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帝王寵妾 第一章 殺戮

《帝王寵妾》第一章 殺戮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暴風雨籠罩著整個汴梁城,電閃雷鳴,彷彿蒼天要把所有的怨氣都散發在空氣裡。

大宋皇帝的禦書房外站著一排手持長槍的侍衛,個個噤若寒蟬,唯恐裡麵的龍顏震怒降臨在自己的身上。

一道閃電劈下,“劈啪”一聲,五十步開外的一棵老樹被削去了半邊,轟然而倒。

禦書房裡的龍案上,奏摺在同一時間轟然倒塌,散落一地,大宋皇帝雙手撐在桌麵上,怒瞪著雙眼,背後彷彿燃燒起了紅色的火焰。

“皇上息怒!”

本來垂手站立在龍案前的一對黑衣人雙雙跪倒在地,聲音裡冇有半點懼意。

“殺了他!

殺了他!”

大宋皇帝揚起了右手怒吼著,眼睛裡充滿了血絲,“雙劍馬上出發,給朕殺了他!

朕要耶律休哥死無葬身之地!”

高粱河之戰,一個不起眼的武將竟然打敗了他親率的大宋主力,身為大宋的皇帝,他落荒而逃,乘著驢車扮作士兵撿了一條命,奇恥大辱,他要以耶律休哥的鮮血償還。

“我們聽見了。”

一身少年打扮的黑衣人揚起了俊朗的臉蛋,表情裡有一絲嘲弄,“皇上,您這是公報私仇,雙劍可以拒絕……”這話無疑是火上加油。

“笑劍,放肆!”

大宋的第二任皇帝趙光義用力拍在桌上,臉色鐵青。

“皇上息怒。”

一首陰沉著臉的衣少女拉了自己同伴一下,低沉地喝道:“不得對皇上無禮。”

“本來就是,保護皇上纔是我們的任務,師父死了,我們接班,影衛的任務是保護皇上,不是去當殺手。”

俊朗的少年仰頭笑嘻嘻地看著震怒的主子,“我們可不是職業殺手。”

“閉嘴!”

少女的眼睛裡閃過一絲無聲的慍怒,“影衛就剩下我們兩個了,我們不為皇上的分憂,皇上還能指望那些平庸的大臣們嗎?”

“是,姐姐。”

少年低下了頭,“我聽你的。”

他的聲音一轉,模仿起趙光義的聲音說起話來。

“笑劍,你又放肆了!”

趙光義喝道,淩厲的目光落在少年的身上,“殺了耶律休哥立刻回來,朕還有大事要你們去辦。”

“屬下明白,一定不負皇上的重托。”

少女謹慎地朝他保證道,“笑劍自小頑劣,皇上不要放在心上。”

“好了,平身吧。”

聽了她這樣的話,趙光義的語氣放柔了一些,“蘭心,朕對你是寄予厚望,看在你的份上也不會與笑劍計較。”

“皇上英明!”

少年笑嘻嘻地又裝作了姐姐的聲音,“我們殺了耶律休哥你要給我們一個大大的獎勵!”

“不得無禮!”

少女一手抓過他前襟,厲聲低喝:“龍,你要是再敢學著彆人的聲音,我關你禁閉。”

“好了,你們退下吧,今晚就出發,功成之日,朕將你們劍家的祖屋還給你們。”

“真的嗎?”

少年不相信地抬頭看他,“皇上你真的可以給我們平反嗎?”

“你們劍家是先帝給定的案,朕想給你們平反,你們隻要立下大功,在群臣的麵前朕也好說話,去吧。”

緩緩坐了下來,臉上閃過了一絲老謀深算的笑意。

“遵旨。”

聽到能給劍家平反,黑衣少年也變得正經起來,和姐姐一起抱拳對當今的天子慎重地行禮。

趙光義揮手遣退了她們,當書房的門關上的時候,他的唇角盪開了笑意,冷冷地說著:“耶律休哥,你賦予朕的恥辱,朕就來向你討還。”

……………………………………………………………………………………耶律休哥:遼國名將,字遜寧,契丹族,北院大王,授予最高榮銜於越稱號,封宋國王。

遼保寧十一年(979)六月,宋圍幽州(今北京,遼稱幽州)。

遼景宗耶律賢準備放棄幽州,退守鬆亭關(今河北喜峰口)、虎北口(今古北口)一線。

休哥請求率兵10萬前往救援,獲準後,選精騎3萬,由山後取捷徑馳援幽州,在高粱河和宋軍的主力展開決戰,身負三處重傷,仍指揮大軍擊潰了大宋主力,一戰成名。

大遼皇帝稱讚他,“你的勇猛超過了你的名聲,假若人人都像你一樣,我還擔憂什麼不能被攻克。”

982年,遼景帝駕崩,耶律休哥輔佐12歲的遼聖宗耶律隆緒登基,幫助蕭太後完成了皇權的掌握。

986年,大宋欺大遼朝中不穩,舉兵侵犯,被耶律休哥擊敗,太後大悅,封耶律休哥為“宋國王”,從此入朝不必行跪拜之禮。

之後,耶律休哥被命為幽州鎮守,他體恤人民的貧乏之苦,減免租賦和徭役,告誡手下不要侵犯大宋邊境。

他死後,被尊為“戰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