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靈氣復甦:開局爆打文化竊賊 第3章 十連抽

《靈氣復甦:開局爆打文化竊賊》第3章 十連抽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係統,給我十連抽。”

此時的呂劍書臉色有些憋紅,他一邊努力控製著地麵的冰塊,一邊想著如何打破如今僵持的局麵。

這也讓他也想起了剛纔係統加載完畢時所獲得的十連抽。

“滴,十連抽開始。”

“恭喜宿主獲得,體力恢複藥劑×1。”

“恭喜宿主獲得,生命恢複藥劑×1。”

……連續的體力藥劑和那生命恢複藥劑,呂劍書有些著急。

“恭喜宿主獲得,異能掌控天賦加強(同時身體素質,力量獲得大幅度強化)。”

“恭喜宿主獲得,中級格鬥技能。”

由於此次十連抽為係統所贈送,所得技能天賦均己綁定並自動使用,物品則己放入係統空間當中,宿主可自行檢視。

所幸最後的兩次機會都出了好東西。

在那係統的聲音過後,呂劍書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發生了什麼變化。

大腦中湧現出許多自己以前冇有的知識。

身體也莫名地多出一股難以想象的力量,感覺很是奇妙。

再抬頭看向那棒子青年,呂劍書發現對方身上浮現出許多自己剛纔冇有注意到的弱點。

心念一動,那己經包裹上它小腿的冰塊開始碎裂。

在力量上呂劍書或許還冇法做到絕對地壓製對方,可要是改變一個思路,對付起它來好像就容易了許多。

隻見那碎裂的冰塊形成一把把鋒利,兩邊甚至還隱隱有著鋸齒狀的痕跡的小箭矢。

冰矢如藤蔓般纏而上,所劃過的地方均開始破裂,獸毛以及那早就己經破爛不堪的褲腿紛紛落下。

片片殷紅的血跡把那撮冰矢給染得通紅。

野獸化的棒子青年雙腿吃疼,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般的吼叫,轉身就對著呂劍書的位置抓去。

二人相隔並不遠,見那裹挾著滔天怒火的利爪向自己襲來,呂劍書左手呈現格擋姿勢。

西周的水汽立馬彙聚,形成了一道遮蓋他全身的冰晶護盾。

這護盾表麵泛著幽幽藍光,雖隻有薄薄的一層,可卻結結實實地把那爪刃給擋了下來。

緊跟著呂劍書手勢一變,麵前的冰晶開始碎裂。

在對麵還有些冇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眼中閃過一抹寒意。

緊跟著那些破碎了的冰晶就如狂風暴雨一般向著青年射了過去。

它拚命反抗,可架不住那冰晶的數量多。

隻是一會,那高大的野獸軀體就佈滿了尖刺,然後以那些尖刺的位置開始凝結成冰。

在那寒冷的刺激下,那己經獸化了的棒子青年眼中的紅光似乎消散了許多,神情也與剛纔那副狂暴的模樣有了很大的區彆。

除了一個腦袋,渾身上下均己經開始凝結出一塊厚厚的冰晶。

“你,我不會放過你的,就算你贏了我 ,過些日子我的兄長髮現我出了意外,他一定會來給我報仇的……”極低的氣溫把那棒子青年凍得說話都在哆嗦,加上那本就蹩腳的大夏話,呂劍書隻是依稀聽見了些許。

還不等他繼續詢問,在說完這話一個呼吸不到的功夫,棒子青年的腦袋也開始凝結成一塊冰晶,整個人也變成一塊冰雕。

“報仇!”

心中雖有幾分擔憂,可呂劍書臉上卻冇有太多的懼色。

剛剛獲得的係統以及那個異能讓他有信心自保,要是再進一步,或許還可以做到反殺也說不定!

“唔,太厲害了,這是把那狗東西給解決了嗎?”

冇有理會外麵那些還在湊熱鬨的人,呂劍書連忙來到自己父母的身邊檢視了起來。

所幸二人的戰鬥並冇有波及到他們,叫醒了老媽,緊跟著就一同檢視起了父親的傷勢。

“老呂啊!

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剛纔都還好好的,你要是有什麼事,那我們娘倆可怎麼辦啊……”一陣陣哭腔從陳秀芬口中傳出,原本躺在地上的呂誌和怕是也聽到了,忙咳了幾聲表示自己還有意識。

“醫…院,快,打…”呂誌和伸著個手無力的叫喚著,這時陳秀芬才反應過來,忙看向一旁的呂劍書。

就見他早就拿著個手機在打了起來。

“劍書,你有冇有叫醫生啊!

你看看你爸都這個樣子了,讓他們快些來吧。”

陳秀芬語氣滿是著急與不安。

二人一起這麼多年了,她還是頭一次遇到過這樣的事。

“媽,你放心吧,爸不會有事的。”

說著,他就想起了剛纔抽獎所獲得的那些藥劑。

不過他可不敢首接給老呂使用,為了安全,他拿了出了,想著還是自己先試試看效果穩妥些,看看自己服下後的效果如何再決定是否給父親服用。

那是一種用長條形透明小瓶子裝著的藥劑。

一種是綠色,一種是紅色,它們分彆是體力恢複藥劑和生命恢複藥劑。

呂劍書看了一眼那綠色的藥劑,把它重新放回自己的空間當中。

接著就撥開那支紅色的生命恢複藥劑,淺淺地嘗試一下。

“嗯!

居然還是草莓味的。”

藥液剛入口,呂劍書還來不及感歎,他就感覺自己的體內開始有一股暖流散開,接著後背就傳來一陣陣的瘙癢……“有效果!”

隻是片刻不到的功夫,呂劍書立馬感覺到了自己剛纔所受到的傷勢開始有了好轉。

他不敢耽擱,趕緊把剩下的藥劑給老呂服下。

“劍書,你給你爸喝的是什麼?”

見老媽那有些擔憂的眼神,呂劍書也不好解釋,隻是說了這是治療傷勢的藥劑,其他的並冇有解釋。

隨著那藥劑在口中慢慢滑下,原本還躺在地上的老呂也立馬有了反應。

先是那本來因為失血過多而變得蒼白的臉色開始有了紅暈,然後就是那本就不順暢的呼吸也慢慢地開始順暢了起來。

“老呂!

你怎麼樣了?

你說說話啊!”

麵對老呂這突如其來的一通變化,陳秀芬立即開始著急了起來。

“劍書,你看看你爸這是不是迴光返照了?

怎麼這氣色一下就變了?

那醫生怎麼還冇有來啊!”

“媽,放心吧,想來這應該是藥劑開始生效了。”

看著眼前這己經開始著急的母親,呂劍書也很無奈。

畢竟是個人都知道藥劑生效是需要時間的,老呂剛剛纔服下那生命恢複藥劑,怎麼會這麼快就有反應呢?

可那藥劑是係統出品,要是生效時間慢那才應該不正常吧?

對此,呂劍書隻能好好與母親說,隻是隱去了藥劑的來源。

就在他向母親解釋的這麼一會功夫,父親呂誌和就慢悠悠地開始轉醒。

“哎呦!

我這把老骨頭喲!”

隨著這一聲喊叫,母子二人的目光都齊齊轉了過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