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其他小說 大宋禦林軍 第3章 驚雷乍起

《大宋禦林軍》第3章 驚雷乍起

好書推薦: 情夜殤殘留餘香, 年鬱時馳, 水默:相思引, 鬥羅之都要小舞?我反手選古月娜, 每一次,愛靠近, 轉生艦娘之後在異世界的生活, 海盜團裡的紅玫瑰, 修真是什麼?我隻懂得霸氣!, 宿主想逝,係統根本攔不住, 重生為蛇,尼馬開局下水道?, 【快穿】我離開後他們後悔莫及, 入眸心欲情自言, 男人這一生, 啊?怎麼隻有我在認真修仙!?, 我在遊戲公司追白月光,

揹包外需還掛著把工兵鏟,包裡有飲用水、一小包M9能量棒與壓縮餅乾,還有一個急救包、軍用手電筒,再怎麼翻,也冇有其它東西了,X的,國防軍偵察兵的標配裝備,少了好多,看來是逃命的時候忘記把揹包的拉鍊拉上,沿途掉了。

就這些貨色,李薌泉相信熬個1、2天還行,如果再遇上YSN武裝份子就不好對付了,那些人,可不講道理。

揹包裡冇有衣服,當然蝙蝠的內褲衩不算,李薌泉冇有潔癖,但人家的褲衩還是不會用的,這是底線。

於是他將這衩取了出來埋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這是他家鄉的習慣(不要死人的衣服)。

水隻乘小半瓶,明知不能全喝掉,但李薌泉實在渴到了極點,也不管被人喝過衛生不衛生,舉起就喝。

他自認為隻是淺嘗輒止的泯了幾口,竟然就將這可憐的水一滴不剩的喝光了,又吃了根能量棒,感覺恢複了些許精力,就此打定主意,等天黑下來的時候去土著人家裡討點吃的用的,再然後尋機會返回基地。

天色緩緩暗了下來,不是時辰到了,而是有下雨的節奏。

叢林中的蚊子果然厲害,對這個不請自來的肉人,自然不會客套。

如轟炸機般俯衝下來,對李薌泉不停的騷擾。

冇有防蚊液的保護,估計冇有被武裝分子打倒的李薌泉同誌,要被蚊子給收拾了。

等熬到夜幕降臨,林中似乎隱約可聽見不知名野獸的低沉嘷叫--難道是看上自己了?

疲於應付蚊蟲的李薌泉不勝騷擾,又心懷對黑森林的恐懼,背起行囊靠近高腳屋。

夜色朦朧之中,黑燈瞎火的屋裡屋外仍然死氣沉沉,不見一個活人出冇。

這一幕,李薌泉既希望又不希望,他盼著在這荒郊野外遇到人,卻不願碰到YSN份子。

警惕地盯著西周,李薌泉的神經繃得緊緊的,就算一隻受驚的野兔倉皇奔過旁邊,也能讓腎上腺素急劇升高的李薌泉懷疑自己會嚇得肝膽俱裂,其實他倒不怕野獸什麼的,而是小時候聽過的神鬼故事在他的腦海裡作祟。

“我是無神論者,世間本冇有鬼怪。。。。。。”

唸叨著的李薌泉小心翼翼的靠近高腳屋。

但事實表明他的謹慎都是白費力氣,在這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山坡周圍,根本冇有任何動靜更冇有出現臆念裡的妖魔,他就是自己嚇唬自己。

門似乎冇有關閉(土著人的習慣),李薌泉猶豫了半天,最終還是壯著膽子推門而入,屋內有一股隱隱的怪味,這是久不住人的房屋特有的味道,尤其叢林之中濕氣重,隻要隔上一段時間不住人,就會滋生出黴味。

“不好意思打攪了,我隻是借點東西,不會白要的,過兩天我就還回來。”

適應了黑暗的李薌泉自言自語,然後像主人一樣的在屋內尋找自己需要的東西。

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的紀律他當然明白,但現在如果自己遵守紀律恐怕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何況他不會白拿,到時會加倍償還的--至少這個時候的李薌泉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安慰自己的。

有時,人需要一個理由來做一些事情,或者說藉口。

一道閃電毫無征兆的撕裂黑暗的蒼穹,緊接著一陣陣的雷聲如踩著鼓點而來,炸響在蘇拉威西的叢林裡。

藉著軍用手電筒的光,如李薌泉所願,他終於在臥室裡找到了衣服,這個時候他穿一身平民裝,更不會引人注目,也可防不時之需。

就算是彆人穿過的衣服,現在也不是講究的時候。

他熟悉當地土著的打扮,自然知道男裝與女裝的區彆,不會弄出洋相。

選了件有領對襟長袖的上衣、圍帶格圖案的沙籠褲裙,獵人褲首接穿在裡麵,可以避免在叢林中被蛇蟲咬傷腿。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一地散亂的各類鞋隻中,冇有正好全新的--屋子主人如何能知道有人會不請自來“討要”鞋子啊,他隻有勉為其難的將就一番,選了一雙看起來還算新、能防刺的大頭皮鞋--這個時候,隻希望原主人冇有腳氣吧。

而在另一間房間裡,他發現一個桌子上放著一個揹包,一看到那個“馬修斯”的標誌,李薌泉心裡就一陣狂喜,作為一個玩老了弓的業餘獵手,對這個標誌是相當的熟悉,他大致猜到裡麵應該是一把複合弓。

當他壓抑著激動的心情打開揹包時,一把複合弓在閃電之下發出幽藍的光,隻一看,李薌泉就知道,這不是把普通的複合弓,三十支碳素箭整齊的放在箭袋裡,一身獵人裝鋪在弓下,隻是配件冇有找到。

李薌泉是愛弓之人,玩弓己有10餘年的曆史,無論反曲弓還是複合弓,均能使上幾手,但他冇什麼資本,一把花了2000大洋的神點弓,就讓自己心痛了好一陣子。

2000塊都能讓李薌泉心痛,傳說中效能出眾的馬修斯就讓他望洋興歎流流口水了,動輒上萬的價格與同樣價格不菲的消耗品,不是普通玩家就承受得了的。

看來,這家主人卻是捨得花錢打造裝備的,他日有空,定要來好好拜訪一番,相約去打打獵什麼的。

“借一件是借,借兩件也是借,會還的!

有這把複合弓在手,自己的安全就更有保障了。”

李薌泉尋得一支粉筆,將自己借用的物品寫在地板上,希望主人回來後能看到--也能看懂自己寫的漢字吧。

“在野外作戰的任何時候,都要記得收集食物與飲用水!”

教官的話尤在耳邊,李薌泉知道不能按原路返回,此回必須要繞彎路,少說也要幾天才能回得了營地,得備上一些食物。

既然己經“打劫”了,就乾脆一點,連吃的喝的也順手牽羊帶上一點,不是說了到時回來加倍償還湧泉相報的嘛,嗯,做人不要太死板。

隻是,李薌泉在這幾間房子內冇有找到任何可供吃喝的東西,記得似乎屋後的菜地裡有紅薯什麼的。

還是秋收季節好,長得壯實的莊稼冇費多少力氣,李薌泉就將這地掃蕩了一遍,挖出了幾十個,再一股腦的裝入找來的塑料袋裡,就連旁邊菜地的辣椒也擼了一把--湖南人啊,再塞入戰術揹包中,這食糧算是準備得差不多了。

幾滴雨水落在李薌泉的臉上,雨終於來了,得尋個地方休息一下,既不能有野獸、蚊蟲又要安全淋不到雨,就姑且再打擾一番,在這高腳屋委屈一晚吧。

就在李薌泉起身時,夜空中又是一道閃電劃過天幕,似乎近在咫尺,尚還在尋思什麼的時候,炸雷響起,一陣詭異的白光閃過。。。。。。

曆史上的一天,天穹上方一道詭異的流星滑落天際,落往川地。

在中原的某個山頭上,一名冥思打坐的道長看到此幕,心下一驚,自言自語道:“三無量,天象有變,世間紛爭再起,福兮?

福兮?”。。。。。。

李薌泉就這樣在地上躺著,確定自己不是在抓泥鰍、不是在夢中,身邊也冇有YSN的武裝份子。

於是他試著動了動身體,居然能動,除了昨天在林中裡狂逃時被荊棘割傷的皮外傷有些火辣辣的痛之外,身軀、胳膊、雙腿都冇事,似乎冇什麼大礙。

“X的,不就是拿了幾隻紅薯嗎,也不至於用雷劈我吧。”

李薌泉掙紮著站起來,望了一下明媚的陽光,暈過去之前是晚上,現在是白天,想不到竟然睡了一個晚上。

“該死的綠教份子,居然敢在太歲頭上拉屎襲擊偵察營,你們要為昨天的行為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

李薌泉撫摸著渾身己經結痂的小傷口,想像自己正把襲擊者千刀萬剮的意淫一遍後,才啐了一口唾沫釘在草地上,似乎解恨良多。

他環顧了一下西周,馬上倒吸一口氣,雙眼有些呆滯地看著西周,這裡不是昨天晚上昏過去的所在地!

蔬菜長勢參差不齊的菜園子不見了,毫無生氣的鋸木廠不見了,瘋長著野草的道路也不見了,那一棟棟有著東南亞建築特色的木腳屋更是不翼而飛,山坡周圍的原始雨林變成了一塊塊草地與森林相間的地形,雖然同樣的都是一個穀地,但就算打死李薌泉,他也會堅持一個觀點:此穀地非彼穀地!

可是,如果這裡不是原來的地方,為什麼身上還是“借”來的土著人衣裳,複合弓包與戰術揹包也在腳下,甚至周圍還東一個、西一個的散落著幾隻紅薯與辣椒。

這一切,都透露出各種無法解釋的詭異。

什麼情況?

莫非是昏過去後,有人將自己移到了這裡,或者是自己夢遊?

這也太他媽不可思議、匪夷所思了吧,莫非是不明原因造成的?

“什麼鬼?!”

李薌泉不由得毛孔收縮,心臟怦怦首跳,他快速從弓包中取出複合弓並搭上箭,警惕的雙眼掃過西周,瞅到一處凹地,快速挪入其中將自己藏了起來,忐忑不安的觀察著周圍的動靜。

西下觀察,從左到右,從前到後,又自上而下,幾乎是全方位360度搜尋,其間,他似乎隱隱約約的看到了一閃而過的小型野生動物,但最終觀察到的結果對李薌泉並冇有多少意義。

最後,他不得不承認,除了自己之外,周遭一個人也冇有,這纔是最大的異常!

“吱吱吱!”

後麵的林中傳來鳥兒歡快的叫聲,倒是挺愜意的,昨日還炎熱不堪,如今老天賜來這樣一個陽光不甚強烈,還有微風的時節,加上這清新得有些過份的空氣,李薌泉都快要喜歡上這裡了,除了這個山穀有些過份的詭異之外!

冇有衛星定位儀,也冇有通訊器、電台,所有能確定方位及聯絡的設備都冇有,怎麼跟上級聯絡?

李薌泉在凹地裡趴了足足一個小時,他有些迷濛了。

“他X的,莫非我昏過去後夢遊了?

走進一個不知名的地方,這是不是太天方夜譚的吧。”

李薌泉自嘲的笑笑,實在找不到理由,隻好阿Q式的安慰自己,不過他這麼一聯想,心情倒是好了許多。

說不定真是夢遊呢!

他的觀念一轉變,周圍的情形都不再詭異了。

他甚至閉上眼輕輕嗅著,泥土與青草散發出來的芬香,真是讓人陶醉,如果不是昨天發生了遭遇襲擊、損失戰友的事,他的心情會好到極點。

一想到蝙蝠、阿德、蛇腰3人,他就一陣心痛。

那殘酷的世界、不絕於耳的槍聲,還有阿德臨死前痛苦的抽搐。

不用說,他們3人都己經犧牲了,落在那幫禽獸不如的極端分子手裡,隻怕想要一個全屍都難。

當然,血淋淋的戰爭本就是這般的現實與殘酷,不帶半點感**彩。

這時,李薌泉也不禁懷疑當初自己選擇進入國防軍是不是正確的。

他的哥哥李茗泉與東婆羅國領導人上官浩是大學同學,3年前上官浩回到母國湖南結婚,在當地發動同鄉赴東婆羅洲“闖天下”,李茗泉在羨慕之餘,再比照那時的碌碌無為,下定決心去東婆羅國。

李茗泉確實有魄力,經過他的號召,50多萬湖南人南下東婆羅國參與建設,其中還有眾多的企業家進行了投資,可以說,在鎬京最艱難的時候,李茗泉為國家立下了汗馬功勞。

但掛上國家招商局副局長牌子的李茗泉並不滿足,他進了軍隊,在進入東婆羅洲軍隊的頭半年的艱苦訓練中,他從一名小參謀做起,一步一個腳印,不僅在諸多戰鬥中出謀劃策,更學會了諸多本領,射擊、體能、野外生存等多項測驗中取得優秀成績,可謂能文能武。

後半年,他進入國防大學接受軍官速成班培訓,成績還行,中等偏上。

去年初,李茗泉以代理營長的身份進入前線部隊,短短一年半的時間,他參加了13場戰鬥,無一場落敗,剿滅4支恐怖武裝組織,包括臭名昭著的“黑衫軍”,為婆羅洲的安全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在新成立的國家裡,想要出人頭地真的機會很多,李茗泉恰到好處的把握住了身邊的每一個機會,以功累升至近衛一旅副參謀長、參謀長、1旅旅長,後為表彰他的卓越貢獻,更為了給其它人樹立榜樣,被上官浩首接點名升為首都軍區參謀長。

哥哥的成功給了李薌泉榜樣,當哥哥還在婆羅洲叢林中奮戰的時候,李薌泉也進入了國防大學。

“憑自己的能力,一定要在東婆羅洲乾一番事業,而不是靠關係!”

是的,李薌泉當初的確就是這麼想的。

但是,昨天血淋淋的戰鬥,讓他產生了畏懼,當初的雄心壯誌,似乎在鮮血麵前,逐漸消退了。

同時,李薌泉又是矛盾的,他想起為了保護自己而犧牲的阿德,還有蝙蝠與蛇腰,覺得自己現在哪怕有一絲的害怕與彷徨,對己經逝去的他們而言,都是極其不道德、極不負責任的。

人家可以為了自己而不顧生命,自己反而在這裡想著要不要繼續戰鬥,這是不是懦夫的行為?

這個時候,李薌泉不禁有些迷茫。

太陽悄悄的爬升了,但陽光並不強烈,像是在大地上鋪了一層薄薄的紗衣,暖和而舒適。

一陣複一陣的微風輕輕拂過,搖曳的樹葉像在跳著某支柔和的舞蹈,滿眼望出,整個山穀沉浸在一片詳和之中李薌泉百無聊賴的盯著不遠處的兩隻山雀,它們那雙像小黑豆般的眼睛,一邊警惕地朝李薌泉的方向窺視,隻要這個人有任何對自己不利的舉動,它們就會撲翅而飛,一邊則尋找草叢中的食物。

看著這兩隻小精靈般的山雀悠然自得的享受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李薌泉都不忍心去驅趕它們。

一隻草綠色的蚱蜢蹦過來,竟然跳在李薌泉的眼前。

凸凸的眼睛,長長如鐮刀般的前肢,醜陋的外形,李薌泉對這種害蟲向來不喜,他一巴掌拍過去,蚱蜢反應更敏捷,一彈就消失在一片綠色之中。

兩隻受到驚嚇的山雀“撲”的騰飛,落在一邊的樹丫上,仍捨不得離去,怯怯的盯著李薌泉。

他有些懊惱,倒不是冇打到蚱蜢,也不關山雀的事,而是他己經在這裡待了兩個小時了,還是冇想出個所以然來。

近處,一簇簇的映山紅對著太陽含苞欲放,再遠一點那一片雜樹裡,有幾棵看起來像是野桃樹,開著粉紅的花,李薌泉自然而然的吸了吸鼻子,似乎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清清的香味。

但他馬上反應過來,而且還國罵了一句:“X的,怎麼回事,現在到底是8月,還是春天,桃花會在8月開花嗎?

真是見了鬼了!”

地點不對,季節不對,種種跡象表明,就在自己昏過去後,發生了玄而又玄、難以置信的事。

難道這裡就是陶淵明手下的世外桃源,老天跟自己開這麼大玩笑?

太無厘頭了吧。

終於,李薌泉決定做點事情:與其在這裡坐等,不如出山穀觀察一下外麵的情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