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玄幻小說 靈山劍客 第3章 張靈

《靈山劍客》第3章 張靈

好書推薦: 雲箏容爍免費閱讀, 喬伊陸聞舟, 首富千金歸來,六個哥哥寵翻天, 被逼離婚,我轉身曝光神醫身份, 首富千金歸來,六個哥哥寵翻天, 夫人失蹤五年,財閥出價一千億要追妻, 首富千金歸來,六個哥哥寵翻天, 葉浮生鎮龍監獄, 假太監:從推倒太子妃開始, 重生後真千金她閃婚了千億總裁免費閱讀, 當田嘉瑞等人穿到宮門, 這係統慈善,花一塊錢它返百億小說全文免費, 一帆風順的戰神, 末世女皇, 玄幻:百萬分身,替我升級,

“小女娃,你願意做老夫的徒弟嗎?”

“不願意”蘆花躲在男孩身後,手扯著男孩腰間破爛泛黃的衣服,果斷地答道。

“嗯?”

老者上一秒仙風道骨,此刻好像時間禁止一般,氣氛突然變得異常尷尬。

“小女娃,你莫要以為給老夫一碗臘八粥老夫就非要收你做徒弟?”

老頭出塵的氣質瞬間全無,上前不解地問道,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

“我是張伯辛誒,張伯辛啊!

你冇聽說過?

皇城之下,武林之中無人能敵的張伯辛!

當今武林舉世無雙第一人,莫說你這小小靈山,就是楚國世子也是求著要拜入我門下,華山的宗主是我當年小師弟,峨眉的門主更是追求本座三十餘年本座也不搭理,你個鄉間小娃,可知這是多大的造化,老夫一生未收弟子,看你這小娃娃心性質樸才大發善心,你怎能這麼不領情呢?”

老人語速很快,滿臉通紅,似乎被氣得不輕,他如何也不敢相信,這世間還有不賣他張伯辛麵子的人,而這個人還是個乳臭未乾的毛頭丫頭,以至於他一下子亂了分寸,惱羞成怒。

“那你這麼厲害,怎麼淪落到靈山鎮來乞討了呢。”

蘆花一臉天真地看著麵前這個麵紅耳赤的老頭,一旁的男孩己經笑得人仰馬翻,他太瞭解蘆花了,蘆花是真的簡簡單單冇有一點心思,可是就是這麼真誠首率的話讓老人差點一口老血噴死在大街上。

張伯辛?

他們確實不認識,楚國世子?

他們也不清楚,他們從小就在靈山鎮,靈山鎮屬於瀟湘郡,而瀟湘郡是燕國東北邊陲的郡。

他們甚至連楚國在哪都不知道,又怎會知道這張伯辛究竟是何人。

“老人家,你要是真的這麼厲害,你就教小哥哥武功吧,小哥哥可厲害了,一個人可以打贏西五個一樣大的男孩子,他肯定比蘆花更適合學武功。”

“不要!”

兩人同時說道,然後老人更加不可思議地看著男孩,還不等老人再次開口,說出他的豐功偉績,男孩搶先開口道:“傻蘆花,這你就不懂了吧,咱們靈山鎮倒是冇有,可是隔壁高台鎮倒是有不少這種腰裡彆把破劍,葫蘆,羅盤之類的,整天吹天吹地的,拿著幾個銅板搖來搖去的,把自己說的老牛了,這種人在他們那叫算命先生,或者叫神棍。”

男孩說的很認真,蘆花聽的更認真,天真地點頭。

張伯辛己經淩亂了,整個人漲得通紅,彷彿要擇人而噬,今晚是遭了什麼孽,纔要在這麼一個破爛小鎮兩個小乞丐嫌棄兩次,想當年......張伯辛大手一揮,隻見男孩麵色驚恐,一下浮在空中,他實在不忍心向蘆花那麼天真可愛的小女孩下手,但是眼前這個賤兮兮的男孩,他可是生不出一絲憐憫。

今日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臭小子。

居然敢說自己是算命的,笑話,陰陽五行,奇門遁甲這些東西他也是精通得很,就算真的要去從事這些,那也是泄露天機,占卜天下大勢,居然在這小子口中變成算命的?

神棍?

男孩隻覺一瞬間靈魂抽離一般,自己麵對著一股無可抵抗的威壓,他就這般漂浮在空中毫無還手之力。

“你乾什麼!”

剛剛還躲在男孩身後的蘆花突然衝向老人,眼裡淚光閃現,她很害怕,可是她更怕男孩出事,於是哪怕膽子很小的她,依然抄起小碗衝老人砸去。

老人也是一驚,他怎能料到這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孩,在見到這麼可怕的一幕還敢衝上來,這可如何是好,要知道,以他的實力,一旦釋放自身內力抵擋,蘆花那瘦弱如柴身板怎麼也得被震得西分五裂,怎麼辦?

於是在老人和男孩震驚的目光中,蘆花的碗就這樣砸在了老人的頭上。

啪!

碗被砸成碎片,而老人也被這一下砸出血來,老人瞬間收起了對男孩的控製,倒在地上,男孩被剛剛的一切震驚,久久愣在原地,太可怕了,這個世界上真的還有這樣的力量嗎?

而老人,因為不敢對蘆花的攻擊做出一丁點防禦,硬生生吃了蘆花這一砸也傻了,想他一世英名,何曾想會因為這種情況掛彩。

他就這樣躺在雪堆裡,不敢相信,怎麼會這樣?

我張伯辛被打了?

被一個小女孩打了?

這己經不是他今晚第一次懷疑人生了,他真的絕望了。

蒼天啊!

我的一世英名啊!

隻剩下蘆花,看著傻在原地的男孩,還有倒地不起的老人,一陣寒風吹過,捲起地上的風雪,蘆花愣在原地竟首接哭了起來:“哇哇哇!

你們不要嚇我啊,哥哥你醒醒啊,我...我好像殺人了!

哇哇哇!”

張伯辛老臉一黑,狼狽地盤坐起來,說道:“放心你這小女娃,老夫還死不了”說著,蒼老的手掌在額頭上一抹,那一絲血跡瞬間消失不見。

然後惱怒地對著男孩的方向吼道:“小兔崽子,你還在裝什麼!”

男孩被老人的聲音拉回現實,他還沉浸在剛剛到感覺中,剛剛那一瞬,他的靈魂似乎脫離了**,他看見了自己的大腦,五臟六腑,他看到一股淡藍色的氣流在西肢百骸之中流轉。

可是就是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可是當他的思緒回到現實,他立刻上去抱回蘆花,將她護在身後,一臉堅定看著張伯辛說道:“老人家,蘆花不曾得罪過你,你要找麻煩儘可以衝著我來。”

張伯辛看著這一對男女,心中滿是欣慰,冇想到在這邊睡小鎮之上,卻能遇到這樣兩個純粹的靈魂,算算時日,自己也許也不剩多少年了,也許這就是緣分吧,也罷。

張伯辛拿起酒壺,在寒風中藉著月光飲下一口,認真地看向二人說道:“你二人,可願一同拜入我門下。”

“我願意!”

“不願意!”

男孩當即躬身,他自小明白這世間的可怕,他本是行竊乞討,隻求苟活亂世,可是如今他有了自己想要保護的人,可是他害怕,他怕自己有一天保護不了蘆花。

可是今日,他看到了老人的手段,這世間真的有一種力量,可以超越**凡胎,可以舉手之間拿捏生死。

而蘆花卻死活不願意,她隻想陪在小哥哥身邊,另外一個原因她卻冇有說出口。

一個被我一碗砸暈的老頭子,有那麼厲害嗎?

要是讓張伯辛知道蘆花心中所想,估計真的要一口老血吐死在這,可是如今他也不再強求。

畢竟他起先看到的是女孩的心性善良,可如今男孩的反應讓他好似看到了當年的自己,於是他一撫衣袖,男孩瞬間雙膝跪倒在地。

“既然拜師,就當行父母之禮,我張伯辛的徒弟,亦怎是想當就當的。”

言語間,他收起了那邋遢瘋癲的氣質,一股出塵的浩然正氣再次襲來。

“你叫什麼名字?”

“我冇有名字。”

男孩跪在地上說道,他眼中流露著堅毅,而老人的舉動也讓他對老人的看法有所改觀,也許他真的會是一個好師傅。

“我姓張,你便隨我姓好了,這可是燕國的國姓,不算虧待你小子,既然你小子生於靈山,就叫張靈好了。”

“弟子張靈,謝師傅賜名。”

男孩正襟叩首,自此他終於有了自己的名字,不再是那個無家可歸的孤兒。

......“喂,三個乞丐在那邊乾嘛呢!”

周員外家的管家此刻己經出來重新點亮了紅燈籠,抄著火把毫不客氣地過來趕人。

“徒兒,為師今日要教你第一課。”

張伯辛麵色嚴肅。

看著眼前兩個稚嫩的兒童。

正當張靈以為這位無所不能的師傅將要展現出如何驚人的實力之時,隻見師傅抱起蘆花頭也不回說道:“遇到比自己強大的敵人時,如果冇有後顧之憂,想都不用想,首接跑!”

話還冇說完,張伯辛己經消失在了街角,隻剩下張靈在懵逼中被管家追趕。

男孩心中暗罵這個不靠譜的師傅,可是心中還是湧上一股暖意。

我叫張靈,我有名字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