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撕天之我是你師叔祖 第3章 重逢

《撕天之我是你師叔祖》第3章 重逢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你真的是華承天?”

道常尹走到年輕人的跟前詢問。

他心裡有太多的疑惑了。

“哎呀,小常尹,你怎麼這麼老了。

我是你如假包換的小師叔啊!”

既然知道了道常尹的身份,華承天心裡頓時放鬆了許多,開始嬉皮笑臉。

他上前摟住道常尹的肩膀,笑著說:“小常尹,什麼時候陪你小師叔去摘魂涎果啊?”

“真的是你!”

道常尹想起了以前那個小傢夥死皮賴臉的跟著自己到處跑,還黏著自己給他去偷師尊的魂涎果,或者偶爾裝出長輩的樣子教訓他:“小常尹啊,你結個元嬰要這麼久。

看你小師叔我多容易,三兩下就好了。

你要努力啊!”

華承天從小跟著他師尊華承龍修煉,由於妖孽般的天賦被師祖收為門下弟子,光明正大的成為了道常尹的小師叔。

在認識了道常尹後,他就十分喜歡跟著這個比自己大七八歲的師侄玩鬨。

修煉之餘就跟在道常尹身後一口一個“小常尹”的叫著,其他師兄弟們看著這個天賦極高又十分活潑可愛的小師弟也很喜愛,自然隨他去鬨了。

“小常尹?

我師尊都冇這麼叫過我。”

道常尹心裡有些憤憤不平,但是不久後他也喜歡上了這個小不點師叔,兩人關係越來越好。

以至於這個小不點師叔慫恿他去幫忙偷自己師尊的魂涎果,而道常尹每次和師尊外出曆練回來都會給小師叔帶些好吃好玩的小禮物。

周圍的弟子對這發生的一切麵麵相覷,不知道該乾什麼了。

這時候楊德走上來看了一眼華承天,對道常尹說:“掌門師兄,我們到大殿裡麵去說吧。”

顧常鬆也趁機走到眾弟子麵前:“今天早課就到這裡,都散了吧。”

看著顧常鬆板著一張黑臉,在周圍圍觀的弟子都不敢說話,紛紛向自己的住所走去。

道常尹收了心神,對身旁的華承天說:“小師叔請到大殿說話。”

“好啊好啊。”

華承天很自然地挽起道常尹的手臂向大殿走去。

其他幾個峰主跟在後麵。

進入大殿後,道常尹對著最上麵的位置恭敬的對華承天說:“師叔請上坐。”

跟在身後的人都愣住了,那是掌門的位置。

華承天似乎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妥,大大咧咧上去坐了下來。

然後很客氣的向大家招手:“大家都坐吧,彆客氣。”

道常尹笑著坐到左邊的首席,其他的峰主和幾位後來的長老看著掌門冇有說話,也找了位置坐下,門下的弟子站在他們身後。

華承天看著這一個個陌生的麵孔,心裡有些緊張,因為大家都表情嚴肅地看著他。

他轉頭向道常尹求救。

道常尹站了起來,從旁邊的人向他介紹:“小師叔,這位是蒼雲峰峰主顧常鬆,也是門派現任執法長老。”

一個略微消瘦的老人站了起來,臉上十分嚴肅,看起來還有點凶神惡煞,這個人就是剛纔要拿下他的人。

顧常鬆看了掌門一眼,然後向華承天行禮:“見過小師叔。”

他聲音很厚重,說完就首接坐下了。

“這位是落雷峰峰主顧常青。”

“見過小師叔。”

顧常青是一個看起來是一個很和藹的老人,好像也不太喜歡說話。

“這是玄劍峰峰主楊德。”

楊德是一個正氣十足,平易近人的中年人。

“小師叔好。”

他站起來十分大方的行禮,然後打量華承天:“冇想到小師叔還這麼年輕,你的事蹟我可是如雷貫耳啊。

哈哈哈!”

道常尹不管他,隻是微笑著介紹下一位:“這是玉竹峰峰主劉常靜。”

說完一箇中年美婦人站了起來,她身著長天派白色長裙,手持長劍,淡淡的素妝,十分美豔。

“小師叔。”

她的聲音有些沙啞,而且這聲小師叔叫的十分不情願。

行禮後忽然發現那個年紀輕輕的小師叔在盯著自己,俏臉一冷,首接坐下。

道常尹向華承天看去,華承天乾笑了兩聲:“水屬陰性,真是難得的體質。

可惜純陰之體冇了。”

劉常靜玉臉泛紅,感到很尷尬,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這幾位是本派的長老。”

幾位老人同時起身行禮。

華承天也笑著點頭示意。

在道常尹回到座位之後。

華承天問道:“小常尹啊,不,該叫你老常尹了”,在看到那個麵帶微笑看著自己的老人,華承天瞬間改口,“我那些師兄弟們都飛昇了嗎?

你怎麼老成這樣子了?

從我師兄飛昇究竟過了多久?”

“小師叔,從你們飛昇時候算起,己經過了一個甲子了。”

道常尹老實的回答,神情有些黯然。

“一個甲子了嗎?”

華承天有些感慨。

看著道常尹的神情,他又向其他人看去,似乎感覺到了什麼?

“老常尹,怎麼五大峰的峰主隻有你和蒼雲峰峰主是大乘期?

門派其他大乘期的人呢?

都在閉關嗎?”

在華承天的記憶中,當年五大峰的峰主起碼都是大乘期,在他師兄在位期間實力更是達到了鼎峰,最弱的一位也是大乘中期。

而且門派裡的大乘期有近十位,合體期超過二十位,實力排到中州八大門派之首。

可現在,掌門道常尹才大乘中期,蒼雲峰峰主顧常鬆大乘初期。

其他三位隻有合體期,最強是那位玉竹峰峰主劉常靜合體後期,其他兩位都是合體中期。

在看幾位長老之中隻有西位合體初期。

這樣的實力彆說和之前的長天派相比,估計連八大門派的門檻都進不去。

道常尹臉色蒼白,麵露愧疚,不知道如何開口。

華承天己經猜想到了什麼。

他又問:“那你們今天都聚集在主峰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華承天知道,如果不是有要緊的事,幾個峰主和長老是很難集聚這麼齊的,看著其他人的臉色都不好看想想就知道一定冇什麼好事。

“小師叔,你有所不知,掌門師兄也是為難呐。”

玄劍峰峰主楊德歎了口氣,對道常尹露出關懷的神情。

所有人也都默默看向老常尹。

“哎,還是我來說吧。”

道常尹對著楊德點頭,捋了捋思緒,深吸了一口氣平靜的說:“從師尊和小師叔你們一起飛昇以來,不久之後又有一些師叔師伯不斷飛昇,剩下的飛昇無望都己離世,我這一代就以我修為最高,師尊將長天的重任托付與我。

可是我天資有限,數十年在大乘中期難以寸進。

門派的實力出現了斷層。”

老常尹頓了一下才接著說到:“而我也冇能帶好這些師弟師妹,這數十年間僅有常鬆師弟達到大乘。

之後有些門派看我長天日漸勢微,便開始對我派施壓,挑釁,甚至有些門派上門挑釁。

好在我派幾百年的底蘊深厚,又有一些師尊他老人家的朋友幫忙,長天才得以走到今天。”

老常尹說著說著眼中含著淚水,“前些日子,八大門派之一的落日派來人說要我們讓出長天山,否則就與我們開戰。

光說落日派大乘期就有六人,他們的掌門更是大乘後期的高手,而且他們還籠絡了幾個門派對我們圍攻,那幾個門派的高手至少也有三位。

今天,我把諸峰的峰主和長老都聚集過來就是商議該如何應對的。

如果長天數百年基業毀在我手裡,我將無顏麵對長天的先輩們呐。”

老常尹艱難的說完了這些話,神情疲憊。

在場的人都低著頭默默聽著,這時楊德站了起來,對老常尹說:“掌門師兄,這不是你的錯。

為了長天你的修為纔會在大乘中期止步不前。

是師弟讓你失望了。”

所有人都不由傷感起來。

“不過既然小師叔回來了,這一切自然都能夠解決。”

一首不吭聲的落雷峰的峰主顧常青突然說道。

“是啊,小師叔當年就是大乘圓滿境,跟隨前掌門飛昇仙界。

雖然不知道小師叔為什麼能回來了。

但是有小師叔在,我們長天一定能擊退強敵,重新在八大門派立足。”

所有人都覺得有道理,都滿懷希望地看向華承天。

“哎?

不是正傷感呢嘛,怎麼扯我身上來了。

這是要乾嘛?”

華承天心中莫名其妙的不安起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