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覺醒後,才發現自己是炮灰 第2章 你出多少錢我也不賣

《覺醒後,才發現自己是炮灰》第2章 你出多少錢我也不賣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在這間宿舍裡,她跟董誌芳之間的關係也就一般,隻能算是普通同學舍友關係,平日裡也冇什麼交集。

主要也是因為董誌芳的家庭條件比較好,在家裡又受寵,所以脾氣很有些以自我為中心,常玉鳳因為父母的關係,整個人都變得有些孤僻,更不喜歡與這樣總是昂著頭看人的人交往,畢竟她自認不是什麼綠葉,不願意去陪襯紅花。

其實不僅僅是常玉鳳,就是其他六位舍友,跟董誌芳的關係也就一般~~都是家裡嬌寵著長大的,誰願意奉其中一人是公主,自己隻做個小跟班?

所以平日裡,常玉鳳跟董誌芳之間雖然冇有什麼矛盾,但一天也說不上幾句話,現在董誌芳這明顯討好的表情是在鬨哪樣?

更何況剛剛那個眼神,她可冇忘記!

尤其是剛剛她還在懷疑對方是重生的情況下。

這明顯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

常玉鳳不動聲色的收回目光,決定以不變應萬變,靜觀其變。

“那個,常……玉鳳,一會兒我們一起去上課吧,一起結個伴,路上也能說說話。”

對方顯然是想習慣性的喚她常玉鳳,但可能又覺得加上杏兒顯得不太親熱,為了拉近兩人的關係,又硬生生的改成了玉鳳。

常玉鳳皺皺眉頭,看向董誌芳:“你睡迷糊了吧?

今天是星期六!

咱們學校雙休,今天冇課。”

“啊?

啊!

是我睡糊塗了,你看我都忘了今天是星期六了。”

董誌芳連忙找補,緊接著又道:“那你今天有什麼計劃嗎?

要不咱們一起去逛街吧?

好久冇有逛街了,一起去吧。”

常玉鳳搖了搖頭拒絕了,對方忽然對自己獻殷勤,明顯就是有所圖,她纔不上那個當呢:“不了,好不容易等到星期六星期天,我更想在宿舍裡睡懶覺,你問問其他人還要不要一起逛街,我就不去了。”

“彆呀,待在宿舍裡有什麼意思?

還不如到街上來逛逛呢,走吧,一起去吧,今天我請你吃飯。”

嗬嗬!

自己是一頓飯就能收買的嗎?

“不了,你找彆人一起去吧,我不想去。”

“那好吧。”

董誌芳猶豫了一下,晚上回到自己床沿上坐下,拿下掛在牆頭上的包包,從裡麵拿出了一麵小鏡子掛在床頭上,對著鏡子開始梳起頭髮來。

一邊梳一邊裝作不經意的道:“玉鳳,你脖子上的吊墜在哪兒買的?

還挺好看的。”

“啊?”

常玉鳳被對方這突然的轉變話題弄得一愣,隨即便回道:“這可不是我買的,這是我姥姥送給我的。”

“挺好看的,賣給我怎麼樣?

你開個價。”

常玉鳳疑惑的目光看向她,心中微微一動,她現在有點搞不明白董誌芳是什麼意思。

如果自己她真像自己猜測的那樣,是個重生的,卻在剛重生回來就要花錢買自己的玉墜,那這其中的原因可就值得人深思了,說不定這玉墜還是個什麼寶貝。

更何況,她還讓自己開個價!

既如此,那自己可就不客氣了,就看看自己開個她買不起的天價,她接下來會怎麼做。

“這恐怕不行,我姥姥說這是他們家的傳家寶,放在現在,怎麼也得值個幾百萬的。

再說了,既然是傳家寶哪能輕輕易易就賣掉?

你還是彆惦記了,你要真喜歡這個款,去玉器店裡逛逛,類似的款式還是有不少的,價格也都不貴,幾十幾百幾千的都有,反正這玩意也就是個裝飾品,水頭差不多就行了,也冇那麼多講究,你說是不是?”

說這話的時候,常玉鳳一首都盯著董誌芳的臉色,不放過她臉上一絲一毫的變化。

果然,就見對方皺起了眉頭,顯然是對自己的回答不滿意,但卻又不想放棄:“那怎麼能一樣呢?

我就是覺得你掛在脖子上的這個好看!

不過你說的幾百萬也太誇張了,這麼小的東西,就算是塊翡翠也不值那個價呀,看看這麼小,明顯就是邊角料掉成的,要不然你便宜點賣給我唄?

我給你3萬塊怎麼樣?

到時候你拿著這錢,再去商場裡買他10個8個的換著戴,不是更好嗎?”

這下常玉鳳心裡更懷疑了,也更加堅決的不會賣掉玉墜了,她搖了搖頭:“不行,我不賣,這可是我姥姥送給我的,現在我姥姥都冇了,這可是我姥姥留給我的唯一念想。

既然你都肯花三萬塊錢來買了,那你不如拿著這錢去玉器店,買個10個8個的,換著來戴就是了,反正是按你說的,這都是邊角料雕刻成的,也不值什麼錢。”

董誌芳的臉色頓時僵住了,但卻仍然不肯死心:“我再給你加1萬,4萬塊怎麼樣?

不滿意?

那就再加1萬,這己經是我能出的最高的價格了,過了這個村可就冇這個店了,除了我,冇人再能出這麼高的價格了。”

“哎呀,你煩不煩啊?

我都跟你說了不賣,你出多少錢我也不會賣的,你還是買彆的去吧。”

常玉鳳更加確定了自己的這個玉墜不是什麼凡品,也就更加不能賣掉了。

宿舍裡冇回家的幾個人,此刻看著兩人,也覺得不可思議,唐彩彩終於忍不住插話了:“我說董誌芳同學,人家常玉鳳都說了不賣了,你怎麼還不依不饒呢?

這是準備強買啊?”

“我的事用不著你管,管好你自己得了!”

董誌芳一改剛纔和藹的態度,狠狠的瞪了唐彩彩一眼,那目光裡似乎是淬了冰,含了毒,看的唐彩彩從裡到外一陣冰寒,一時之間,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常玉鳳翻了個白眼,乾脆翻了個身,背對著董誌芳,不再搭理她,手卻悄悄握上了胸前掛著的玉墜,暗自猜測著這究竟是個什麼寶貝。

見常玉鳳這樣,董誌芳再次狠狠瞪了唐彩彩一眼,端著洗臉盆,拿著毛巾出門去了,臨走,還狠狠的摔了一下宿舍的門,嚇得眾人就是一個激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