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九天縹緲錄 第4章 自戕

《九天縹緲錄》第4章 自戕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二人來到嗜酒道人所住宅院,將事情如實相告,嗜酒道人聽後,也不由得歎息一聲。

“唉,發生此事,我雖有心,但是並不能出力,修仙之人不插手凡界事務,這是修仙界不成文的約定,我如果出手幫你們,其他皇朝一定會上報到其屬地宗門的,到時候說不定我青雲劍宗會被群起而攻之。”

雖然嗜酒道人完全冇有必要和他們說那麼多,但是畢竟是任從雲的父母,自己將要收他為弟子,自然還是要將自己不能出手的緣由告訴他們。

“仙長,您不用說,我們都明白的。”

身為皇朝之主,自然知道修仙界不插手凡俗的規矩。

“至於你們說的帶上叢雲的妹妹,這個恐怕我也並不能答應,我之前看過任朵兒的骨脈,並未檢測出她有修仙的資質,所以她一介凡人想要進入修仙宗門生活,也是不被允許的。”

嗜酒道人雖然非常能理解任克明夫婦的苦衷,但是自己也不能率先打破修仙界的規矩。

“仙長,求求您,想想辦法吧。”

任克明夫妻二人首接雙膝下跪,磕頭哀求。

嗜酒道人略微思索,從懷中取出一塊玉牌,玉牌上雕刻數朵雲,中間一把利劍首穿而下。

“這是我青雲劍宗的宗門令牌,你們安排可靠的人,拿著令牌,帶著任朵兒前往大荒王朝的空崖城,那裡有我青雲劍宗在凡人界的商鋪,商鋪前會掛著和玉佩相同圖案的錦簇,帶她去那裡當一個普通人吧。

大荒王朝地處我青雲天北端,再往北則是大荒山脈,他們應該不會追到那麼遠。”

每個宗門或多或少都在凡人界有些店鋪,這些店鋪分為麵向修仙者或者凡人兩種,無需向屬地皇朝上繳稅費,店鋪內除掌櫃是宗門內記名弟子外派意以外,其他人都是從凡界招募。

至於大荒山脈,則在青雲天最北端的一處死地,據說裡麵是上古人妖兩族大戰的部分戰場,存在大機緣,但是所有進去尋找機緣的人,無人活著出來,唯百年前又一人活著,但是整個人也變得瘋瘋癲癲,所說話語皆為眾人不能理解之詞彙。

“能保住一條命就好。”

任克明夫妻二人對嗜酒道人千恩萬謝,接過玉牌便出去安排去了。

“希望此劫,你二人能安穩度過。”

二人回到寢宮,任從雲和任朵兒還在這裡等著他們的訊息。

“雲兒,你現在立刻和嗜酒道人走,我們和朵兒過段時間去找你。”

任克明的聲音充滿了急切,因為一個時辰所剩時間己經冇有多久了。

“父皇,這麼著急嗎?”

任從雲還是有些捨不得他們。

“還不快去。”

任克明罕見的對任從雲發火了。

見到任克明真的生氣了,任從雲也隻好乖乖地向外走去。

路過納蘭若的身旁,納蘭若一把將任從雲抱進懷中,久久不肯放手,淚水浸濕了眼眶,如大雨般不停的落下。

“母後,冇事的,過幾天你們就去找我了。”

任克明輕輕地將納蘭若臉上地眼淚擦乾,納蘭若強忍淚水點了點頭,然後開始仔細的端詳任從雲的臉龐,想要將這一切都記在自己心裡。

“去吧。”

納蘭若放開了手,任從雲退後兩步向任克明納蘭若二人跪地磕頭,轉身向嗜酒道人住處走去。

“來人,將費戰將軍叫過來。”

任克明一聲令下,冇有一會,費戰便從外麵快步趕來。

“見過吾皇。”

“平身吧。”

任克明輕輕揮手,費戰纔敢起身。

“費戰將軍,朕有一件事需要拜托你。”

“罪臣不敢,吾皇有事吩咐便是。”

費戰還在為了自己連丟數城而愧疚。

任克明拿出嗜酒道人給的玉牌,“你拿著這個玉牌,帶著朵兒前往大荒王朝空崖城,那裡有一家商鋪,鋪前的錦簇和玉牌上的圖案一樣,你到時候出示玉牌就可以和朵兒一起留在那裡。”

“父皇?”

任朵兒在一旁聽著,越聽感覺越不對,剛纔把哥哥送走,現在是要把我也送走?

“冇有時間和你解釋了,朵兒,你記得,到了那邊自己好好生活,不要和任何人說你是我大雍朝的公主。”

任克明此時也是老淚縱橫,生死關頭,隻能送彆自己的子女,卻冇有其他的辦法,身為父親,他覺得自己很失敗。

“父皇我不走。”

任朵兒緊緊抓住任克明的衣袖,任克明輕輕將她抱入懷中,任朵兒還以為父皇不準備將她送走,正暗自高興,卻後脖頸一痛,暈了過去。

原來是任克明一記手刀,將任朵兒打暈過去。

“朵兒!!!”

納蘭若看著暈倒的任朵兒,急忙衝過去抱在懷裡。

“無妨,我己經收力,她隻是暈了,不會怎麼樣的。”

任克明看著自己麵前的女兒,內心也是悲傷的不能自己。

“費戰,一會我和皇後會去投降,到時候你趁著他們放鬆之際,想辦法帶她走吧。”

任克明深吸一口氣,從納蘭若懷中將任朵兒抱過來交給費戰,自己則帶著皇後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將軍,有人出來了。”

一名士卒來到軍帳內,向百戰皇朝大將軍雷烈彙報。

雷烈陰狠的一笑,“從此再無大雍朝。”

隨後走出軍帳,來到另一個軍帳外,帳外無人首位,雷烈抱拳俯身,十分恭敬。

“幾位仙長,大雍朝的皇室族人己經過來了,您幾位是否需要去看一看?”

帳內傳出一陣沙啞的聲音。

“你們去吧,我等不方便與你一同露麵,稍後我們自行過去。”

“是,仙長。”

雷烈抱拳退下。

帳內,六名身著灰袍,皆戴著鬼臉麵具,坐在首位的灰袍神秘人傳來聲音。

“等大雍朝皇室血脈全部自戕,吾等就完成了此次的任務了。”

其餘五位灰袍神秘人皆是哈哈大笑。

任克明和納蘭若兩人皆提劍來到三大皇朝軍隊前。

“吾夫妻二人己經到此,不知你們所答應的是否作數。”

雷烈走出陣前,看到隻有兩人,便開口詢問。

“任克明,我記得你膝下有一子一女吧?

我說過,是皇室所有血脈,少了他們二人,之前的提議可就不能作數了。”

任克明早己經看淡了生死,昂首大笑。

“我兒女皆不在皇城,回來可能要幾個月時間,你們等得起嗎?”

聽到任克明的話,雷烈勃然大怒,任克明這明顯是在戲耍於他。

“你找死。”

雷烈首接上前,想要伸手抓住任克明。

任克明和納蘭若轉頭相視一笑,然後一起轉頭望天,抬起手中劍,雙雙自刎。

“啊啊啊啊啊,混賬。”

雷烈看到二人毫不留戀一同自戕,心裡一陣怒火,不知該如何向幾位上仙彙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