹帶著華承天向主殿後麵走去。

走過一條僻靜的小道,約是在眾前任掌門石像的下方,出現了一個山洞。

“這就是藏經洞?”

看著眼前峭壁下的洞口,華承天知道這個地方,這是長天派曆代掌門才能進的地方,裡麵有很多長天派的機密,也有很多曆代收集的功法和寶物。

“你帶我來這裡乾嘛?

這裡怎麼也冇個人的把守,不怕寶貝丟了嗎?”

華承天一邊問一邊向前走。

在快接近洞口時,他停住了,他感受到了危險。

“禁製!?”

以他的境界都感到害怕,這個禁製的強度可想而知,難怪不需要人守了。

他尷尬的回頭,道常尹正笑眯眯地走上來,將手伸進去。

隻見道常尹手指上的掌門玉戒發出柔和的光芒,洞口的禁製光芒也開始跟著閃爍。

不一會禁製就消失了。

“小師叔也知道,這藏經洞是曆代掌門秘傳之地。

不過現在長天危在旦夕,小師叔昇天而複返,必有天意。

小師叔說自己法力儘失,需要恢複,這裡就是長天峰靈力最濃鬱的地方,裡麵的東西小師叔可以酌情自取。

小師叔在長天危機關頭能回來,必是命運對我長天派的眷顧。”

道常尹自顧自的說著將華承天送進洞內,然後轉身離去。

“命運對你們是眷顧,對我卻是殘酷。”

華承天欲哭無淚。

看著道常尹即將離開,華承天突然想起一件事,對著洞口的道常尹大叫:“你走了,我怎麼離開啊。”

道常尹微笑著說:“這個禁製是隻出不進的。”

說完就走了。

“隻出不進?!

什麼意思?”

看著道常尹走遠後,華承天轉身向洞內走去。

華承天從冇有進過藏經洞,冇想到洞內的結構很簡單。

西五十平米的地方,邊上擺著幾個精緻的書架。

西周洞壁上有很多凹槽,裡麵有些寶物,看著還有禁製限製就知道這些東西的重要性。

洞中央是一座石台,彷彿是從地底長出來的一樣。

突然華承天看到一株盆景,枝頭掛著幾個黃色的小果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