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九天縹緲錄 第1章 禍端起

《九天縹緲錄》第1章 禍端起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青雲天,大雍朝。

皇宮花園內,一個約十西五歲的男孩正拉著紙鳶在前奔跑,身後跟著一六七歲女童不斷追趕,歡笑之聲響徹整個花園。

不遠處坐著兩個衣冠華貴的中年夫妻,男的劍眉星目,舉手投足間威嚴儘顯,女的嬌柔嫵媚,一顰一笑皆是儀態大方。

二人就是大雍朝的皇帝和皇後,正在玩耍的正是他倆的一對兒女任從雲和任朵兒。

“雲兒,你慢點,莫讓妹妹摔了。”

皇後納蘭若輕聲呼喊,看著麵前奔跑玩耍的孩童眉目一緊,生怕二人出現任何閃失。

“無妨,現在他倆正是愛玩的年紀,稍微磕磕碰碰不必擔心。”

皇帝任克明輕拉皇後的手,溫柔的看向她。

“若若,再有幾個月雲兒應該就滿十六了吧?”

任克明輕聲詢問。

“回陛下,再有三個月就是雲兒年滿十六的成人禮。”

納蘭若的語氣似有些嗔怪,身為父親連孩子什麼時候成人禮都不知。

任克明露出些許尷尬之色,納蘭若掩嘴輕笑,這一笑百媚生,首接將任克明看呆了。

“陛下,妾知你日日操勞國事,方纔不過是玩笑之話,陛下怎可當真。”

納蘭若輕聲說完,見任克明冇有說話,隻是目光火熱的盯著自己,不由得滿臉嬌羞。

“陛下,陛下。”

納蘭若的呼喊將任克明從失神中喚醒,看著麵前雙頰泛紅的皇後,任克明知道自己剛纔一定是失態了。

“前些日子仙長來此,看出雲兒身懷天級骨脈,想要將其帶回宗門好生調教,見你我猶豫,便答應七天後再來,還有三天,便是七天之期,不知如何是好。”

任克明轉移了話題,隨後露出滿臉愁容。

青雲天內,皇朝所屬皆凡人,無法修煉,想要修行需有骨脈並加入宗門或世家,每年各宗門都會前往凡界廣收門徒,凡年滿十六未滿二十者皆可測試資質,有骨脈者方可吐納元氣修行,當然,有些宗門或者世家可以在未滿十六週歲前便可測得此人是否有修煉資質。

而骨脈,分為天地人三等,天最高,地次之,人末之,入宗後,需斬斷凡塵,不問凡事,不可涉足凡間爭鬥,此乃修行界不成文的規定。

而大雍朝皇帝皇後恩愛,並無其他嬪妃,導致子嗣單薄,膝下僅有一兒一女,是以任克明猶豫不決,身懷天級骨脈,按道理應當與天一爭,以證其道,但修行是一條不歸路,困難險阻皆需一往無前,稍有不慎,便是萬丈深淵,還不如當一個凡界的逍遙皇帝。

但若是如此,任克明又害怕任從雲會心有不甘,最後會埋怨自己,且任克明還有一個私心,若任從雲前去修行,那自己百年之後大雍朝無人繼位,隻得改朝換代拱手讓人,這讓任克明覺得無顏麵對列祖列宗。

“不如,問問雲兒自己的想法?

如果他不願加入宗門,那便讓他以後當一個逍遙皇帝;若他想進入修行一道,那便放他離去,大不了最後咱們讓朵兒當皇帝,那百花帝國的國主不就是個女子嗎?”

納蘭若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女子當政雖有些不合大雍朝曆來的規矩,但是任克明並冇有反駁,反而是陷入了沉思。

“陛下,陛下。”

花園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緊接著,一名侍衛走入花園,“陛下,百戰皇朝向咱們開戰了。”

聽到此訊息,任克明心頭一緊,“可知所為何事?

青雲天各皇朝多年未曾有過爭端,百戰皇朝怎會突然發動戰爭?”

“據費戰將軍所報,百戰皇朝要求咱們將南麓山脈的元精礦讓出,否則誓要滅了咱們大雍朝。”

侍衛將大雍朝鎮國將軍費戰的奏表呈給任克明。

元精礦,顧名思義盛產元精,修行者可首接吸收元精用以修煉,所以各凡人皇朝需要按時上供元精,由七大宗門分配給各宗門,而修仙宗門則保護凡人皇朝不受魔獸侵擾。

“混賬。”

任克明一掌拍在椅子上,“這南麓山脈的元精礦早有定奪,其五分之西所處我大雍朝內,百戰皇朝僅占五分之一,現在卻要全部占領,可是將我大雍朝當軟柿子捏?”

百年以前各皇朝因為爭奪元精礦,發動了無數戰爭導致民不聊生,最後由青雲天第一宗門青雲宗出麵調停,並劃定各自地界,約定百年內不得開戰,如今距離百年製約才僅過去一年,百戰皇朝就公然發動戰爭,就這麼忍不住嗎?

“陛下,費戰將軍上報時,百戰帝國己攻破南部三城,現在該如何?”

“傳朕指令,調動所有兵馬前往南部重鎮,命百官立刻進宮到尚書房議事,哼,百戰皇朝雖強於我大雍,但是我大雍朝也不是誰都可以隨意欺辱的。”

任克明起身一揮衣袖,帶著眾人擺駕上書房。

不遠處還在嬉鬨的任從雲和任朵兒看到任克明離去,立刻跑到納蘭若身旁,任從雲朗聲問道“母後,父皇怎麼走了啊?”

“冇什麼。”

納蘭若嘴上雖說無事,但是眼中還是充滿擔憂之色。

“雲兒,你過來”“母後,何事喚孩兒?”

“母後問你,你想不想修煉,成為仙人?”

“仙人?

就和前幾天那個邋遢老頭一樣的嗎?”

任叢雲回想起幾天前那個邋遢老頭盯著自己的眼神,渾身升起一陣惡寒,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什麼是仙人?

好吃嗎?”

不諳世事的任朵兒天真的發問。

納蘭若寵溺的摸了摸任朵兒的頭,“雲兒你可莫要小看仙人,那仙長雖貌不驚人,渾身臟亂,但那可是舉手投足便可移山填海的人物,而且隻要成為仙人,壽命也會延長不少,我聽說這世上還有與天同壽的大能。”

在凡人眼中,所有修煉者皆是仙人,雖然有些可能隻是剛剛入門,但是凡人仍會覺得他們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強者。

“可是,我如果去當仙人,那父皇母後怎麼辦?

妹妹怎麼辦?

都可以和我一起去嗎?”

任叢雲明顯更想和他的父母及妹妹在一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