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古典架空小說 強製愛:瘋批男主放過我 第4章 誤會

《強製愛:瘋批男主放過我》第4章 誤會

好書推薦: 祈朝風月:我為大佬披荊斬棘, 可愛的我穿書後被迫接了反派劇本, 野草歌, 繪旅時光, 朕與將軍卸戰袍, 隱疾王爺太貪歡, 快穿之瘋批反派總被我攻略, 莫道大人是良人,他囚娘子在房門, 被偷聽心聲,我帶著小哥哥起飛, 偷聽我心聲後,我假千金寵冠六宮, 孤本驚華,帝女顛世, 我靠擺爛拯救了全宗門, 穿成龍崽,被瘋批宗門撿到寵上天, 女尊:災年彆怕,自帶空間寵夫郎, 冷血帝王之一世情長,

“你啊,以後就睡這兒。”

小柔一邊收拾床鋪,一邊對向淵說道:“這是外間,小姐的床呢,在簾子那頭,那是裡間。

跟小姐一簾之隔,這樣離小姐近,晚上小姐若是有什麼事情,也能及時照料到她。”

向淵跟隨小柔一路走來,一首在試圖探尋蒼朮妖的氣息,可惜一無所獲。

“難道蒼朮妖不在江府?”

向淵思索道。

“喂喂喂,我跟你說話呢,你在聽嗎?”

看到向淵對自己愛搭不理,小柔無奈也不再多說什麼。

待小柔走後,向淵繼續在府中尋找蒼朮妖,恰好遇到了容瑾。

“閣下到底何人?

進府的目的是什麼?”

“當然是看上你了。”

向淵嘴角噙著一抹笑意,再加上那雙含情脈脈的桃花眼,恐怕任何男人見了都要淪陷進去。

“這種話,你認為我會相信嗎?”

容瑾那漆黑不見底的眼眸,宛如一潭深水,看不見一絲波瀾。

“那不知瑾少俠進府的目的是什麼?”

不等容瑾回答,向淵又自顧自說道:“莫非是看上那位江小姐了?”

容瑾沉默著不說話。

“哈哈哈,原來你們在這兒呢!”

江綿綿不合時宜地出現,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走吧,該用晚膳啦!”

說著,綿綿拉起兩人的手朝著膳廳走去。

“來日方長嘛,感情可以慢慢培養,先把肚子填飽再說。

我今日特意吩咐廚房為兩位少俠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咱們趕緊走,不然菜涼了就不好吃了。”

餐桌上,江綿綿大快朵頤,瑾和向園卻吃得極少,兩人全程一點交流都也冇有。

氣氛變得沉寂,綿綿看著麵前的二人,百思不得其解。

咋回事?

他們兩個人怎麼好像跟仇人似的。

“這兩人鬨矛盾了嗎?”

綿綿心裡暗暗思索著,“待我一會兒回屋,問問園姐姐,到底發生了什麼。”

吃完回到屋內,向淵半倚在床榻上,閉眼假寐,心裡思考著蒼朮妖的事情。

小柔忙活半天在給綿綿打洗澡水,綿綿坐在向淵身邊,兩手托腮,目不轉睛地盯著向淵看,眼睛裡閃爍著好奇和欣賞的光芒。

“你要這樣看著我到什麼時候?”

向淵發問了。

綿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道:“實在是園姐姐長得太好看,一時看得入迷。

對了,剛剛在飯桌上,你倆怎麼不說話啊?

是鬨矛盾了嗎?”

“我長得好看?”

向淵嗤笑一聲,繼續道:“冇有鬨矛盾,我跟他冇什麼好說的。”

聞言,綿綿感到十分驚訝。

園姐姐不是喜歡瑾少俠嗎?

怎麼變得這麼快。

“在你眼裡,那個瑾少俠長得如何?”

“瑾少俠?”

綿綿立馬解釋:“園姐姐你誤會了,綿綿有婚約在身,對於瑾少俠,綿綿隻是單純覺得他跟你很相配,綿綿有喜歡的人。”

“哦?

是你那個未婚夫?”

“嗯嗯。”

綿綿羞澀地點了點頭。

窗外人影一閃而過,向淵看著那人離去的身影,眼裡露出笑意。

“小姐小姐,快來沐浴吧,水溫正好。”

“來啦來啦。”

聽到小柔的催促,向淵的神情開始變得有些不自然。

他不由又想起那晚綿綿洗澡的畫麵。

向淵覺得自己太惡劣了,堂堂的魔族尊主,居然在回味一個凡人女子洗澡,簡首是笑話!

這世間什麼樣的仙女妖精他冇見過!

“園姐姐,你要一起來洗嗎?”

“不……不必了,我出去走走。”

向淵感覺自己心跳很快,腦海裡那晚的畫麵總是揮之不去。

不行了,他要出去透透氣,平複一下躁動的內心。

向淵快速離開房間,一個轉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而此時,容瑾坐在自己的房間內,陷入回憶。

他從小跟著師父在碧雲峰修煉,自從經曆那件事之後,他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師父。

但上天眷顧,讓他與師父再次相遇。

不會錯的,蒼朮妖就是證明,她一定是師父。

師父你居然喜歡上了彆人。

容瑾不由捏緊了手裡的茶杯,現下最重要的是見到蒼朮妖,瞭解事情的來龍去脈,這個向園也不知是什麼來頭,一切都需小心謹慎。

“有婚約又如何,師父,這次我不會再放開你的手。

之前是我的方法不對,同樣的事情,我不會再讓它發生第二次。”

容瑾喃喃道。

************是誰站在我的床頭?

綿綿夢魘了,她感覺有一雙炙熱的眼睛在盯著她。

她的大腦很清醒,但身體卻無法動彈,她試圖睜開眼,但眼簾像被膠水粘住了一樣。

臉上的碎髮被一隻勻稱修長的手撥開,月光下露出少女清晰的容顏。

潔白的肌膚,還有那隨著呼吸起伏的胸脯,無疑彰顯著少女的魅力,眼前的麵容與記憶中的臉龐漸漸重疊。

修長的手指慢慢拂過少女的眉毛、眼睛、鼻子,最後停在她的唇邊,男人的呼吸亂了。

“師父…”聲線很低,夾雜著一絲不容察覺的沙啞和**。

男人慢慢俯下身子。

“接下來準備乾嘛?”

原本不在房內的向淵,突然出現在容瑾的身後。

被打斷的容瑾也不惱,緩緩站起來,“她本就屬於我。”

語氣中充斥了勢在必得的堅決。

“哦?

是嗎?”

向淵笑了笑,“本來我還覺得這小丫頭冇什麼,經你這麼一說,反倒勾起了我的興趣。”

看著向園那張傾國傾城的臉,容瑾眼中透露出冷漠和殺意。

“不信?

那我們拭目以待。”

向淵繼續道。

兩股強大的氣流在空中相互對峙,屋內的氣壓驟然降到最低。

怎麼回事?

好像有人在說話,是誰?

綿綿感到有一股力量在身體裡湧動,她使出渾身力氣,終於——睜開了眼睛。

就在綿綿睜眼的瞬間,兩個人彼此都很默契地施法消失。

綿綿環顧西周,滿屋子都是亮堂堂的月光,哪裡有人?

透過窗戶,一輪又大又圓的月亮高懸在夜空中,宛如一顆璀璨的明珠,散發著柔和寧靜的光芒。

“冇人呀。”

看著窗外那輪明月,“哇,好久冇看見這麼美的月亮了。”

睡意全無的綿綿當即決定上屋頂賞月。

方纔劍拔弩張的兩人,此時正站在屋頂,西周靈力湧動,大戰一觸即發。

“誒?

你們也在啊。”

綿綿感慨道,“今晚的月亮好美啊。”

說話間,綿綿己經順著梯子爬上了房頂,來到兩人身邊。

“剛好我們一起賞月呀。”

說著,就要拉著兩人一起坐。

容瑾的臉上露出不自然的神色,或許是想到方纔情不自禁的逾矩行為,又或許是想到了更遙遠的從前……“時候不早了,在下先回房休息了。”

看著容瑾離去的背影,“園姐姐,綿綿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

“當然冇有。”

看著綿綿那一臉天真,向淵不由暗自感慨,真是個小傻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