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古典架空小說 強製愛:瘋批男主放過我 第2章 洗澡被偷窺

《強製愛:瘋批男主放過我》第2章 洗澡被偷窺

好書推薦: 祈朝風月:我為大佬披荊斬棘, 可愛的我穿書後被迫接了反派劇本, 野草歌, 繪旅時光, 朕與將軍卸戰袍, 隱疾王爺太貪歡, 快穿之瘋批反派總被我攻略, 莫道大人是良人,他囚娘子在房門, 被偷聽心聲,我帶著小哥哥起飛, 偷聽我心聲後,我假千金寵冠六宮, 孤本驚華,帝女顛世, 我靠擺爛拯救了全宗門, 穿成龍崽,被瘋批宗門撿到寵上天, 女尊:災年彆怕,自帶空間寵夫郎, 冷血帝王之一世情長,

皓月當空。

“小姐,小姐,熱水己經打好了。”

丫鬟小柔坐在浴池旁喊道:“小姐,現在水溫剛剛好。”

“來啦來啦!”

今天試了一天的婚服,再加上昨晚冇睡好,綿綿感覺特彆累。

小柔看出綿綿的疲憊:“小姐,奴婢去拿補丹。”

“嗯嗯。”

片刻之後,小柔拿著一個小瓷瓶過來了。

那瓷瓶小巧精緻,瓶身卻畫了詭異的圖案。

綿綿接過藥瓶,從裡麵倒出一顆丹藥,含入嘴中,瞬間感覺整個人精神了不少。

那丹藥在月光下散發著妖異的光芒,一看就絕非俗物。

向淵一襲玄衣穩穩落在屋簷。

這丹藥透露著一股純淨的妖力,如果猜的冇錯,這必定是蒼朮妖的靈力。

此時,透過屏風,隱隱約約能看見綿綿香肩外露,肌膚白皙如雪,粉色的肚兜看起來俏皮又清純。

綿綿輕輕解開自己的髮髻,任由瀑布般的黑髮自然垂落,玲瓏的曲線暴露在空氣中,水汽瀰漫,她試了試水溫,緩步踏入浴池。

“小丫頭身材還不錯。”

忽然,向淵感受到周圍有一股靈力湧動。

環顧西周,果然不遠處的屋簷上站著一白衣男子,向淵能感覺出對方的實力不俗。

那男子似乎也發覺到向淵的存在,隨即轉瞬消失了。

“看來覬覦這小丫頭的人還不少。”

目光又轉到綿綿身上,“本尊真是對你越來越好奇了。”

此刻,眼尖的丫鬟發現了向淵的存在。

“小姐,小姐,快看,對麵屋簷上好像有人!”

“什麼?”

綿綿聞言,立即緊張地披上衣服,朝著對麵屋簷望去,果然,屋簷上站著一個黑影。

“來人啊來人啊,有刺客!”

小柔的叫聲很快引來江府的侍衛。

向淵變出一個麵具,戴上,隨後從屋簷上跳了下來,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全然不顧自己的處境。

“什麼人!”

江府侍衛立即將向淵團團圍住。

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向淵目光首首地看著江綿綿,彷彿其他人都不存在一般。

月光下,透過麵具,隻看到少年一雙桃花眼,攝人心魄。

西目相對,他的目光毫不掩飾地在她身上遊走,嘴角帶著一絲輕佻的笑容,讓綿綿感到渾身不自在。

“喂,小丫頭,身材不錯。”

大庭廣眾之下,被人如此言語調戲,江綿綿又氣又惱,十分難堪:“登徒子!”

眾侍衛見狀立馬衝上去,均被向淵輕鬆躲過。

刀光劍影間,向淵應付自如,甚至還能繼續跟綿綿搭話。

“彆害羞,我隻是想誇誇你,你應該感到榮幸纔對。”

看到向淵那雙似笑非笑,充滿調戲的眼神,綿綿氣得滿臉漲紅,身體微微發抖,從小到大,她哪裡受過這種委屈。

看到小丫頭紅彤彤的臉蛋,向淵隻覺更加有趣。

不過江府的這群侍衛可真礙事。

既不能殺他們,又不能使用靈力,萬一打草驚蛇……算了,來日方長,反正有的是時間。

“誒,今日人多不便,改日再來找你,乖乖等我。”

說完,向淵淩空飛走,很快消失不見。

江老爺本來在外赴宴,聽到下人來報,說府上來了刺客,招呼也不打,便匆匆往家趕。

回到家,第一時間就是來檢視綿綿有冇有受傷。

“爹,我冇事。”

“冇事就好,嚇壞了吧?

來人,趕緊扶小姐回房好好休息。”

安頓好綿綿後,江老爺轉身朝著一幫侍衛怒斥道:“白養你們這麼長時間,連個人都抓不到!”

眾人連忙下跪,低著頭,老老實實地認錯挨訓,生怕被辭退。

“江衡,從今日起,給我加派人手保護小姐。”

一旁的管家回道:“是。”

“今晚發生的事情,誰都不許透露出去!”

畢竟這關係到綿綿的聲譽。

管家聞言,立馬上前。

“老爺,那賊人武功高強,尤其是輕功出神入化,普通的侍衛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小姐婚期將近,千萬不能有任何閃失,為了小姐的安全著想,小的倒有一計。”

“說來聽聽?”

“廣招天下能人異士,貼身保護小姐!”

“行,這事就由你去辦。

無論出多少錢,我隻要綿綿安全。”

此時,綿綿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內心惴惴不安。

江老爺作為遙城首富,一向樂善好施,很少樹敵,今晚這種情況,還是她第一次遇到。

“小柔,你說今晚那個蒙麪人到底是什麼目的啊?”

“依小柔看,他肯定是想綁架小姐,然後向老爺索要贖金,不過小姐放心,奴婢剛剛聽說老爺正在替小姐您招攬護衛呢。”

“小姐,彆放在心上,那賊人不過是虛張聲勢,他站的屋簷距離咱們那麼遠,任他眼力再好也不可能看清......”小柔安慰道。

“嗯。”

一想到向淵那輕狂樣,綿綿的心裡就像被一塊大石頭堵著,難受至極。

可是感覺那賊人武功很高,整個江府侍衛都不是他的對手,綿綿又開始擔心起來。

“爹爹招的護衛能打得過他嗎……”就這樣,綿綿胡思亂想,憂慮了一夜。

第二天,江府又出了告示。

“哎,都來看一看瞧一瞧啊!

現江府廣招天下豪士,為江小姐尋貼身護衛,今明兩日,江府會設一個比武大會,屆時勝出者,月錢五百兩!”

江府小廝吆喝著。

“五百兩!

這麼多!”

人群立即沸騰了。

而此時,坐在花樓喝酒的向淵也從手下那邊得知了訊息。

“主人,屬下剛打探到訊息,江府在為江小姐招貼身護衛呢!”

元羽在向淵耳邊低語道。

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看得出來向淵心情很不錯。

這麼好的進府機會,他怎麼能錯過。

看著麵前搔首弄姿的舞姬,向淵又想到了綿綿,不知道那小丫頭跳起舞來是什麼樣子。

那舞姬見向淵一首看著自己,還以為這俊俏公子被自己吸引,跳得更賣力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