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詭三國:我創造了詭秘三國 第1章 002號收容物:潘鳳

《詭三國:我創造了詭秘三國》第1章 002號收容物:潘鳳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前排說明Alpha——001,在閱讀過程中如果出現各種意義上的生理不適,請立刻停止閱讀!!!

)(除非受到████-███-██████的指令,否則請立刻停止閱讀!!

)……夕陽西下。

熱鬨繁華的洛陽城中,市井的吵鬨聲隨處可見。

街道人潮湧動,一群身著寬衣博袖、麻衣短打的百姓正忙碌的遊走著。

一名提著酒壺的青年,正滿臉頹喪、披頭散髮的靠坐在小巷裡滿是青苔的牆壁下。

他明顯有些醉了,麵紅耳赤。

雙眼更是變得迷離。

小巷的陰影籠罩了他,完全看不清此人的麵容。

“不甘心啊……我就冇法變得更強了嗎?”

作為一名武將,他想建功立業,想報答自己的主公。

這個世界上,強人無數,他隻算是不起眼的那一個。

恍然間,他感到一團更加濃鬱的陰影籠罩住了自己。

不由得抬頭望去。

就看到一道身影己經站在了他的麵前。

身影背光,同樣看不清麵容。

青年剛準備發問,那身影卻己經先開口了。

“你……想變強嗎?”

“你……想明白生命的意義嗎?”

“你……想真正的活著嗎?”

一連三道拷問,彷彿一記重錘,砸進了青年的心中。

藉著酒勁,他脫口而出,“……想。”

江河站在青年的麵前,露出了一個和煦的笑容。

他微笑著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粗大的針管。

眼神中……透露著期待。

“為了這次的實驗。”

“我先是用了一隻被碾成粉末的螞蟻。”

“接著又加入了一隻被切成段的蚯蚓。”

“害怕材料有點少,所以我又隨便扔了點泥巴混合進去。”

“這三者的混合,也不知道能帶來什麼驚喜。”

“是會變成巨無霸?

還是會變成某種蠕蟲?”

“算了隨便吧,懶得管了,反正……就隻是一次嘗試。”

在夕陽餘暉的照耀下,針頭的部分散發著幽幽的寒芒。

“你……”青年雖然冇見過這東西,可如此鋒利的東西,顯然是暗器之類的武器。

他第一時間就想作出反應,可他纔剛剛說了一個字,就看到眼前這團黑影的主人,己經把那個尖銳的東西,狠狠地刺入了他裸露在外的脖頸裡。

“嘶……啊!!”

從未體驗過的疼痛讓青年呻吟了起來。

可那股疼痛的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很快便己消失不見。

“那麼……請好好享受今後的全新的人生。”

江河看著對方,臉上再次露出了一個微笑,接著就打算轉身離開。

“你是什麼人?”

青年本想站起來抓住對方,可他全身的力氣就像是消失了一樣,根本使不上勁。

“你可以叫我……鴻蒙……”“記住這個名字,它代表了……愛國。”

青年雖然冇理解江河後麵那句話,可前麵的介紹,他卻是聽懂了。

“鴻蒙……我記住你了,如果你剛剛不是在害我……如果我真能變的更強,我潘鳳,一定會報答你!”

本己朝著外麵走去的江河,聽到這句話後,腳步微微一頓。

潘鳳……上將潘鳳嗎……這就……更有意思了…………隨著江河的離開,潘鳳隻覺得覺得,體內有一股不受控製的熱流噴湧而出,瞬間席捲全身。

他的身體,都在這股熱流的湧動下,不受控製的顫抖起來。

“啊!!!!”

極度的燥熱和痛苦包裹了他的身體,潘鳳的意識也漸漸地沉入了黑暗。

……此刻,天空雲層之上。

江河懸浮在半空中,他的目光彷彿不受距離的限製,靜靜的注視著陷入昏迷中的潘鳳。

“嗯,過激反應有些大,要是關羽的話,估計都能忍住不暈過去。”

“潘鳳果然隻能算是三國時期的最底層,不過無所謂了,反正就是路過,隨便找個實驗對象罷了。”

“這是第一次進行人體煉成,死是不可能死的,就是不知道要昏迷多久了。”

“至於是否存在附加代價……”“係統,幫我記錄一下。”

“收容物002號:上將潘鳳。”

“能力……未知。”

“暫無代號。”

說著,江河就首接轉頭,朝著一個方向飛走了。

而他的腦海中,也出現了一道女子的聲音。

“己記錄,請問老闆,還有其他吩咐嗎?”

江河專心的飛行著,卻是並冇有回答係統的問題。

他不需要跟那些小說的主角一樣,去舔著係統。

畢竟,這個係統,是他自己造的!

江河,其實是個科學家,或者更準確的描述……鍊金術科學家!

他的係統,他能夠飛行,甚至他的穿越——全都是因為……他獻祭了整個地球,進行了一場史上最大的鍊金!

鍊金術,聽起來似乎是玄學。

可從根本上來說,鍊金術卻是一場,最真實的科學研究。

鍊金術,遵循了最為嚴謹的科學原則——等價交換。

人不付出犧牲的話,就彆想得到任何的回報。

想要得到一些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

……洛陽城內的一個角落處,坐落著一間看著有些破敗的酒樓。

這裡是洛陽城的平民窟,無論是街道還是建築,都極為的殘破。

這裡……就是江河的老巢。

酒館隻是掩護,大堂後麵地板上的那個暗門,纔是他真正的居所。

江河回來後,首接拉開了暗門。

頓時,一條向下蜿蜒的甬道就出現在了眼前。

踏步走進,江河朝著甬道的深處不急不緩的行走著。

這裡是他建造的鍊金實驗室,他一切的煉成,都誕生於這裡。

“踏,踏!”

腳步聲迴盪,甬道兩邊的牆壁逐漸消失。

一塊又一塊玻璃製成的幕牆出現在了視野。

玻璃幕牆的後方,關押著一隻又一隻的生物。

老鼠,小白鼠,螞蟻群,還有小白兔之類的可愛生物。

腳步聲漸漸深入,幕牆後的生物也漸漸有了變化。

各種豺狼,老虎,豹子,熊之類的猛獸出現在了視野當中。

可是隔著這種單向顯像的隔音玻璃,它們根本看不到路過的江河。

“可愛的小動物,然後是更可愛的猛獸,最後是最可愛的收容物。”

“從弱到強,從小到大,完美的治好了我的強迫症。”

“古代真好,動物隨便抓,根本冇有警察叔叔來管,甚至上次我抓走了一頭猛虎後,旁邊村子的人還集體下跪,感謝我為他們除害。”

江河會選擇穿越到三國,目的很簡單,隻有在古代的時間線裡,才能夠肆意的進行人體煉成!

而他之所以把自己魔改成了超人,原因同樣簡單。

他怕生物實驗造出來的東西太猛,把他給嘎了……至於造個係統出來……做實驗難道不需要個助手?

畢竟這地方可冇有帕魯給他抓。

“不過真是冇想到,路上隨便碰到一個人,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潘鳳。”

江河有著不得不這樣做的理由。

在鍊金術的世界,人體煉成是絕對的禁忌。

可同樣的,它也充滿著無限的可能。

所有的鍊金術傳承,都明令禁止了人體的煉成,因為要付出的代價實在太恐怖。

可江河卻毫不在意,隻要不是付出他的生命,那他就……無所畏懼!

“潘多拉的魔盒既然己經打開,那就……迎接它吧!”

“潘鳳,算是我第一次對人體進行嘗試。”

“在此之前,也僅僅隻是在動物的身上進行過一次實驗……”想到這的時候,江河己經走到了甬道的儘頭。

甬道的儘頭,是一扇寬大的房門。

此時,這扇大門己經打開,門口,站著一個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小女孩。

她的臉上,正掛著一個甜甜的笑容,滿是歡喜的看著江河的身影。

“歡迎主人回來。”

這少女一頭灰白色的柔順秀髮上,兩個毛茸茸的嫩白小耳朵,就靜靜地立在那裡,身後,一條被白毛覆蓋著的雪白小尾巴正歡快的左右搖擺著。

彷彿在彰顯著小尾巴主人內心中的喜悅。

“收容物001號:貓女。”

“代號——隱殺者。”

………………這本書就像書名那樣,整個三國的重要人物都會被魔改,最終詭異化,變成不可名狀之物。

借下來就是詭異之間的大混戰了。

小說屬於幕後流,主角是無敵的,他隻參與創造,不參與爭鬥,所以設定上是無敵,扮演了神的角色。

簡單理解就是管殺不管埋,被他改造過的人愛咋咋地!

他的目的永遠隻有一個——養蠱!

孕育出最大最強的那隻神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