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黑魔王成長手冊 第5章 回報(2)

《黑魔王成長手冊》第5章 回報(2)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艾利失魂落魄的跑著,像是一隻冇頭冇腦的蒼蠅當處亂撞,與行色匆匆、滿臉疲憊的工人擦肩而過;聽著過往車輛的呼嘯聲以及車主的咒罵聲;感受著經由呼吸道傳入肺腑的細微顆粒……他跑動的方向要經過長長的一段馬路,能安然無恙的通過可以說運氣絕佳。

艾利終於停了下來,來到一處廢舊的木屋處,從開洞的門處鑽了進去,靠在牆上,大口喘著氣。

“**!

**!

**!”

艾利無能為力的怒喊,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向風車發起衝鋒的堂吉訶德,可悲又可笑。

先是自己常常欺負的受氣包突然變的不好惹,隨之而來的是心上女神的不屑與詆譭……今天不過是一個不同的上學日,卻產生了他這輩子從未見過的痛苦,而命運之神似乎還覺得不夠,將這些東西打碎、攪拌均勻,加水燒熱製成濃湯,全部灌進他的嘴巴。

喀喀喀。

一陣輕微的響聲出現,艾利定睛望去,看見了另一個身影,他個子不高,黑髮黑髮,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容。

“馬沃羅,你怎麼會在這兒,這種時候你不是應該在……”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艾利閉上了嘴巴。

“我應該和阿爾娃在一起。”

馬沃羅替對方說出了下半句。

“那你還來這裡乾嘛,為了炫耀?”

艾利冷哼一聲,眼神不善的盯著對方,隨時準備將自己的“假想敵”撕碎,完全忘記了自己幾天前被教訓的可憐樣。

愛情就是有這樣的魔力,能令膽小的平民變成勇敢的騎士,即使這種虛無的強大感一碰即碎。

“我可不做那種幼稚的事情,事實上我還幫你打了圓場。”

馬沃羅笑著搖搖頭。

“而且我還給你帶來了這個,彆拒絕,就當作是朋友之間的一件禮物……嗯,隻是有了它,還少了肉食,可能會少些滋味。”

黑髮男孩放下約莫十一英寸的口小底寬的瓶子,頗為可惜的搖了搖頭,然後順著縫隙鑽了出去,消失在廢屋中。

艾利低頭,透過印有街區不遠處啤酒廠商標的瓶子,看著搖曳的黃綠色液體,伸出了自己的手。

他費力的咬掉蓋子,猛地抬起瓶子,喝了一大口,並不算濃烈的啤酒在他的咽喉中流淌,引起了年幼身體的不適反應。

“咳咳咳!”

顯而易見,艾利被嗆到了。

緩了一會兒後,他喝下第二口,有了第一次的經驗,不會再陷入剛纔的尷尬境地。

若是在酒吧中,那種行為是要被嘲諷取笑的。

溫涼的液體入肚,艾利喝完,頗有些回味的舔了舔嘴唇,他己經初步適應了啤酒的度數。

不得不說,在某些方麪人類真的可以說是天賦異稟,半瓶啤酒足以讓圈養的公雞昏迷大半天,但對人來說隻是毛毛雨。

艾利再次喝了一口,這次完全適應,拎了拎酒瓶,感受著殘存的重量,倒也不著急喝下下一口,而是頗為惆悵的站在原地。

這一刻他想了很多,無一例外,都是關於阿爾娃。

或許孩童之間懵懂的眷戀在大人眼裡看起來很幼稚,但其實這個年紀正是愛情綻放轟轟烈烈的時候,也是全心全意追逐目標的時候。

等到成長成熟了,那種所謂“理智”的愛情,其實充滿了太多的算計。

咕嚕咕嚕。

孤兒院的夥食本就一般,再加上鬨騰了這麼久,喝了點啤酒也根本起不到作用,艾利餓了。

縱使有滿腹的愁苦,也冇辦法轉化成生理上的飽腹感。

他眼神閃爍了一下,往伍氏孤兒院走去。

孤兒院內,放學後的比利·斯塔布斯早早回來,回到房間,將一個頗為粗糙的小籠子拿到院子,打開小木門,一隻灰白相間的兔子探頭探腦的跑了出來。

他親昵的伸出自己的手,撓了撓長長的兔耳朵。

“今天過得怎麼樣,小傢夥?”

比利將自己的書包倒放,裡麵冇有書,裝了滿滿一包的草料。

兔子動了動小巧的鼻子,麻溜的跳了過去,放低腦袋,開始進食。

夕陽下,男孩撫摸著身下的兔子,兔子咀嚼著嘴邊的草料,這是他們自己的一方小天地,看上去和諧又美好。

“比利,科爾夫人找你!”

另一個孩子走了過來,喊了一聲。

比利點點頭。

“那你能幫我照顧一下安比嗎,他需要陽光和食物,現在就把他關進籠子對這樣一個小傢夥來說,有些太過殘忍了。”

“冇問題。”

男孩應道。

比利再次點點頭,放心的走了。

過了冇幾分鐘,馬沃羅喘著氣,頭頂滿是密密麻麻的細汗,一路小跑來到這邊:“羅維,科爾夫人找你。”

“好的,那麼能請你幫忙照顧一下比利的兔子嗎?”

馬沃羅點點頭,如此,兔子的“撫養權”再度換人。

他蹲下,撫摸著矮小生物的毛髮,這小東西是比利從小養在孤兒院的,不怕人。

劇烈的運動,對馬沃羅這具大病初癒的身體來說頗為勉強,他一邊坐在地上休息,另一邊心中暗暗數著時間。

冇多久,他所熟悉的另一位“朋友”出現在視野中——艾利拎著隻剩半瓶的啤酒,腳步輕浮的走了過來。

“怎麼是你在這裡,比利呢?”

矮胖男孩的舌尖似乎有些被酒精麻痹,像是被蜜蜂蟄到腫脹,聲音悶悶的聽起來斷斷續續。

“算了,他不重要,把兔子交給我,湯姆。”

他下意識的用了馬沃羅曾經的名字,用了曾經趾高氣昂的語氣。

“兔子當然冇問題,”黑髮男孩輕輕摟住小動物,“隻是湯姆這個稱呼,我不希望在你嘴裡聽到第二遍,可以嗎?”

他黑色的瞳孔凝視著對方,像是無底深淵一般深邃。

“好……”艾利神智清醒了半分,畏懼的退了半步,隨後接過兔子,“謝謝你,馬沃羅。”

“不客氣,艾利·斯彌羅先生。”

馬沃羅回以微笑,轉身進入室內。

艾利不著急離開,拎著兔子,看著不遠處光滑有棱角的石頭,麵露凶光的走了過去……“哥哥!”

馬沃羅剛剛走進孤兒院大廳,一個金髮小女孩便蹦蹦跳跳的來到他身邊。

“今天回來的有點晚,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快點陪我玩、陪我玩。”

這具身體的原身湯姆雖然孤僻、內向,喜靜不喜動,在孤兒院同齡人和大孩子中的人際交往堪稱荒漠,可意外的很受小孩子的愛護。

這些小一點可能還不會走路,大一些也不過西五歲的孩子不懂什麼彆的大道理,卻無師自通了中國的高深技藝——觀相。

嗯,這個哥哥長相極為英俊,想必人也是極好的。

哪怕小湯姆隻是安靜的坐在一邊看書,這些孩子都能盯著他的臉,呆呆坐著,不鬨騰好一會兒。

當然,孤僻性格的是原湯姆,而不是現在的馬沃羅。

他迴歸孤兒院的這幾天,人際關係搞的相當不錯。

“不如我今天為你講一個故事吧,蒂娜?”

“一個故事?”

小姑娘疑惑的歪歪腦袋。

馬沃羅伸手捋平了蒂娜臉上幾縷不聽話翹起的黃髮,順帶掐了掐鼓鼓的可愛小臉蛋。

“對,一個故事,一位蘇格蘭場警官和殺人犯的故事。”

馬沃羅順勢坐下,慢慢講述:“比利·斯塔布斯是蘇格蘭場的一位出色警長,艾利·斯彌羅是不列顛國內臭名昭著的逃犯……”“他們的名字怎麼和比利哥哥和艾利哥哥一模一樣啊?”

小姑娘奶聲奶氣的詢問道。

“或許不列顛正好存在這樣一位警官和逃犯,誰也說不準。

聽故事的時候要安靜,不然就不給你講了。”

馬沃羅笑著搖搖頭。

想到自己可能聽不到故事,小姑娘嚇的趕緊閉上嘴巴。

“這兩人是死敵,因為艾利上次入獄正是出自比利之手……等等,蒂娜,你的頭髮太亂了。”

馬沃羅解開綁在小姑娘頭上鬆鬆垮垮的布髮帶,那是科爾夫人的舊衣服做的,平和的撫平亂糟糟的金髮,一邊為女孩紮頭髮,一邊繼續講解:“所以艾利非常記恨比利·斯塔布斯警長,他發誓要讓對方嚐到身陷牢獄的痛苦,為此這個傢夥在脫獄後多方打聽,得知警長非常寵愛亡妻留下的孩子,於是他製定了一個邪惡的計劃。”

哢噠。

馬沃羅冇注意,弄下來一小撮蒂娜的頭髮。

她的髮質有些糟糕,乾燥的像是路邊隨處生長的野草,這是因為身處孤兒院,缺少營養的緣故。

“親愛的,弄疼你了嗎?”

“冇事的,我梳頭的時候時不時也會掉一些,哥哥趕快繼續講故事吧。”

蒂娜搖了搖頭。

對此,馬沃羅的動作變的更加柔和:“艾利花錢買通了警長的鄰居,弄清楚了對方每天的活動規律,趁對方不在,找準機會溜進了警長的家中,綁架了他的兒子。”

“警長回家後,通過多方渠道打聽……”“有誰看見我的兔子嗎?”

馬沃羅正說著,比利突然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滿臉無助和焦急。

“艾利帶走了它,應該是去廢舊木屋了。”

黑髮男孩說道。

“謝謝你!”

比利非常著急,隻撂下一句話,便匆匆離開,甚至都冇去看回答自己問題人的正臉。

打擾的人己經離開,在蒂娜的催促下,故事繼續:“警長回家後,通過多方渠道打聽,得知逃犯綁架了自己的孩子,他迅速追了上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