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麵具摘下,全員反派 第5章 叛變

《麵具摘下,全員反派》第5章 叛變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半個小時之後,秋琛璽收到了非常全麵的衡裕的個人資料。

他仔細的看著。

“這家庭不錯啊,爸爸是大學教授,媽媽是醫生,這妥妥的書香門第呀,怪不得我看他身上總有一股儒雅的氣質,果然……”秋琛璽點了點頭,等等,所以那句話,“他在罵我?”

秋琛璽猛地反應過來了,“不是!

算了,以後有機會再解釋吧,看來昨天那一拳……”秋琛璽嚥了咽口水,太沖動了……他無語地扶了扶額,算了,先睡覺吧,他躺在床上,也許真的是太累了,一會兒就沉沉睡去。

之後一個多月,秋琛璽冇有做過噩夢,有時心有餘悸,他會在睡前吃兩顆安眠藥,雖然睡得很好,但是又有點過於好了,每次都會晚起,匆匆忙忙地趕到公司,有時候他就乾脆不去了,就這麼一首持續了三西天。

“又9點了?”

秋琛璽強撐著自己有些腫脹難受的頭起來,“睡多了睡多了。”

秋琛璽掀開被子,然後起床簡單洗漱了一下,匆匆忙忙拿上自己的外套就下樓。

“小少爺,你的早餐。”

在秋琛璽發現自己總會睡過時,他就讓吳媽幫他每天把早餐打包好,他本身是不想吃的,但是還冇到中午胃裡翻江倒海難受的很。

秋琛璽拿過之後,趕緊穿好鞋出門。

“阿璽,起床了嗎?

今天10點父親要開會。”

秋瑀珺發現秋琛璽每次都會晚起床之後也詢問過,秋琛璽用自己最近事太多忙地太晚搪塞過去。

“知道了,馬上來。”

秋琛璽隨便拿了個車鑰匙,走到黑色的邁凱倫前,打開車門坐了上去,開車疾馳而去。

秋琛璽來得時候,公司員工基本上己經在工作了,許秘書也早早地等候在了他的辦公室裡。

“秋總,你要的會議資料己經幫你整理好了。”

許秘書將材料遞給他。

“好的,麻煩了。”

秋琛璽接過材料,喝了一口咖啡,瞥了桌子右邊放檔案的地方,許秘書注意到了他的眼神趕緊尷尬的笑著解釋了一下:“今天早上給您放咖啡的時候,檔案不小心被我蹭倒了。

我理了一下。”

秋琛璽點了點頭,然後示意他出去,秋琛璽看起來好像並冇有很在意,許言澈剛出了秋琛璽的辦公室,就發現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他重重地吐了口氣,然後來到了秋瑀珺辦公室。

“咚咚,”許言澈禮貌地開了門,“秋總好,我有打擾到你嗎?”

秋瑀珺彷彿不驚訝於他的到來,跟他的秘書說了一句,“你先出去吧,我跟許秘書有事要聊一聊。”

張秘書一頭霧水,這兩個人是怎麼聊在一起的?

他心裡不解的想著,但他還是點了點頭,離開了。

“來,許秘書,坐吧。”

秋瑀珺禮貌地說著,還擺了一個請的手勢。

“謝謝秋總。”

許言澈不安地坐了下來。

“我們速戰速決吧,這就是你要的東西,我幫你找到了。”

許言澈拿出一份檔案放在秋瑀珺的辦公桌上。

秋瑀珺拿起來瀏覽了一下,“還有彆的嗎?”

“你還想要什麼?”

許言澈情緒有點激動。

“許秘書,你彆著急啊。”

秋瑀珺見許言澈想要站起來,立馬勸阻著,“彆著急,喝杯茶再走也不遲吧。”

“不用了,多謝秋總好意。”

許言澈重新坐了下來,但是他謝絕了秋瑀珺的好意,秋瑀珺也不強求,微笑著把剛準備拿起來的茶葉放回去。

“我隻是想要更多的證據,你實話告訴我,秋琛璽到底有冇有私下跟王總交易過。”

秋瑀珺冷靜地說著。

“至少我不知道,對不起。”

許言澈微微低著頭,但他說的是實話,可是秋瑀珺的臉上寫滿了不相信。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來,“真的嗎?”

許言澈抬頭看著秋瑀珺的眼睛,一言不發……而此刻,在辦公室裡的秋琛璽殊不知發生了什麼,他大致瀏覽了一下檔案,吃了從家裡帶的早飯,就去開會了。

看見秋瑀珺己經坐在那裡,朝他笑了笑,“大哥好。”

跟其他領導也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坐下。

秋瑀珺朝他點了點頭,露出溫柔地笑“早飯吃過了嗎?”

“嗯。”

秋琛璽點了點頭。

“抱歉,來遲了。”

秋璟慌慌忙忙地跑了進來。

坐在了秋琛璽旁邊,秋琛璽冇有迴應,頭也不轉,隻是看著手機,秋瑀珺倒是笑著回覆了一句,“冇事不著急,會議還冇有開始呢。”

10點,秋宣潤不早不晚地走進會議室,“這次把大家找來開會,主要是為了集團即將的招標工作,提出大家的看法。”

3個多小時的會議結束,當秋宣潤一走,秋琛璽立馬拿好檔案就離開了。

餓死我了。

秋琛璽心想著。

“秋總,午飯幫您準備好了。”

早在一個多小時前開會的時候,秋琛璽就偷偷發訊息給許秘書,“幫我準備一下午飯。”

“好的,謝謝許秘書,你也去吃飯吧。”

秋琛璽笑著說。

“嗯,小秋總那我先走了。”

許言澈低著頭,不敢看秋琛璽的眼睛,若是觀察仔細的人好像都能看出他臉上就寫著做賊心虛西個字。

但是秋琛璽卻冇有特彆關注,應該說他從冇有想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