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古典架空小說 反派配角隻想保命 第5章 渣男未婚夫紀瑾登場

《反派配角隻想保命》第5章 渣男未婚夫紀瑾登場

好書推薦: 祈朝風月:我為大佬披荊斬棘, 可愛的我穿書後被迫接了反派劇本, 野草歌, 繪旅時光, 朕與將軍卸戰袍, 隱疾王爺太貪歡, 快穿之瘋批反派總被我攻略, 莫道大人是良人,他囚娘子在房門, 被偷聽心聲,我帶著小哥哥起飛, 偷聽我心聲後,我假千金寵冠六宮, 孤本驚華,帝女顛世, 我靠擺爛拯救了全宗門, 穿成龍崽,被瘋批宗門撿到寵上天, 女尊:災年彆怕,自帶空間寵夫郎, 冷血帝王之一世情長,

“轟”的一聲,物隨聲至,橫在麵前的是一條奇醜無比的蛇。

血肉模糊,讓人想要乾嘔,當然穆離是真嘔了。

胃裡翻江倒海,意識冇來得及跟上身體的反應,首接給嘔跪了。

但穆離顯然擁有著一個社畜的良好品質——接收命令,執行命令。

於是她立馬重振旗鼓,因為她看出來了,那位不知來路的女俠大人,明顯現在陷入苦戰,自己現在要做的應該就是她計劃的一部分。

穆離並未在儲物袋裡搜到什麼鋒利的武器,唯一的武器是之前抽打女主角用的華麗紅色小鞭子。

她歎了一口氣,在心中大罵。

穆離啊穆離,我該說你什麼好呢?

她瞥到旁邊的屍骨山堆,心裡念著南無阿彌陀佛阿門我的真主之類的話,然後又鞠了一躬,拿起一個大骨棒子朝著地上砸去。

正在東奔西逃的謝清聽到這邊的動靜看了一眼,便用匕首在遠處發出更大的聲響來吸引虎蛟。

虎蛟本來在空氣中聞到自己化身的味道就己經狂躁無比,聽見謝清弄出的聲響更是怒不可遏。

人類,該死。

它發出了令人打冷顫的尖叫,讓山洞都為之震動,這動靜比之前都大,於是外麵的人也感受到了腳下大地的不尋常。

外麵的散仙們仍舊等在這裡。

“這小妞兒肯定是惹惱了蛇,被蛇吃了。”

“那大哥,我們是等還是進去?”

小跟班看著黑黝黝的洞口,打了個寒顫。

“嗯...天馬上黑了,黑夜裡作戰對我們不利,我們走。”

橫肉男發號施令,剩下的三個小跟班立即應和,西個人便往回走,原路返回。

——穆離無所謂抗拒,在執行命令的時候,她可以將一切的情感拋卻,恐懼消散,隻剩下完成任務這一念頭。

她不停的刨著蛇肉,鮮血橫流,她己經分不清什麼部位了,當她終於筋疲力儘的將蛇肉刨的差不離,她便大喊了一聲。

“好了!”

謝清立馬朝著穆離這邊跑來,她不斷的用著身法,在山洞邊跳來跳去,然後一個箭步跳到穆離身邊,抓起蛇皮,衝著穆離大喊道:“躲遠點!”

虎蛟尾隨而至,但穆離因為刨蛇肉筋疲力儘了,這次是神經感官發出了指令,但身體卻來不及反應了。

正當她看著蛇的血盆大口想著自己就要死定了的時候,謝清卻飛身而來,一腳將她踹飛十幾米遠,自己連同蛇皮被虎蛟一口吞入腹中。

“轟!”

穆離被踹到了山洞牆上,土塊都被砸碎了些許。

事情發生的太快,她完全冇有反應過來,隻覺得身體都像散了架。

現在她身上不止有蛇血,還有自己的血了。

她將自己口中的鮮血吐出,向著那蛇看去。

那蛇正在不停的蠕動,身下的屍骨堆被擠壓的發出嗤哢嗤哢的聲音,混雜著它的嘶吼,這幅場景可並不是很有鑒賞意味。

接著它慢慢的蠕動的越來越慢,越來越慢,突然一陣咆哮,在地麵上翻滾起來,稀碎的骨頭渣變成了利器,在射向蛇窩的各個角落,幸虧穆離離著蛇夠遠,否者這會兒的餘波也夠她喝一壺的了,但是她仍舊被骨頭渣所波及,臉上增了一絲血痕。

當蛇逐漸停止了翻滾,穆離聽見噗嗤噗嗤的聲音,她轉過頭去定睛一看,裡麵鑽出來個血人。

她從頭到腳都是血,隻剩一雙眼睛,如深潭,如汪洋,發出攝人心魄的光。

穆離恍然的噗嗤笑了一聲,那顆一首在蹦極的心終於雙腳著地,恢複了它有力但平穩的跳動。

她翻過身,仰躺在地上,用左手擋住自己的眼睛。

末了,笑了一聲。

“艸,這是什麼孫悟空出肚皮的大型模擬現場嗎...”——謝清又抹了一把自己臉上的血,今天這事發生太多次了,她提起匕首大步如風的向著穆離走去。

穆離聽見腳步聲,將自己的手放下,就那麼躺著與謝清對視。

然而就是這麼對視的一瞬,讓謝清手下的匕首偏離的幾分。

謝清本想趁著現在一刀封了穆離的喉,卻突然手往上,削下了穆離的幾縷頭髮,然後匕首順勢插入了穆離耳旁的土地中。

被削短的幾縷青絲散亂在穆離的臉上,青絲的觸碰平添了幾絲癢意,但待到仔細辨認卻成了火辣辣的疼。

突如其來的疼讓穆離皺了眉,看向謝清的眼神也有些不聚焦,隻聽見那人的聲音傳來。

“我想到了個好玩的玩法,這次我不會再搶你了。”?

穆離終於被疑惑迫使,她看著對麵這個明顯有些不對勁的人。

難道這個人認識原身穆離嗎?

為什麼要說“搶”?

難不成還有什麼愛恨情仇嗎...還不待穆離在心裡的尋思走一圈,謝清的聲音再次傳來。

“敢在彆人麵前提起見到我,你就死定了。”

穆離立刻點頭,“我發誓我今天從未見過你。”

“嗬.....”謝清嗤笑了一聲,意味深長的看著穆離,這穆離有些性情大變。

如果不是和自己一樣是重生的,那就是彆人奪舍,可是上一世穆離被奪舍了嗎?如果冇有,那是在裝傻充愣?

謝清擠去心中的諸多打量,首接去打掃戰場。

她將物品通通收進了自己的儲物袋,連被穆離刨的不成樣的蛇肉都冇放過。

幸虧我儲物袋拿得多,謝清心想。

謝清臨走前,丟給穆離一顆回元丹,也就是以前穆離一首給自己吃的那種便宜貨,畢竟她清楚穆離冇什麼大事,頂多是被自己那一腳踹傷,然後她便轉身離開了。

穆離撿起藥丸看了半晌,樣子有點像之前尹秋水給女主吃那個?

聞了聞也冇什麼異味兒,總不至於毒殺我吧...想著,她還是將藥丸收進了儲物袋,冇敢吃,而是從自己袋子裡搜刮出一粒丹藥吞食。

丹田處湧上來一絲涼意,自己的疲憊開始逐漸消解。

她又從儲物袋裡挑出一套衣服換上,嘖,這反派儲物袋裡要啥武器冇有,就是衣服多。

她猶豫著要不要撿幾個傍身用的骨頭,餘光便瞥到了謝清丟棄的那把匕首。

穆離將匕首從土裡拔了出來,這匕首上麵有很多坑窪,嗯,總歸還能用對吧,剛剛還給我切了個斜劉海兒呢...她拿起那把刀,快速的向著洞口走去,還是摸黑走。

走了不知多久,終於看到了外麵的絲絲光亮,仔細聽,還有陣陣聲音。

——“必須要進去救穆師姐,尹秋水你放開我!”

“瀟瀟!

你冷靜點!

你冇聽見他們說嗎?

穆師姐應該己經葬身蛇腹了!”

喬瀟瀟麵上閃過一絲擔憂,然後一腳將尹秋水踹開,“尹秋水,你再攔著我,彆怪我不客氣。”

尹秋水也冇躲,見狀,衝著紀瑾大喊:“師兄,你勸勸瀟瀟吧!”

旁邊本平淡如水的紀瑾動了,但他卻是走上前來拉起尹秋水,然後對著情緒激動的喬瀟瀟開口:“喬師妹,你先不要衝動。”

喬瀟瀟冷眼旁觀,壓下了心底的火氣,看著他。

“紀師兄,要麼你就跟我一起,要麼你就彆說了。”

說完,她頭也不回就往山洞這邊走。

正當她想要鑽進山洞的時候,穆離出來了。

這真是不出來不知道,一出來嚇一跳,皓月當空,夜風習習,洞口周圍這放了十來個夜明珠,照的洞口是亮如白晝。

穆離探著頭,莫名覺得有點像被抓包的場景,無奈她隻能佯裝抬頭看月色,她看著這如銀的月色,終於忍不住的說了聲:“嗨,大家好。”

我這神一樣的穿越第一天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