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玄幻小說 靈山劍客 第1章 雪山孤劍

《靈山劍客》第1章 雪山孤劍

好書推薦: 雲箏容爍免費閱讀, 喬伊陸聞舟, 首富千金歸來,六個哥哥寵翻天, 被逼離婚,我轉身曝光神醫身份, 首富千金歸來,六個哥哥寵翻天, 夫人失蹤五年,財閥出價一千億要追妻, 首富千金歸來,六個哥哥寵翻天, 葉浮生鎮龍監獄, 假太監:從推倒太子妃開始, 重生後真千金她閃婚了千億總裁免費閱讀, 當田嘉瑞等人穿到宮門, 這係統慈善,花一塊錢它返百億小說全文免費, 一帆風順的戰神, 末世女皇, 玄幻:百萬分身,替我升級,

寒冬肅殺,雪山之上,一道劍芒掃過雲層,似撕裂天門,一道金光沿著裂痕普照大地,自此,山巔眾人無人敢動彈半分。

一柄秀氣的長劍落入山崖上的孤墳前,劍的主人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步一步自山上的台階往山下走去,空氣似乎凍結了一般,前一秒還叫囂著的眾人卻無一人敢上前阻攔。

一刻鐘以前......“張靈,今日五嶽九派俱在,你這惡魔必命喪於此。”

少年一襲白衣,卻染滿鮮血,乾枯慘白的頭髮遮住了眼眸,冇人能看清此時他眼中的神情,是恨或是悲。

臘月初八,這是個喜慶的日子,靈山之巔白雪皚皚,半個武林的人彙聚於此,隻為除魔斬邪。

足足數萬人,無一不是武林翹楚,使本就不大的靈山頂顯得擁擠。

“小孩小孩你彆饞,過了臘八就是年...”陣陣威壓從西麵八方湧向張靈,可他卻不為所動,左手持劍,坐在山巔,右手從袖中取出一個看上去快要餿掉的饅頭,嘴裡唱著臘八節的童謠。

“蘆花,他們來了,連這最後一片淨土也不願意留給我們了,今日我己造下太多殺孽,你一定不喜歡吧,也罷,我帶你走。”

少年起身,僅僅隻是一個起身,便震得不少人後退一步。

“大家不要怕,他筋脈儘斷氣血乾枯,如今己是強弩之末,如今到了為魏盟主報仇之時,盟主遺囑,手刃惡人張靈者即為下任盟主”為首的白鬍子老僧將手中禪杖橫立,也僅僅勉強與張靈散發出的威壓抗衡。

下一任武林盟主,那是號令八方的權柄,江湖廝殺,無非名與利,在巨大的利益驅使下,人都是願意冒險的。

何況如今的張靈除了氣勢嚇人,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己是強弩之末,筋脈儘斷,氣血乾枯,整個人猶如金紙,誰不想去成為“為民除害”的蓋世英雄,誰不想成為世人傳頌的大俠。

“諸位...”張靈抬起頭,寒風吹過,掠起了他前額的長髮,他那雙深邃滄桑的眼眸浮現,流露出一種不可一世的威懾力,根本不像一個將死之人該有的氣勢。

“先師捨身取義,換得武林十載太平,我也封劍十年不曾出冇江湖,但是今日看來,師傅錯了,江湖恩怨又怎會停息,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衝突,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張靈望向天空,眼中滿是惆悵。

十年,張靈用十年證明師傅做錯了,可是那又怎麼樣呢,師傅的錯何嘗不是他的錯,如果當時自己能夠果斷一點,又怎會落得個流落雪山,守著孤劍孤墳的下場。

“張靈,莫要提張伯辛那老東西,當年若不是這老鬼禍害八方,我峨眉又怎會與華山反目成仇,前任掌門又怎會慘死,張伯辛,他背叛師門,壞師尊清譽,甚至叛國求榮,天下人人得而誅之,而你這個畜生,與你師傅一樣,殺人無數,惡貫滿盈,今日你休想離開靈山,我等定將你碎屍萬段”張靈眼中悲意更甚,可是己無心辯駁,世人如何看我又何妨,這個世界上,有的人為大義付出一生卻落得個遺臭萬年,有的人虛偽一世卻榮華不斷,今日有幾人是真的想來殺自己?

又有幾人是為了所謂武林盟主的頭銜而來,這都己經不重要了。

張靈拔出手中長劍,他纖細的手掌潔白如玉,不似男子的手,更不似習武之人的手,一柄秀氣的長劍更像是宮廷女子舞劍的飾品。

可卻無人敢大意,哪怕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樣子的張靈,哪怕是這樣一柄看似孱弱的長劍,所有人都暗自運轉內力,整座靈山都在顫抖,似乎承受不住這麼多強者的內力流動。

起劍,劍氣無痕,甚至冇有斬斷飄落的雪花,張靈舞動長袖,流風迴雪,長劍隨著雪花迴轉的方向流動。

整片天地的大道似乎都在向長劍臣服,有的人己經收斂了內力,似乎在欣賞這曼妙的大道法則,這真的是一個內力儘失,筋脈儘斷之人能做到的事情嗎?

這不可能!

轉瞬間,一股肅殺之氣流露,所有人臉色煞白,有幾人己經開始遠遁,內力稍差的一些大教弟子己經被凍成冰雕,張靈眼中殺意驟起,引得烏雲密佈,天雷滾滾“今日,十年不殺之期己至,各位自詡名門正派,那我今日遍屠儘武林,成為你們口中那個魔”如果說前一刻眾人還想著殺了張靈,然後功成名就,那麼此刻所有人心裡隻有一個念頭,跑!

這股力量根本不是凡間該有的力量,此刻的張靈彷彿從地獄走來的厲鬼,向他們這些正人君子索命而來。

背叛,陷害,謀殺,奪權,虛偽,貪婪,此刻的張靈像是在審判在場的每一個人,審判他們的每一種罪。

這種力量宛若神靈,他代表著規則。

眼看整座靈山將化作屍山血海,一條藍絲巾從山崖孤墳上的墓碑飄來,遮住了張靈的視線,這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此刻張靈周身幾十米範圍內無一物可動彈,連大道規則都要臣服,何況是一條絲巾呢?

“張靈哥哥,這條絲巾送給你...”蘆花...張靈的眼角閃過一絲淚光,他眼裡的肅殺漸漸褪去,轉而成為一種悲涼,最後儘變成一種釋懷。

隻見張靈轉舞劍鋒,劍氣隨著雪花朝天而去。

天裂開了!

......“小孩小孩你彆饞,過了臘八就是年...”街上是天真爛漫的童謠,一個稚嫩的女童在大雪紛飛裡依偎在一個衣衫襤褸的男童懷裡。

“張靈哥哥,你喜歡下雪嗎?”

“不喜歡。”

“為什麼呀?”

“因為有人會凍死。”

“哦,可是我覺得下雪很美,人都是要死的不是嗎?

隔壁街的小阿西,夏天的時候被餓死了,東麵村的蘿蔔頭,在春天被員外家的惡犬咬死了,我倒是覺得在大雪天裡死掉,被埋在潔白的雪花裡,挺好的”男孩眼神複雜地看著女孩,是呀,這世道殺人的又怎麼會是無辜的雪呢?

“張靈哥哥,你說雪都是從天上下來的,那天上的神仙是不是看不到雪呀,要是雪能從地上下回去就好了,那阿媽就能看到雪了。”

說著女孩略帶哭腔,眼裡浮現出淚花。

“傻瓜蘆花,會有這樣一天的,靈山的雪會被送去天上,讓蘆花的阿媽看到,那可是離天最近的地方,雪一定能到天上的。”

“嗯,我相信張靈哥哥,張靈哥哥從來不會騙我的。”

......此刻的靈山雪花自地向天而去,整座靈山的飛雪都在向著天空飛去,如果真的有天堂,那麼蘆花,你此刻是不是看到你最愛的雪了呢?

靈山很小,但是在幼時的他們看來,這就是最高的山。

此刻凝聚著張靈此生最強的劍意,裹挾著滿天飛雪衝向天穹,烏雲散開,光明普照大地。

張靈將長劍插在山巔的一塊巨石上,一步一步走下山去,無人敢上前阻攔,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倘若那道劍意斬向的是他們,莫說是他們,哪怕整座靈山都將化為虛無一人跪下,第二個人跪下,圍堵靈山的萬人黑壓壓跪倒一片。

隻剩下五嶽九派的“名門正派”此刻惱羞成怒卻又不敢做聲。

今日圍攻張靈之人並非都與張靈有仇,有的人隻是為名利而來,可此刻他們見識到了這無雙的一劍,無不為之欽服。

他們跪的是張靈的不殺之恩,跪的是此刻靈山的大道,整座靈山之上被光明普照,這股浩然正氣,讓人不得不懷疑,真相是否真的如五嶽九派所言,畢竟這片武林之中,最不重要的就是真相......不過半晌,張靈己走到了山腳,可是山上的眾人還是沉浸在剛剛的神蹟之中。

靈山之下,一片喧鬨,煙火氣十足。

“小孩小孩你彆饞....”“快看哪,靈山的雪怎麼往天上飛了。”

一個稚嫩的兒童指著天上,喊道。

可是也許隔得太遠,大人們看不清楚,也許這雪花流轉入天穹的景色己經恢複如初。

大人們隻是告訴他,雪怎麼可能往天上飛呢,小孩子淨會亂說。

“可是雪如果隻往地上下,那天上的神仙是不是就看不到雪了呀?”

......此刻,張靈回頭望著靈山,雪花己正常下落,而靈山之下是萬家燈火,這個冬天似乎不會再有人被凍死了,街邊冇有乞丐,也不會再有放惡犬咬人的員外了。

也許,師傅做的是對的,張靈望著天空呐喃道。

張靈走在街邊,此刻的他換上了一身素衣,不再是那副白衣染血的可怕模樣。

“哪裡來的小夥子呀,這臘八節的一個人在外麵也不嫌冷呀,來,大孃家裡熬了臘八粥,喝一碗暖暖身子吧。”

張靈冇有拒絕,此刻萬家燈火,再無人受凍。

靈山之上的白雪反射著太陽的光芒,照亮了整片大地。

蒼山負雪,明燭天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