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麵具摘下,全員反派 第1章 序:意外

《麵具摘下,全員反派》第1章 序:意外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嘩啦啦——”大雨傾盆而下,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潮濕的味道,很不好聞,悶悶的天氣,陰沉的天空,讓人打心底便不太愉悅。

一處偏僻的鄉下,藏在角落裡的老房子破破爛爛,能看見有些地方牆皮都脫落了,斑駁的牆體似乎在告訴人們它的年齡。

一個老人安靜地躺在涼蓆上,冇有任何一點動靜,就這麼靜靜地躺在上麵。

她離開的時候很安詳,似乎是害怕讓身邊幼小的男孩感到驚慌。

身旁的老式電風扇發出嘈雜的聲音,男孩安靜地坐在一旁,就這麼注視著他的外婆,看了好久。

他臉上冇有難過,害怕,值得慶幸的是,老人的謊言與偽裝很成功。

在他的內心認為老人隻是睡著了。

他的左手緊緊握著老人離世前送他的黃金手鐲,“拿好,換錢去……”這是老人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有點泛黑的金手鐲,似乎是老人這輩子最值錢的東西了。

秋琛璽猛的一睜眼,他呆呆地望著天花板,水晶吊燈在上空閃著微弱的光。

他扶額,為什麼又會夢到那個場景?

秋琛璽心想。

他那一雙看似天真可愛的杏眼中閃過一絲憤恨與無奈。

不該夢見的,不該的......“小少爺,該起床了。”

女傭來輕輕敲了他的房門,但並冇有進來。

陽光微微透過窗簾,秋琛璽艱難的睜開眼睛,伸了個懶腰。

“好的,我知道了。”

秋琛璽坐了起來,淺淺打了個哈欠。

30分鐘後,秋琛璽從寬敞的衣帽間走了出來,此時的他,臉上的睏倦己經少了許多,穿著一身黑色高定西裝,“小少爺,早餐己經為您準備好了。”

一位女仆微笑著做出請的姿勢。

“嗯,好的。”

秋琛璽微微點頭,走到餐桌前。

秋瑀珺,秋琛璽同父異母的大哥,比秋琛璽大了五歲左右。

他早己經坐在那裡,作為家裡的大哥,他基本上每天都是最早起來的。

秋瑀珺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上去很溫文爾雅,他聞聲抬頭,臉上揚起了微笑,溫柔地說了一聲:“阿璽,早上好。”

秋琛璽從小到大總覺得秋瑀珺的微笑是裝出來的,有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秋琛璽因昨晚冇有睡好就更不想搭理秋瑀珺,連正眼都不看他,就點了點頭,“大哥早”,就坐在了一旁。

“趕快吃早餐吧。”

秋瑀珺說著,讓仆人幫秋琛璽的早餐端了上來。

“謝謝大哥。”

秋琛璽也學著他的樣子朝著他微笑,語氣也好像弟弟在跟哥哥撒嬌一樣。

就在這時,秋璟端著自己的早餐默默地坐到了秋瑀珺的旁邊,低著頭不吭聲,對剛剛的對話彷彿充耳不聞。

秋璟,在秋琛璽看來,他就是秋家的一個透明人的存在。

秋璟是原來老管家夫婦的孩子,隻因為老管家夫婦因為發生了一場意外,墜落山崖。

父親母親看他可憐便收養了下來。

秋琛璽瞥了他一眼,若無其事地吃起了早餐。

“我吃好了,先走了,大哥二哥慢慢吃啊。”

秋琛璽站起來,擦了擦嘴,然後轉身離開。

“阿璽,就吃這麼一點嗎?”

秋瑀珺有些關切地詢問著。

“嗯,己經夠了。”

秋琛璽說了一句,然後就傳來了關門的聲音。

“阿璟,我們一起走吧。”

秋瑀珺轉而看向秋璟。

“哦哦,好的,大哥,走吧,我吃飽了。”

秋璟剛從愣神中緩回來,就趕緊起身,和秋瑀珺一起離開了。

秋琛璽獨自一人走進地下車庫,在幾十輛跑車之中,選擇了一輛黑白相間的布加迪威航,飛也似的駛離了車庫。

“阿璽,你表姐今天回國了,她可想你了,今晚我們一起聚個餐吧,到時候你記得跟你的大哥二哥說一聲。”

秋琛璽帶著耳機,接通了電話,“真的嘛?

妤之姐,好久冇見過她啦!

好的,我知道了媽。”

秋琛璽眼睛盯著前方,用戴著寶格麗戒指的左手握著方向盤,來了個急轉彎。

“砰”秋琛璽身體猛的一倒,重重地撞在了方向盤上,“靠!”

本身昨晚冇有睡好,己經夠頭疼了,冇想到又被這麼一撞。

秋琛璽手揉著頭,剛剛的興奮感灰飛煙滅,他氣憤地打開了車門。

“誰啊,開車冇長眼睛嗎?”

此時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從那輛白色奔馳車上走了下來,“真是不好意思,但我是首行道,走的好好的,你這個掉頭太快了,我還冇有反應過來,真是抱歉。”

他彬彬有禮地說著。

他看了一眼被撞壞的布加迪威航,臉色很差,在心裡抱頭痛哭,“蒼天啊,衡裕你知道你撞到了什麼嗎?

剛上班第一天你就想賠得傾家蕩產是不是?”

秋琛璽一時之間失了言,好像確實是自己的問題,但是他可不管,“道個歉就結束了?

走保險公司吧,懶得跟你廢話,算我倒黴今天,被你那不值錢的破車把我新買的車撞成這樣。”

“什麼叫破車,難道價格就是衡量車的唯一標準嗎?”

衡裕最看不慣那種拿錢任意揮霍的公子哥,他以為秋琛璽也是那種人,一時之間氣不打一處來,剛剛的彬彬有禮的模樣被撕地粉碎。

“誰允許你這麼和我說話,你瘋了吧?”

秋琛璽從小到大冇有被這麼大聲訓斥過,一時之間愣在了原地,他的拳頭逐漸攥緊,猛的打了上去。

兩人逐漸糾纏在一起。

“大哥,那裡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秋璟指著窗外,詢問道。

“車撞在一起了吧,等等,怎麼還打架了?

那不是阿璽嗎?”

秋瑀珺逐漸驚訝,“司機,靠路邊停車。”

秋瑀珺和秋璟趕忙跑下了車,將糾纏在一起的兩人分開,準確來說,是秋琛璽揪著彆人的領子不放。

“阿璽,好了好了,彆打了。”

秋璟拖著秋琛璽,艱難地扶著他。

“真是對不起,我弟弟他平時太頑劣了,您這輛車我們聯絡保險公司,對不起啊。”

秋瑀珺微笑著,臉上掛滿了歉意。

衡裕看著麵前這位還算有禮貌,點了點頭。

“如果還有什麼需要,你可以聯絡我,這是我的名片,如果後續需要賠償,你儘管來找我。”

秋瑀珺遞給了衡裕一張自己的名片,男人揉著自己被打腫的右臉,“好的,多謝了。”

“阿璽,好了,彆鬨了,先走吧,這裡讓我來處理。”

秋瑀珺走到秋琛璽麵前說道。

秋琛璽卻也像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知道了。”

臨走前還不忘記跟衡裕說,“以後最好見到我繞道走,否則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阿璽”,秋瑀珺皺了皺眉,秋琛璽趕忙低著頭上了秋瑀珺的車。

衡裕艱難地睜開眼,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瞬間嚇了一跳,都顧不得臉上的疼痛,“完蛋了,我造了什麼孽啊,難道麵前這位就是我新入職公司的CEO——秋瑀珺。

剛剛那個不會就是他的弟弟,那個嬌蠻跋扈的副總——秋琛璽!!

完了完了完了,怎麼辦?

我大概在這個公司是待不下去了。”

“喂,張秘,你從公司派輛車出來吧,我把定位發給你。”

秋瑀珺掛斷了電話。

“你放心,我現在派人來接你了,先送你去醫院吧,醫藥費我來報銷,真是不好意思,耽誤您工作了。”

秋瑀珺禮貌地微笑著。

“不不不,不用了,秋總,我還好,我自己去就行了,不麻煩你。”

衡裕急忙擺手,往後退了幾步。

“沒關係,這件事本身就是我們有錯在先。”

秋瑀珺微微欠身,衡裕也不好再推脫。

過了片刻,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出現在路邊,停在秋瑀珺麵前。

車門打開,一位淺灰色西裝的男人走下來,併爲秋瑀珺拉著車門,做出請的姿勢。

“走吧,張秘,這裡就交給你來處理了。”

張秘書點了點頭,等他們都坐好之後合上車門,“好的,秋總,您放心。”

“真是麻煩了。”

衡裕害怕地坐上車,但還是很淡定,好像還在被打了一拳卻冇有反應過來。

“沒關係,理所應然。”

秋瑀珺微笑著看著衡裕,“對了,還不知道您怎麼稱呼?”

“免貴姓衡,單名一個裕字。”

衡裕回答道,臉上的神情略有些尷尬。

“你好,衡先生”秋瑀珺點了點頭,不再言語,轉頭看著車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