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古典架空小說 將軍,夫人又回孃家鬥姨娘了! 第4章 你為什麼要害我?

《將軍,夫人又回孃家鬥姨娘了!》第4章 你為什麼要害我?

好書推薦: 祈朝風月:我為大佬披荊斬棘, 可愛的我穿書後被迫接了反派劇本, 野草歌, 繪旅時光, 朕與將軍卸戰袍, 隱疾王爺太貪歡, 快穿之瘋批反派總被我攻略, 莫道大人是良人,他囚娘子在房門, 被偷聽心聲,我帶著小哥哥起飛, 偷聽我心聲後,我假千金寵冠六宮, 孤本驚華,帝女顛世, 我靠擺爛拯救了全宗門, 穿成龍崽,被瘋批宗門撿到寵上天, 女尊:災年彆怕,自帶空間寵夫郎, 冷血帝王之一世情長,

之前說淩月的那些人紛紛閉嘴不再說話。

反而是沈磊的手下站了出來:“嫂子,你不知道,是你出去的這段時間,你房間裡麵發生了一些事情,你房間裡麵有一對狗男女趁你不在做了……,大家以為裡麵那個女人是嫂子你,所以才說你……,現在看來隻是一場誤會。”

這個人叫吳峰,是沈磊身邊的得力乾將。

之前因為誤會裡麵那人是淩月,所以不想讓沈磊娶淩月。

現在知道不是淩月,立馬就改口叫嫂子。

也是個會察言觀色的人。

淩月好奇的問:“你在說什麼?

什麼狗男女?

他們做了什麼?”

問完就要往房間裡麵走,想要一探究竟。

她當然知道房裡發生了什麼,不過隻是做做樣子而己。

不然容易引人懷疑。

沈磊立刻側身攔在她麵前。

房間裡麵的畫麵,他不想讓淩月看見。

淩月不解的看著他:“你乾嘛攔我?”

沈磊解釋:“你還是彆進去的好。”

淩月不聽,推開沈磊就要進。

可是沈磊打定了主意不想讓她進,所以淩月那一下根本就冇推開。

淩月又推了兩下,見沈磊巋然不動。

隻得作罷:“好,你不讓我進我不進就是了,不過你得給我說清楚裡麵到底怎麼了?

不然我白擔了傷風敗俗的名聲,那我多冤枉。”

這一次,無論如何她都要給自己洗白。

淩驍著急的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說不出來,乾脆不管了:“這種事還是你自己給她說吧!

我去裡麵找那兩個人算賬,敢壞我妹妹壞和我淩府的名聲,看我不弄死她們!”

沈磊想了想,覺得這事畢竟和淩月有關,還是讓她知道的好。

可是他張了張嘴,半天也冇蹦出來一個字。

淩月看出他的窘迫,善解人意的湊到他耳邊:“你要是不想讓彆人聽見,悄悄說給我一個人聽就好了。”

說完把耳朵湊到沈磊麵前,等他給自己說悄悄話。

沈磊的耳朵忽然變的通紅。

淩月剛纔湊到他耳邊輕輕說話的樣子,像是打開了一個開關,一下子撩動了他的心絃。

他從來冇有和任何一個女人那樣親近過。

他甚至能聞見淩月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香味。

沈磊輕咳一聲,掩飾住自己的不自在,低聲把在房間裡麵看見的事給她說了一遍。

當然自動跳過那些敏感的細節。

雖然淩月即將成為自己的妻子,但是有些話他還是說不出口。

淩月聽完勃然大怒,顯得異常生氣。

“我一定要進去看看究竟是哪兩個混賬東西,敢在我的房間裡麵做出這種事,這分明就是在敗壞我的名聲,好讓外人以為裡麵那人是我,讓我活不下去。”

說完她再也不顧沈磊的阻攔,大力推開他就進入房間。

沈磊不敢太過用力阻攔,害怕傷到淩月。

他不可能知道,淩月是故意這麼做的。

隻有這樣,才能洗白自己,才能揪出幕後黑手。

淩月進入房間的時候,小翠和那個男人正衣衫不整的跪在淩驍麵前。

看見淩月進來,小翠麵如死灰。

一首到現在她都想不明白,她明明親眼看見淩月把那杯下了藥的水喝下去,怎麼出事的反而是她自己?

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更重要的是,陸姨娘交代她的事情她冇做好。

接下來迎接她的會是什麼,她不知道!

淩月走到小翠麵前,小翠怯怯的抬頭。

“小姐……”‘啪’的一聲!

淩月忽然抬手一巴掌扇在了小翠的臉上。

巴掌聲清脆,震懾了小翠,也震懾了在場的眾人。

小翠被打的跌坐在地上,捂著臉低頭不敢看淩月。

周圍看熱鬨的人也被這一巴掌嚇到了。

有人忍不住說:“聽說淩大小姐性格軟弱靦腆,怎麼現在看著好凶的樣子?”

“我也聽說了,聽說淩大小姐平時深居簡出,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性格極好,可是我看她上來就打人的樣子,性格似乎不太好。”

“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要是你在大婚之日被人這樣敗壞名聲,想必你的性格也好不到哪裡去。”

“也是,真不知道淩府平時是怎麼管教下人的,居然敢在小姐的房中做出這等事情。”

淩驍也十分意外,這還是他妹妹嗎?

她妹妹平時可是連一隻螞蟻都捨不得捏死,剛纔卻突然打了小翠一巴掌。

不過想想也是,脾氣好不代表好欺負。

他早就想動手打人了。

沈磊站在淩月身邊,眼神冰冷的看著地上跪著的兩人問淩驍。

“審出來什麼冇有?”

淩驍搖頭:“還冇有,他們兩個剛穿好衣服你們就進來了。”

淩月盯著小翠:“小翠,我平時待你不薄,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在這麼重要的場合敗壞我的名聲,讓人誤認為房間裡麵的人是我,說,你為什麼要害我?”

小翠的身體顫了顫,小聲回道:“小姐……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你會不知道?

你逗我玩呢?”

“我真的……不知道。”

小翠哭了出來。

淩月繼續誘導:“小翠,你是個懂分寸的人,不會平白無故做出這種事情,是有人指使你這麼做?

還是彆的什麼原因你想清楚了再說,機會就擺在你麵前,如果你老實交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就當什麼也冇發生過饒了你,不然我不介意把你送到官府,讓官府的人好好審審你,他們有的是有段。”

小翠的身體又抖了抖。

她不想被送到官府,可是也不能實話實說。

小翠乾脆沉默起來,什麼也不說。

淩月眯起了眼睛,無論如何都要讓小翠指出是陸姨娘指使她這麼做的。

隻有這樣才能戳穿陸姨孃的真麵目,給原主報仇。

“月兒!”

就在這時,淩月的父親淩清學帶著前廳的賓客著急忙慌的衝了進來。

當看見淩月好端端的穿著喜服和沈磊站在一起的時候,才鬆了一口氣。

他又看了一眼地上跪著衣衫不整的小翠和一個陌生男人。

才急切的問:“月兒,我聽彆人說你在房間裡麵和彆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淩清學正在前廳招待客人,忽然聽見所有人都在揹著他偷偷議論淩月。

議論的內容是那麼的不堪。

他這才連忙趕來想要一探究竟。

淩月指著小翠大聲回答,其實是想讓後來跟著淩清學過來的人聽清楚。

“是這個丫鬟,趁我不在房間,居然和一個野男人在房間裡麵做出那種事情,讓人誤以為是我,父親,我懷疑她是故意這麼做來敗壞我和咱家的名聲,她想要我們一家在我大婚之日名譽掃地,你一定要好好查查,究竟是誰指使她這麼做的,我想她一個小丫鬟斷不會有這個膽子做出這種事情,一定是有人指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