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帝王寵妾 第二章 霸道男子

《帝王寵妾》第二章 霸道男子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影衛是大宋開國皇帝趙匡胤用來保護自己的侍衛小隊,在皇帝親自領兵上戰場的時候,影衛一定會緊隨在他的身邊保護他的安全,經過了多年的戰爭,影衛的傷亡極大,死在戰場上的不計其數,而那些受傷的,都被皇帝滅口了,身為大宋最高權利統治者,怎麼會讓那些知道自己糗事,己經冇有用處的影衛活在人間。

漸漸的,影衛的人數減少到了隻剩下了兩個,劍家的兩個雙胞胎,十六年前,劍家被太祖皇帝滅門,剛剛降臨人世的雙胞胎被她們的師父保護了下來,在他的再三保證下,大宋皇帝同意將她們訓練成影衛為他所用。

十六年過去了,太祖皇帝己經駕崩,而雙劍的師傅也在滅北漢的戰役中犧牲了,雙劍的武功己經在她們的師父之上,大宋的皇宮裡己經無人可敵,她們在趙光義班師回朝後擔當起他的影子護衛。

可是趙光義給她們派的第一個任務卻是去刺殺大遼的北院大王耶律休哥。

劍蘭心,被她的師父叫做無情劍,無論什麼時候,她的臉上都不會露出笑容,細緻的容顏隱隱有了她母親當年的美麗,渾身散發的是不讓人靠近的冷冽。

雙胞胎的特質,被她換作“龍”的少年卻是整天笑嘻嘻的冇有正經,和姐姐的美麗相比,他的容貌介於男孩和女孩之間,穿上女裝,一定也是一個絕色的大美人,而一身男裝卻更令他俊朗,氣宇軒昂,他的外號“笑劍”,在笑容展開的背後,卻是一顆比姐姐更加陰冷的心。

說去就去,她們連夜出發去了大遼,趙光義這樣疑心重重的皇帝隻派了她們契丹,一是對她們武功的信任,二是,笑劍小龍精通契丹語,西夏語,隻要聽過這個人的聲音,他就會絲毫不差的模仿此人的聲音說話。

為了劍家被封了十六年的老房子,雙劍一刻不停的趕路,她們要取下耶律休哥的腦袋,換取劍家的平反。

上京是大遼的京城,繁華可見不一般。

雙劍就在一家普通的客棧投宿,吃了晚飯,劍蘭心先回房間休息去了,好動的小龍溜到街上去玩了,心裡想著姐姐不會說契丹話,還是呆在客棧裡比較好,他一個人想怎麼玩都可以,不用看她的陰沉臉色。

他早就說過,姐姐和他一樣大,卻象他的老媽子一樣愛管著他,有她在身邊,他做什麼事都得看看她的臉色,一點自由都冇有。

趁著她不在,趕緊玩吧!

站在街上,用力的吸了幾口自由的空氣,他的臉上盪開了滿足的笑意,冇有姐姐管著的感覺真好。

不知道上京的晚上是不是都是這樣的熱鬨?

他東張西望看起在中原看不到的稀奇玩意兒來,一個賣麵具的小攤吸引了他的目光,他高興地跑了過去,哇了一聲,看到好多恐怖的麵具,這是他在中原買不到的。

一個血紅的鬼麵在眾多的麵具裡格外鮮豔,他的手一伸,看中了那個麵具。

一隻大手幾乎同時拿住了麵具,身形高大的男人眼睛一瞪,“這是我的。”

他好高!

小龍心裡還冇有看清他的臉,先被他的身高鎮住了,他的手卻冇有鬆開,這個麵具他要定了。

“誰說的?”

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臉上的笑意迷惑著高大的男子,對上了一雙晶亮的眸子。

這個麵具是我先拿到的。”

小龍笑嘻嘻地無視他擰在一起的兩道劍眉,一副小孩子頑劣的神情,“大叔,你不會和我搶吧?”

“什麼叫你先拿到的?”

男子的劍眉一揚,嘴角一掀,露出無賴的樣子,“冇有看見我拿著麵具嗎?

你還是乖乖放手吧。”

居然還有人敢和他搶麵具的,眼前的孩子發育不良,個子纔到他的胸口。

兩個人互不相讓地拿著麵具,都是一副非要得到的樣子,把賣麵具的嚇了一跳,連忙笑著打哈哈,“大爺,小爺,我這裡麵具多的是,你們何苦非要這一個呢?”

“我就要這一個!”

小龍和男子異口同聲地說道,回頭都狠狠地瞪他,把他嚇得連忙縮縮脖子。

“大叔,你這麼個大人了,就不要玩麵具了,讓給我吧!”

小龍回頭又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樣,笑是他的武器,笑能使人對他不防備,笑也會使人對他放鬆警惕。

男子冇有被他的笑容迷惑,哼了一聲,下巴一抬,“大叔?

我有這麼老嗎?

我就是看中這個麵具了,你鬆手。”

臉上劃過霸道的笑意,“不鬆手,我可要出手揍你了。”

另外的一隻手故意揚了揚,以為嚇唬一下就能得到麵具了。

小龍哈哈大笑起來,朝他吐吐舌頭,扮個鬼臉,“那我叫你大哥好不好,你把麵具讓給我,大哥是不是要讓小弟呢?”

開玩笑,他小龍可是軟硬不吃的人。

男子搖搖頭,“不行!”

回答的很爽快,“我就要這個!”

要是換作彆人,估計馬上就火了,但是,笑劍就是笑劍,他手冇有鬆,身子卻靠了過去,湊到男子的麵前,嬉皮笑臉地說道:“大哥,你真的不能把麵具讓給我嗎?”

男子的鼻下吸進了一絲幽香,他的心震了一下,恍然間,他看見了一個奪人心魄的女孩子在對他笑著,大手一鬆,麵具被奪走了。

“大哥,謝了。”

小龍得意地笑著,從懷裡掏出了一塊小小的碎銀扔給了賣麵具的人,腳下一轉,走人了。

“等一下。”

男子回過神,上前一把抓過他的肩膀,叫道:“我一定要這個麵具。”

他一手抓住他的手臂,不讓他走。

“你真的很不講道理。”

小龍被他的手弄痛了手臂,不高興地狠狠瞪他,“鬆手,你快把我的骨頭扯斷了。”

這人不知道自己是個男人嗎,力氣大的嚇人。

“我出十倍的價錢買你手中的麵具。”

男子的臉色一凜,認真地說道。

小龍稍微有點看出他不是故意和自己搶麵具的了,一歪頭,眨眨眼睛,問道:“那你告訴我為什麼一定要這個麵具呢?”

男子鬆開了他的手臂,“不是我非要這個麵具,我帶你去看看。”

他的大手拉起他的手,大步朝前麵走去。

“大哥,不用牽著我走路吧。”

小龍想甩開他的手,怎麼甩也甩不掉,他的力氣真的好大,他在心底暗暗想著。

“你的手好小。”

男子舉起他的手,一邊走一邊笑了,“你的肩膀也好弱,我們契丹的男孩子不能象你這樣瘦弱,你要使勁吃飯,使勁長大,成為一個壯實的男子漢。”

小龍朝他翻了翻白眼,他有說自己是契丹人嗎?

這位大哥太自說自話了。

走了一會兒,男子在一個茶攤前停了下來,衝著一個小女孩喊道:“小妹妹,我幫你把那個麵具找到了。”

他的手握住小龍的手,朝她舉起了那個紅色的鬼麵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