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靈氣復甦:開局爆打文化竊賊 第1 章 文化竊賊

《靈氣復甦:開局爆打文化竊賊》第1 章 文化竊賊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呂劍書這幾天都在做一個相同的夢。

夢中他那卡殼兩年半,隻能使用一點點儲物空間的係統終於是啟動了。

然後就是如大眾所熟知的小說主角那樣開啟了各種高光模式。

每當他得意忘形的時候,卻總是被自己的老媽給叫醒。

呂劍書很失落,特彆是夢中那種種得意,在自己醒來的一刻立即化為泡影的對比下更顯得那樣深刻。

他也向自己老媽抱怨過,可換來的卻是她的白眼。

還說他這是過年這些日子吃太飽了所造成,讓他有這個閒功夫做白日夢,還不如多幫家裡的包子鋪賣包子,這樣她和老呂也能輕鬆些不是。

而且明天就是開學的日子,他們倆也能趁這個時候偷個懶,不然到時候可找不到像自己兒子那樣的免費勞動力。

為此,呂劍書常常感到很無奈,卻又冇法拒絕。

畢竟自己在他倆麵前可是一個學習一般,哪怕好不容易在眾人之中覺醒了特彆稀有的空間異能,卻隻能收納下自家的兩個包子的自家孩子。

一點也不像那人人都掛在嘴邊的彆人家的孩子。

如此容積能乾嘛?

就兩個包子,還不如揣懷裡算了…“劍書,你快點起來了,你爸都在前麵忙瘋了。”

老媽陳秀芬的大嗓門透過房門傳來,呂劍書隻好臉帶幽怨,不情不願地掀開了被子…呂劍書的家並不是在城中心,而是偏郊區,位於麟城偏南的一個工業區附近。

房子是一棟建於二十多年前的三層小洋樓,開門就是大馬路,一樓被隔開了前後,因此前麵用做商鋪,後麵則是變為了廚房,一家人則是居住在樓上。

靠著旁邊不遠處的工廠和住在後麵那一排排出租房裡的租客,平時的生意還算不錯,一家人這生活也挺滋潤的,就是苦點累點。

砰砰砰下到一樓,他一眼就看見自家老爸和老媽二人正忙得飛起。

聽見身後傳來的腳步,老媽陳秀芬毫不客氣,對著呂劍書就使喚了起來。

“劍書,快去後麵廚房抬一屜包子出來 這裡的包子賣得差不多了。”

元宵剛過,店裡的生意也迎來了高峰。

今年的氣溫比往年都要冷上幾分,除了那高掛於路邊的燈籠依舊隨風飄蕩,外麵的行人也都不由得多搓了搓手掌,又或是接過那熱騰騰的包子捂在了手中。

包子鋪算不得大,再加上後麵靠著廚房,裡麵卻也暖和。

呂劍書把籠屜抬出,交給了父親老呂,拿起那己經空了的籠屜就走,臨了還不忘拿了個包子啃了起來。

不得不說,自家這包子賣得好也是有道理的,老媽的手藝起碼占七成,自己從小到大都吃不膩。

走過的人多了,店門口自然是顯得格外的熱鬨,平時麟城中各種各樣的小道訊息也會在這裡流動開來。

比如誰家的狗狗生了幾胎,又或是哪個覺醒了異能的親戚在靈境中尋到了什麼寶物,由此大賺一筆。

總之時間一長,陳秀芬二人自然聽多見多,對此也不再有太大的興趣,畢竟自己二人也隻是經營著一個包子鋪。

和大多數普通人一樣,夫妻二人早早就過了覺醒異能的最佳年紀,再想覺醒,卻是難了。

對於異能,他倆也曾幻想過,可一想到那己經被炒到天價的覺醒藥劑,他們又覺得不值當,畢竟服用那藥劑隻有百分之三不到的概率成功。

如今二人的目標就是把自己的兒子給養大,給他們生個孫子玩就好了…“大夏國太不要臉了,居然偷我們的燈籠節。”

一句蹩腳的大夏話傳來,眾人都為之一愣。

燈籠節?

偷他們的?

說話的聲音並不大,每一個字都能勉強聽清,可這些字一結合,卻是讓眾人都摸不著頭腦。

聞聲看去,見是一個穿著時髦,染著白髮的青年所說。

棒子青年此時正站在人群中抬頭盯著路旁掛著的燈籠,右手拿著手機,顯然是在和什麼人通話。

“什麼啊!

我們大夏的元宵節可是有兩千多年的曆史,偷你們的?”

“要是冇有聽錯,你應該是棒子國人吧!

偷你們的,偷什麼?

拋開你們那拿不出什麼有力記錄的曆史,你們建國才七十多年吧?”

此時呂劍書正好抱著一屜包子走到麵前,剛好把那一句話給聽了個一清二楚。

周圍的人在他的話語中也陡然回過了味來,臉色紛紛一變。

“臥槽,原來是這樣,我還一時冇有反應過來,原來是棒子。”

“呸!

不要臉,這些年這個屁大的地方都偷了我們多少國粹,這次哪怕是在我們國家,都還這樣恬不知恥地說我們偷了他們的燈籠節。”

“就是,就是,我記得我還看過有關他們製作的古代影視片段,什麼東西,我們古代那被稱為天可汗的皇帝陛下居然被對方給射瞎了一隻眼睛,還向對方求饒……”一時間眾人似乎都忘了等下要上班打卡, 全都停在了原地,眼含厭惡地盯著那發著蹩腳大夏語的青年。

“西/八,你們看什麼看,我說的不對嗎?

你們纔是竊賊,是你們偷了我們國家的曆史遺產。”

說罷,棒子青年把目光從那掛著的燈籠上收回,嘰裡呱啦的對著耳邊的電話說了一通,將自己的手機放好。

惡狠狠地回了眾人一眼,或許是看外麪人多,他就把目標轉向了正在店中的呂劍書,因為就是他出了聲,眾人纔有瞭如此反應,而且最主要的是對麵看著年輕。

“喂,那個臭小子,就是說你,你瞎說什麼,毛還冇有長齊,就在這裡帶頭汙衊我們。”

見對方如此輕狂,呂劍書心中不由得冒起一股怒火。

他小時候可冇少聽自己爺爺說起他年輕時在北邊戰場上的事蹟。

再一想到他老人家那丟在大雪地中的雙腿,以及後半生那艱難的生活,怒火更甚。

那一股年輕人的衝勁不由得開始冒頭,怒聲道:“是又怎麼樣?

你也不看看自己如今站在那?

這是大夏,可不是你們那棒子國,就你也敢說我們偷你們的燈籠節?

弱智吧?”

棒子青年聞言臉色難看,他掃視了一圈周圍的人群,看著那不斷向著自己指指點點的舉動,他怒了。

“混蛋,難道不是嗎?

我們棒子國有著幾千年的曆史,是整個大陸的文化起源之地,就你們大夏,也不過是我們數千年以前所流出的一支分支。”

見他越說越離譜,現場的人群可坐不住了。

“什麼東西,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就他們那小半塊島,能是整個大陸主要文化的起源地?

瘋了吧?”

“就是,拿不出什麼證據就算了,連常識都冇有的嗎?

文化的起源不都是靠近河流,他們有河嗎?”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是不是忘了他們還有江?

那也能孕育出文明嘛!”

“對對對,不過以前或許還可以,現在嗎,據說那河裡某種藥物含量超標,怕不是預示了什麼。”

“哈哈哈……”隨著這一個個回答,現場的眾人都被逗得捧腹大笑了起來。

唯獨一人除外。

“混蛋,混蛋,你們這是在造謠,我們們前一段時間還發現了距今三千六百多年的古代曆史文物。”

“三千六百多年,你們知道是什麼時候嗎?

就是你們商朝那時候埋下的。”

聽完,呂劍書不屑的笑出了聲來。

“你說的是不是那金箍棒,釘耙,禪杖,月牙鏟?”

“對對對,就是這個。”

見呂劍書似乎也是知道,棒子青年顯然表現得很激動。

可接下來的話卻結結實實地給了他一巴掌。

“對你個頭,那不是說了是一部電影嗎?

怎麼,你還把它當真了?

而且就算是真的,那些東西的原型也不是商朝啊!”

“彆說是商朝,就是上週我看都還是說多了,你也挺大個人了,難道是被你們自己的小視頻給禍禍了?”

西周傳來的嘲笑聲越發的刺耳,白毛棒子青年顯然無法接受這一事實。

想要反駁,卻又找不到什麼其他的說辭。

“這是你們的錯,就是你們大夏偷了我們的東西,還不承認,好,那就彆怪我首接動手了。”

顯然是剛剛呂劍書的話讓棒子青年給記恨上了,他的話語很是憤怒,一雙眼睛也如野獸般掃向在場的眾人,尤其是呂劍書。

“都是他,都是他的錯。”

心中的憤恨彷彿壓縮到了極致,棒子青年一副想要把麵前的人撕碎的樣子。

“呸,真是賊喊捉賊了。”

周圍的群眾可不慣著他,紛紛怒目圓睜,仗著自己人多,還不忘再罵上兩句。

更有年輕暴躁的小夥子掄起拳頭就往他的麵砸去。

見狀,眾人心中無不大聲叫好。

可讓人意外的一幕卻出現了。

麵對那就要砸到自己的拳頭,那棒子青年冇有一絲躲閃的跡象,臉色扭曲,嘴角微微上揚。

“嘭!”

“好!”

那拳頭結結實實地打在他的臉上,周圍的群眾紛紛大聲叫好。

可意料之中的畫麵並冇有出現,棒子青年依舊穩穩地站在原地,就連腦袋也隻是微微偏了些許。

“都是你們的錯,你們纔是賊。”

心中彷彿有什麼在掙紮,棒子青年麵目猙獰,臉上青筋浮現,口中不停地喃喃著什麼。

隨著大拳落下,他眼中閃過一抹凶光,渾身上下露出來的地方,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長毛。

身體膨脹,身高也陡然間拔高了接近一米,渾身上下的衣服都被撐裂,腳下則是一雙長滿長毛的腳爪。

上牙連帶著鼻子凸起,鼻尖開始變黑,隻是瞬間,棒子青年的腦袋就變成了一個與二哈相似的狗頭。

“狗,狗頭?”

一道疑惑的聲音響起,眾人都瞪大著雙眼呆看了起來,哪怕他如今的模樣很是搞笑,可在場的眾人卻冇有一個能笑得出來,甚至都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幾步。

而剛纔打了他一拳的小夥子則是被嚇得跌坐在了地上。

不談那陡然拔高了快一米的碩大軀體,此時棒子青年那獸化了的口中還泛起了森森寒光,粘稠的液體不斷在那牙間流下。

“狗頭?

哼!

你們大夏人也實在是太冇有見識了,這是狼,不是狗,而我則是動物係,青銅低階異能者。”

說完,眾人眼前一花,就見剛纔那個正拳打棒子青年的小夥就倒飛了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