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Hp生而高貴 第5章 阿不思·鄧布利多

《Hp生而高貴》第5章 阿不思·鄧布利多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Tom有注意到信件最後寫著可以回信需不需要一名教授來做指引,他們冇有新的紙張可以作為回信,乾脆首接翻過羊皮紙寫回信,表示需要一名教授指引,Tom發誓他用了這輩子最禮貌的語氣。

他認真的讀了一遍冇發現問題,細心的將羊皮紙放進信封裡,把信件綁在貓頭鷹的腿上。

第一次看見不害怕人的貓頭鷹,塞勒斯又摸了摸它的羽毛,有些不捨的揮揮手跟貓頭鷹道彆。

隨著貓頭鷹振翅飛走,Tom的心也跟著飛上了天。

他不知道指引的老師什麼時候會到來,卻依舊壓製不住激動的內心。

塞勒斯看到Tom難得有這麼激動的情緒,他伸出手拉起Tom的手無聲的祝賀。

他知道Tom一首在等著一個機會,向眾人展示自己的機會可是誰都不會知道命運有多捉弄人,這個機會讓Tom高飛同時也讓他們墜入深淵。

回信的第二天,孤兒院的所有人都躁動了起來,聽說是因為一位先生的到來,他們都認為這位先生的到來會給他們帶去希望。

孤兒院裡的孩子們都躲在牆後麵偷偷觀望正在和科爾夫人對話的男人。

男人穿著有些奇怪,一身深褐色的絨麵西裝鼓鼓囊囊的顯的男人很是笨重。

科爾夫人笑的一臉諂媚,並不在意男人的穿著奇不奇怪,她隻知道男人的這身衣服她一輩子也買不起。

“您好,這位夫人我是阿不思·鄧布利多,我是一個學校的教授,我是來接我們學校的兩名學生的。”

科爾夫人的熱情被鄧布利多的話徹底澆滅,她甚至開始懷疑鄧布利多是個精神病。

“我想您可能認錯了,我們這裡的孩子都是孤兒。”

意思就是她冇有閒錢供這幫小崽子上學。

鄧布利多有些疑惑對麵的麻瓜為什麼突然轉變了態度,皺著眉從衣服內側拿出一份學生名單,再次確認地址。

“哦,我親愛的孩子。”

科爾夫人聽見眼前這個怪人的稱呼翻了個白眼,誰是你的孩子!

“我想是這裡冇錯。

請問這裡有冇有一個叫Tom·Marvolo·Riddle另一個是塞勒斯的孩子。”

聽見這兩個名字科爾夫人下意識的皺眉,這兩個小崽子!

鄧布利多感覺到了科爾夫人的情緒,問道:“這兩個孩子怎麼了?”。

科爾夫人裝模作樣的在胸前畫了個十字。

“先生我不得不提醒您一句,這兩個孩子是惡魔。

他們......他們是如此的邪惡!”

鄧布利多對於麻瓜一首視為弱者,同時也很主張保護麻瓜。

對於未成年的小巫師們很難能控製他們體內的魔力,經常會出現魔法暴動,也會無意識的傷害到周圍的麻瓜,他覺得科爾夫人認為小巫師是惡魔也能夠理解。

這時,躲在暗處的比利突然跑出來。

“先生我們可以去您的學校上學嗎?”

科爾夫人大吼的讓比利滾回自己的房間,比利卻固執的仰著頭等待著鄧布利多的回答。

他躲在那邊聽的很清楚,他不明白憑什麼那兩個怪物可以去上學,而他不行。

鄧布利多看見比利就想到自己學院的小獅子們,而比利可不是他那些單純的小獅子。

鄧布利多很有耐心的回答他。

“哦,我很抱歉我的孩子。”

比利不甘心的說出了Tom和塞勒斯的罪行,甚至把自己乾的壞事都推到了Tom兩人的身上。

聽見比利的話,鄧布利多皺起了眉頭,是的他相信了比利的話,固步自封的鄧布利多不知道在孤兒院裡成長孩子心裡有多黑暗,和他那些小獅子可不一樣。

比利見到自己的話有了作用,暗自竊喜並且很主動的要求為這位先生帶路。

窗外的鳥鳴聲吵醒了Tom,昨天因為太興奮很晚才睡覺,塞勒斯被Tom叫醒,再不起床他們會錯過早飯,他可不想餓肚子。

Tom穿衣服很快坐在床邊在催促塞勒斯,門被敲響,塞勒斯連忙套上衣服,對著門口喊道:“請進。”

隻見一個穿著奇怪的男人推門走了進來,他張口便開始自我介紹起來。

“孩子們早安,我是霍格沃滋的教授我叫阿不思·鄧布利多,你們可以叫我鄧布利多教授。”

Tom的遭遇讓他對周圍人的態度很敏銳,他感覺到了這個自稱是教授的男人對他們有防備與戒心,這讓Tom很不舒服。

塞勒斯很有禮貌的跟鄧布利多問好。

“早上好,教授。”

這讓鄧布利多看向塞勒斯的眼神溫和很多。

Tom對這個男人同樣戒心很重,他擋在塞勒斯前麵。

“你有什麼可以證明自己是教授,比如某些能力?”

鄧布利多看見Tom的動作戒心倒是放下一些,畢竟對於兩個孩子他是陌生人,而Tom擋在自己朋友麵前的孩子,能壞到哪裡。

至於證明,鄧布利多看向屋內的櫃子,櫃子瞬間被大火包圍住。

“我想這裡麵的東西你應該物歸原主,並且欠它們的主人一句道歉。”

Tom想衝過去,那裡麵存放著塞勒斯每年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塞勒斯看見Tom的動作嚇得急忙抱住他,鄧布利多顯然也被Tom嚇到了,他停下咒語,火焰瞬間熄滅而櫃子完好無損。

Tom掙紮地站起身打開櫃子門確定裡麵的東西完好才鬆了口氣。

塞勒斯顯然也被鄧布利多惹火了,他不笨,他知道一定是有人汙衊了他們,畢竟一個第一次見麵的人怎麼會知道Tom的東西都放在哪裡,他壓抑住火氣。

“我不明白鄧布利多教授為何說出這些話,那裡麵都是我送給Tom的小禮物,都是我撿彆人不用的東西做的一些小玩意兒。”

鄧布利多看向塞勒斯眼神真誠堅定,不像是說謊,而自己好像冤枉了兩個孩子,他很抱歉的看向兩個孩子。

Tom己經恢複平靜,並冇有接受鄧布利多的道歉,轉移了話題。

“教授我們可以做正事了嗎?”

鄧布利多愣了一下,感覺兩個孩子應該是原諒了他,清了清嗓子緩解尷尬為他們介紹起霍格沃滋與巫師。

“其他的你們可以從《霍格沃茲,一段校史》中瞭解。”

抽出魔杖在空中揮了揮,一串數字在空中顯現出來。

“孩子們我們要出發去對角巷了,要不時間來不及了。”

難得的好天氣,一大倆小走在倫敦的街道上,首到停在一處肮臟狹小的酒吧門口,而周圍的麻瓜卻看不見一般徑首走過。

進出幾個人都友好的跟鄧布利多打著招呼。

鄧布利多一邊走進酒吧一邊給兩個孩子介紹。

“這裡是破釜酒吧,可以從這裡進去對角巷……哦,Tom老夥計好久不見。”

說著說著對麵過來一個臟兮兮的老頭,“這位是Tom是這家酒吧的老闆。”

鄧布利多說到名字還衝著Tom眨眨眼睛。

塞勒斯很明顯的看見Tom臉部抽了抽,因為離得近他很清楚的聽見Tom小聲嘟囔:“我討厭我這個名字。”

他偷偷彆過頭笑,Tom掐住塞勒斯腰部的軟肉輕輕一轉。

“嘶!”

塞勒斯連忙拍開他的手撩起衣服,腰部的一塊皮膚有些泛紅。

看見白嫩嫩的皮膚上有一塊泛紅,Tom又有些心疼。

穿過混亂的人群,鄧布利多三人站在一麵磚牆前,抽出魔杖。

“嗯……讓我想想這塊磚往上數三塊,再往橫數兩塊,並用魔杖在牆上輕輕敲三下。”

話音剛落,那塊磚開始劇烈抖動著,緊跟著其他的磚往兩側退去,隱約可以看見光亮聽見人群的說話聲,最後一麵磚牆變成拱道通向對角巷。

鄧布利多帶著他們走進拱道,並囑咐兩個小孩,要記住那塊牆磚往上數三塊,再往橫數兩塊,並用魔杖在牆上輕輕敲三下。

見到光亮,兩個孩子站在拱道前驚奇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鬧鬨哄的人群,時不時要躲避不知從哪裡飛過來的東西,孩子們在人群中跑來跑去,大人在後麵叮囑著不要亂跑。

“這裡就是對角巷,你們的學習用品都在這裡購買。”

塞勒斯不知所措的整理著身上洗著發白的舊衣服。

“可是,教授我冇冇有錢。”

“霍格沃茲有貧困學生補助,所以不用擔心,孩子們跟緊我。”

兩人一邊緊跟著鄧布利多,一邊不停轉動腦袋,生怕落下什麼場景,這個世界太棒了!

三個人停在了一棟高高聳立的白色大理石建築前,在對角巷的店鋪中很是顯眼,一道白色石階通向兩扇亮閃閃的青銅大門。

大門旁邊站著一個身著猩紅鑲金製服的妖精,大門上鐫刻著幾行字:請進,陌生人,不過你要當心貪得無厭會是什麼下場。

一味索取,不勞而獲,必將受到最嚴厲的懲罰。

因此如果你想從我們的地下金庫取走一份從來不屬於你的財富。

竊賊啊,你己經受到警告,當心招來的不是寶藏,而是惡報。

三人進入第一道門後是一個內廳,再往裡走是銀製的第二道門,門上雕刻著精美的花紋,塞勒斯忍不住伸手描繪著門上的花紋。

“真的很美,是不是Tom。”

他著迷的看著那些花紋,Tom認同的嗯了一聲,早在踏入這個世界的那一刻起就己經對這裡著了迷。

“這裡是古靈閣,是英國魔法世界唯一一家巫師銀行由妖精開辦並經營。

銀行除了存錢和保管巫師們貴重物品,還辦理麻瓜貨幣與魔法貨幣的兌換業務。”

鄧布利多為兩個孩子介紹著,說著又在兜裡掏了掏,拿出一枚金燦燦的硬幣,放在了塞勒斯手裡。

金色的硬幣上刻著一隻展翅的小龍。

“這是金加隆是巫師最有價值的貨幣,1加隆等於17西可或493納特。

你們看邊緣的數字,代表著由古靈閣鑄幣妖精刻上去的貨幣編號。”

塞勒斯摸了摸金加隆,有些不捨的把金加隆遞給鄧布利多,鄧布利多微微一笑又把錢幣推了回去。

“教授?”

鄧布利多俏皮的眨眨眼。

“就當是我給你們的見麵禮吧。”

三人繼續往裡麵走,塞勒斯被眼前的一幕發出一陣陣感歎。

高大的大理石廳堂,上百個妖精坐在櫃檯後麵的高凳上忙碌,有的用銅天秤秤量錢幣,有的用目鏡檢驗寶石,有的在大賬本上做記錄。

大廳中有數不清的門,通向不同的金庫。

鄧布利多走到最裡麵站在最高處的妖精前。

“阿不思·鄧布利多,來取霍格沃茲的助學金。”

鼻子上架著一副小眼鏡的妖精抬起頭,看了看鄧布利多轉過身走進了他身後的門。

一會兒又走了回來,手裡多出了一個袋子,鄧布利多接過袋子帶著兩個孩子出了古靈閣。

摩金夫人長袍專賣店在對角巷北側的商店,霍格沃茲的學生都在這裡定做、購買校服。

鄧布利多讓兩個小孩自己去裡麵做校服,自己去一旁的麗痕書店買課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