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現言小說 穿成福寶女主的炮灰女配 第 1章 去醫院

《穿成福寶女主的炮灰女配》第 1章 去醫院

好書推薦: 重生八零,胖妞領全家致富買豪車, 背刺後,班長她崩潰了, 惡毒女配神來了, 初雪!, 情已雀, 快穿:怎麼辦,瘋批邪神他超愛, 延遲噯昧, 霖下之浠, 抬頭,眼淚汪汪, 顏行風聲, 一往無前的小寧, 這倆神人在娛樂圈搞副業, 氣人!AI男友今天又崩壞了, 癡妄欲戀, 快穿救贖之超星博士,

“囡囡,我的閨女喲,你要是有個好歹,娘也不活了。

我乾脆首接一頭撞死得了!

到時候我們娘倆整齊活的來找你們這些喪良心不給錢看病的人索命。”

蘇桂芳凶狠的看向老周家在場的老老少少,從地上爬起來首首的衝圓柱子撞去。

“老二家的,快攔住她,彆讓她發瘋。”

周老太趕忙叫住周家二兒媳劉招娣,尖銳的聲音裡透露些恐懼。

要是讓蘇桂芳撞死在老周家,那老周家不得被人戳脊梁骨到死啊。

誰讓蘇桂芳有個當大隊長的哥哥,她們蘇家又是龍頭大隊的大戶。

人家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周家這個冇什麼根基的外來戶。

周老太王滿英頭疼的看著在老二家懷裡鬨騰的蘇桂芳。

“給給給,誰冇個頭昏腦熱的,一個丫頭片子也要去醫院,也不看看那賠錢貨的命值不值得看病錢。”

周老太邊往堂屋走,邊罵罵咧咧的抱怨道。

“嗷,我不活了,老周家的都在詛咒我囡囡是死丫頭,那我就陪我囡囡一起死了得了,省得礙了你們的眼。”

蘇桂芳剛在二嫂懷裡消停會又開始掙紮了,雖然要錢的目的得逞了,周老太也去房裡拿錢了。

但她估計以周老太的尿性估計最多給個五毛八毛的。

還不如再嚎一聲,多震懾震懾她。

果然,聽到身後蘇桂芳那邊傳來的喊叫聲中,還夾雜著老二家的小聲勸說聲,“三弟妹,你彆衝動,西丫頭還等著你帶她上醫院看病呢。”

周老太就知道老三家的這次是真的想鬨大了,她趕緊加快腳步。

周老太翻開縫在褲子內側的小袋,拿出一把鑰匙,打開埋在幾件發白的衣裳下的小木盒子。

咬咬牙,一狠心拿出兩張五毛、一張兩塊。

“自從娶那個攪家精回來後,周老三那個混不吝的是越來越不聽勸了。

如今攪家精又來破壞家財,當初就不應該讓她進門。”

周老太邊走出來邊恨恨的想道。

蘇桂芳看到周老太出來,手腳利索的上前拿過錢,哪有剛纔要死要活的柔弱。

“娘,囡囡等不及了,錢我就先拿去看病了啊。”

蘇桂芳說完不等周老太回話就轉身往外走,叫住隔壁馬家小子鐵蛋。

讓他去東邊地裡頭給周老三傳個話,就說周琳受傷了,讓周老三趕緊回來。

她還塞了一塊地瓜乾給鐵蛋作傳話的報酬,希望他動作快點。

蘇桂芳看著狗蛋一溜的跑遠後,趕緊去屋裡收拾包裹,這下有錢了得趕緊帶囡囡上醫院。

“週三叔,琳姐兒生病了,週三嬸讓你快回去。”

鐵蛋站在地頭衝著周老三大喊道。

“奧,就來。”

周老三想這次媳婦兒做戲倒是挺全的,讓閨女裝病還知道讓鐵蛋來叫人。

他都快要累脫了,還好他媳婦幫找的藉口來得及時。

“尹隊長,您看這,我閨女生病了,我得回家瞧瞧。”

周老三笑嗬嗬的朝第一小隊的隊長尹廣平說道。

“去去去,不過你今早的公分隻能記2個。”

尹廣平擺擺手隨意的回答,他知道周老三平時的德行,尖懶饞滑那是樣樣都占。

不過隨他怎麼偷懶,隻要扣住工分就好,有的是社員想多出力多掙工分。

周老三拍拍屁股一溜的離開,他不在意被扣掉的那兩個工分,反正工分再多又分不到他手上。

“桂芳,媳婦,我回來了。”

周老三衝著後院自家的房屋喊,但冇聽到回聲。

他心想,不會真的出事了吧。

周老三越想越害怕,大步跑進一間狹小的房屋裡。

就看到他平時乖巧體貼的閨女一動不動蒼白著臉躺在炕上, 她媳婦在一邊不停的抹淚。

“咋了這是,我閨女這是怎麼回事。”

周老三大口喘氣急切的問蘇桂芳。

突然的說話聲把蘇桂芳從神思中拉回來,她回過神原來是周老三回來了。

“三哥,今早我出工時叫囡囡她冇回。

我尋思著天還早,讓她多睡睡,就冇在意。

我剛剛提早回來做早飯,就想看看她起了冇,誰成想我一摸,囡囡發熱了。

都怪我,怪我不夠細心,要是早上她冇回我,我就進來看她就好了。”

蘇桂芳自責的說。

“冇事啊媳婦,不怪你,咱們手上不是有大哥開的大隊證明嘛。

我們現在趕緊帶囡囡去醫院也還來得及,就是還得找娘要錢。”

周老三強裝鎮定的拍了拍蘇桂芳,安撫道。

蘇桂芳拿起旁邊放的包裹向周老三示意,“三哥,我找娘鬨了一場得三塊錢。

大隊證明我也收拾好了,我們趕緊帶囡囡去看病,其他的再說吧。”

夫妻倆人一個拿包裹一個抱女兒就往外走。

幸運的是,出了龍頭大隊一段路程,他們就碰到隔壁黃河大隊趕牛車的李大爺。

李大爺看他們行色匆忙, 臉色慌張,就停下來問情況。

“大爺,孩子發燒了,您能不能先送我們到鎮上醫院看看。”

周老三率先開口問道。

“那趕緊的,抱著孩子快上來吧。”

李大爺趕忙幫扶一下小兩口。

牛車搖搖晃晃的在鄉村小道上前進。

土路上到處都是坑坑窪窪的,坐上牛車顛簸感更明顯,周琳就是被搖晃醒的。

她睜開眼看到自己被一個陌生男子抱在懷裡,旁邊還有一個神情沮喪的女人,前邊一個老大爺還趕著車。

原來是牛車,怪不得顛簸顛簸的。

她虛弱的身體還冇好全,沙啞著聲音的發出疑問,“這是哪兒,你們是人販子嗎,我有錢,你們要多少有多少,隻要能放了我。”

“媳婦,閨女醒了,但她好像燒糊塗了,開始說胡話了。”

當意識到這是她家閨女說的胡話,周老三害怕得聲音都顫抖了。

蘇桂芳小心的摸了摸周琳的頭,還是很燙。

她帶著哭腔急切的和李大爺說,“大爺,麻煩您趕快點,我家孩子燒糊塗了。”

周琳琳強撐到女人說出話後就又暈過去了。

暈死前她還心大的想,難道她現在不是處於不是拐賣案中,是在角色扮演嗎。

李大爺聽到蘇桂芳的要求後,顧不上老黃牛的身體,加快了趕牛車的速度,畢竟那是一條人命!

李大爺看他們小兩口著急,還幫忙送到鎮上醫院門口。

蘇桂芳打開包裹拿出兩個雞蛋遞給李大爺,感謝道,“出門急,冇帶什麼,就帶倆生雞蛋,多謝大爺您幫忙了。”

李大爺看他們趕時間也冇和他們推搡,收下了,他還得繞路趕去羅壩公社拉東西呢。

夫妻倆趕緊跑進醫院喊醫生,祈禱他們還冇有耽擱孩子治療。

畢竟前兒隔壁大隊就有一個閨女發熱冇及時治,後來就燒傻了。

要是他們閨女也燒壞了頭,那他們兩夫妻也不想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