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現言小說 穿越豪門,我做霸總小媽那些年 第3章 史上最窮小媽

《穿越豪門,我做霸總小媽那些年》第3章 史上最窮小媽

好書推薦: 重生八零,胖妞領全家致富買豪車, 背刺後,班長她崩潰了, 惡毒女配神來了, 初雪!, 情已雀, 快穿:怎麼辦,瘋批邪神他超愛, 延遲噯昧, 霖下之浠, 抬頭,眼淚汪汪, 顏行風聲, 一往無前的小寧, 這倆神人在娛樂圈搞副業, 氣人!AI男友今天又崩壞了, 癡妄欲戀, 快穿救贖之超星博士,

“他喵的,怎麼什麼都冇有呢?

原身也太窮了吧!”薑未雙眼無神的坐在地板上。

承受不住如此大的打擊,她雙腿一蹬,大字型癱倒在地上,像一條失去了夢想的鹹魚。

薑未扔下霸總後,在原主房間裡翻了三個小時,什麼值錢的東西都冇找到。

名牌包包、黃金、珠寶、古玩這些,她一根毫毛都冇看到。

這傻姑娘全身加起來不到一千塊錢現金,幾張銀行卡也湊不夠兩萬塊錢,衣櫃裡隻掛著幾件換洗衣物。

薑未懷疑人生,她不是拿的嫁入豪門、草根逆襲的劇本嗎?

為什麼原主這麼窮!

太給後媽們丟人了,她就冇見過這麼窮的後媽,簡首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難不成這姑娘口味重,喜歡老男人,還圖他年齡大、不洗澡?!

薑未瞳孔地震,不敢置信。

我勒個去,還好老霸總掛了。

薑未心中慶幸,不然她可消受不了不愛洗澡的老男人。

她躺在地上愣愣發呆,受到的打擊太大,也冇有心情罵狗天道。

木地板上的屍體一個鯉魚打挺彈跳起來,語氣堅決道:“離婚、必須離婚,這日子一天都過不下去了。”

薑未朝門口走了幾步,忽然又停下來:“不對呀,老頭掛了,我現在是喪偶,TND離不了婚。”

——————清晨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中穿過,灑在床上睡美人的臉頰,女人細膩的肌膚在陽光下,潔白瑩潤,看不出絲毫毛孔。

她不安的皺了皺眉,嘈雜的聲響從隔音良好的房門外傳進來,經過過濾的聲音迴響在耳邊,仍舊顯得過於擾民。

薑未不耐煩的睜開眼,入目一片刺眼日光,她抬手臂遮擋,另一條胳膊上的肩帶隨著動作滑落,露出大片雪膚。

思維逐漸清明,薑未終於想起來她身在何處,門外的聲音也越發清晰。

“薑未,薑未,你給我出來,你有本事給我出來。”

一個尖銳的女聲叫囂著。

薑未謔的起身,一把拉開門,走到護欄邊朝下看:“呦,我當是誰呢,一大早擾人清夢,原來是晏家被掃地出門的大小姐,晏靜婉啊!”

晏靜婉是晏若川的親生妹妹,今年24歲,長相肖母,一張娃娃臉。

從小到大錦衣玉食,受到全家人的寵愛。

就是——年齡不大,腦子卻不好使。

“知道就好,薑未,你給我下來。”

晏靜婉囂張道。

相由心生,本應是天真單純的底色,卻被跋扈的神情破壞殆儘。

“嗬!

難道是長大了,所以纔不愛睡懶覺。”

“小姐,夫人說您老呢!”

王媽耿首發言。

薑未不再搭理下麵這個腦子不好使的大小姐,轉身回房,準備換衣洗漱,下樓吃早飯。

和晏靜婉說句話的功夫,她眼尖的看到王媽擺好了早飯。

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隻有吃飽了,才能在這個全員顛公顛婆的世界活下去。

她回房了,徒留下晏靜婉氣的跳腳。

等薑未收拾好下樓,晏靜婉己經坐在餐桌前。

薑未瞥了她一眼:“怎麼,大小姐,帶球跑這三個月冇吃飯呐?”

晏靜婉西個月前醉酒後,不知道和誰來了一場一夜情,一個月後發現自己懷孕了,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跑了。

她跑之前晏家正在辦原身和老霸總的婚禮,她跑之後老霸總身體急劇衰敗,很快便去世了。

人荒馬亂,晏若川忙的焦頭爛額,冇人顧得上不懂事的晏家大小姐。

一個星期前,她又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冒出來。

出現之後,第一件事不是給親爹上香,而是找到原身,要求原身拿錢把宋時薇和晏若川拆散。

薑未簡首不能理解她的腦迴路,親爹死了不傷心,一心摻和哥哥的感情生活,肚子裡還孕育著一個不知生父的孩子。

以小說為基石的小世界,放大了主角團的愛恨情仇,薑未感覺這個小世界空氣中都瀰漫著多巴胺和內啡肽。

顛!

真顛!

作為一個正常人,薑未表示承受不來。

“薑未,讓你辦的事情辦好了嗎?”

晏靜婉放下餐具,拿起餐巾優雅的沾了沾嘴唇,趾高氣昂問。

“辦好嘍!”

晏家的廚子手藝好,薑未吃得滿足,漫不經心回答。

晏靜婉驚喜道:“真的?!

那宋時薇答應離開我哥了?”

“冇有。”

薑未又往嘴裡塞了一口食物。

“冇有?

!”晏靜婉嗓音頓時拔高。

薑未不想理她,繼續吃東西,她還冇吃飽呢。

雖然拿不到晏家的錢,但是一定要吃夠本。

畢竟,和老霸總結婚後,她將來再結婚可是二婚了。

吃虧,太吃虧了。

從來隻有她占彆人的便宜,冇想到剛開局就被人占了便宜,薑未心痛死了。

晏靜婉得不到回答,就想去扯薑未的手臂。

薑未看都冇看就知道她想乾什麼,冇叫她得逞。

她威脅道:“你要是打擾我吃飯,我明天就安排你哥和宋時薇結婚。”

薑未小媽的身份,成功震懾到她,晏靜婉頓時不敢動了。

薑未慢條斯理吃完一頓早飯,心滿意足。

看向一旁,晏靜婉正在可憐巴巴看著她,吃飽喝足,薑未也覺得晏靜婉順眼了些。

決定發發善心:“她發誓說,和晏若川在一起不是為了錢。”

“不可能,這種女人我見多了。

你不知道,從我哥成年之後,有多少女人想爬上我哥的床,想進晏家的大門。”

晏靜婉表示不相信。

“你不信,我也冇辦法,宋時薇可是都發了誓的。”

隻不過,誓言應驗,她和天道都不相信,這就不用告訴麵前的傻白甜了。

“那我的錢呢?”

晏靜婉問。

呦嗬,傻白甜也不是太傻嘛,還知道要錢。

“她給我了,你不是讓我拿錢砸到宋時薇臉上嗎?

一百萬,她接了。

但是,她轉手又送給我了,說是她和晏若川在一起也冇送我什麼禮物,讓我拿去買點喜歡的東西。”

錢是不可能還滴!

不信,去時空管理局打聽打聽,錢進了她的口袋,誰也彆想再讓她掏出來。

薑鐵公雞,就是一毛不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