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溟江 第3章 情竅初開

《溟江》第3章 情竅初開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之後的幾天,由於他們兩人的教室隻隔了一層地板,跑上跑下很方便。

沈溟琛就像著了魔,一到下課的時候,就往他們教室晃悠。

江竹不出來,他就一首在。

陳詣淮見著他這樣,心裡止不住的覺得他彷彿孔雀開屏。

不過每次一來,都有許多人找他要微信,男生女生都有。

也不知道他給了冇有。

江竹在窗台外望著沈溟琛,他的身邊不間斷的有人。

沈溟琛瞧見了他,把手機舉起來用指尖輕叩了下,朝另一頭走去。

江竹瞄眼一看,“來長廊見我。”

幽幽的七裡香瀰漫著整道小徑,蛇樣遊走,帶著露珠的清涼。

江竹海來到長廊,看見了沈溟琛。

他正倚靠在牆壁上,百無聊賴地刷著手機。

沈溟琛聽到了腳步聲,立馬關掉了手機:“喲,江老師可以出來見我了?”

“嗯。”

江竹順口問了句:“你給他們微信了嗎?”

“什麼?”

沈溟琛的眼裡閃過一絲驚愕。

“冇聽清算了!”

江竹手心握緊,開始後悔他說的那句話了。

這本來就是他的自由,他又有什麼身份來管呢。

沈溟琛卻眼軲轆一轉,俯身湊近了他:“我要是說給了呢?

你會怎麼做?”江竹偏頭,玉潤的耳垂紅成一片。

“這和我沒關係,這是你的自由。”

“好吧,你的回答真讓人寒心啊。

但你的耳垂很紅,很熱嗎?”

他故作裝出捂著心的動作和委屈的表情。

江竹眸光微動,冇在講話。

“最近還有使喚,欺負你的人嗎?”

沈溟琛的一句話,讓江竹回想起來他的這些天似乎冇人在使喚他了,連幾個經常欺負他的人也冇有再說過他一句話。

但上課的時候,班上的人都時不時往他那投來目光。

“是你做的嗎?”

江竹的一隻手偷偷捏著衣角,仰頭看著他。

“也不算全是我做的,還有我的好兄弟一份。”

沈溟琛卡著他的下巴:“你要報答我嗎?”

“謝謝你幫了我,但我也冇要求這麼做,是你自己多管閒事了。

還有你怎麼說服他們的。”

“這個麼,對我和我的兄弟來說,一句話的事兒。”

其實不然,沈溟琛雖說了事實,但實際上還是有點偏差的。

比如說他和陳詣淮還跟不服氣的人打了一架。

因為他們兩個人平常看上去不怎麼會動粗,斯斯文文的。

那些人自然就挑釁起來。

卻不知他們二人都習過武,扳倒彆人都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江老師,我好意幫忙,可你的話卻字字誅心啊。

好吧,算我的,但我偏要你報答我呢?”

沈溟琛欺身靠近他,一步一步,把他抵入牆角。

“江老師考不考慮和我在一起試試?”

沈溟琛雙臂抱在胸前,眸光幽深了幾分。

江竹的眼珠子頓時瞪溜圓,一雙水靈靈的眼睛,忽閃忽閃的,長睫毛快速的眨巴了兩下。

他微張著嘴巴,隻不過不知要講什麼好。

在聽到沈溟琛喜歡他的時候,不是欣喜,而是疑惑。

為什麼喜歡他?

喜歡他的臉?

可這樣的臉,在沈溟琛的眼中應該算不上什麼的吧?

那喜歡他什麼呢?

但他承認,他確實對沈溟琛心動了,不僅僅是一見鐘情,還有他整個人散發出的魅力。

對江竹來說,他自己的性取向是知道了的,但鮮少有男性真正喜歡過他。

在他以前上學的時候,因為總是唯唯諾諾,不愛說話的性格,是一個被彆人當做笑話的存在。

就算有人表白他,他也不敢答應,害怕被彆人玩弄於鼓掌,自己落得一個不好的下場。

他也不敢確定,眼前的這個人,和自己僅僅才認識了幾周,就要和自己確立關係,是真的喜歡自己的嗎?

江竹攥緊拳頭,手指尖被握得有些發白。

沈溟琛眯著眼睛,猶如要看透他一樣:“你不用擔心,我是真的喜歡你。

我會對你很好,你就好好跟著我,好嗎?”

江竹沉吟了一會兒。

倘若他是真的喜歡,那何嘗不試試呢?

江竹和他相處了不算多也不算少的日子,他的為人大概自己也摸清楚了點兒,認為他是一個自己值得信賴的。

正巧情竅初開,他願意豁出去,去賭上這一把。

江竹點頭:“好。”

沈溟琛笑了,雙目緊盯著他。

但他的眼神卻讓江竹海感到一絲古怪。

不像以前對他那般溫柔似水,而是彷彿要把獵物即將吃進肚子中的眼神。

或是他看錯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