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重生之烏瑟爾的救贖 第4章 洛丹倫都城遇襲

《重生之烏瑟爾的救贖》第4章 洛丹倫都城遇襲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我穿過雲層,看見大量獸人豢養的飛龍翱翔在都城上方,獸人騎乘著飛龍,利用投矛不斷進攻著獅鷲小隊和龍鷹小隊,騎手或者坐騎一旦接觸淬毒的投矛,便會向著地麵垂首落下,九死一生。

我騎著龍鷹向著獸人飛龍大軍的中央位置猛紮進去,龍鷹吐出紅色的烈焰網,包裹著最近的一隻飛龍動彈不得,我拿出一柄風暴之錘,向著獸人騎手投擲而去,伴隨著呼嘯的雷電聲,以風暴之勢將他砸落,同時,龍鷹的烈焰網也將飛龍燃燒的灰飛煙滅。

大量的飛龍騎兵見狀向我包圍而來,我想起早年同精靈族並肩作戰時,守望者曾經用過大量飛刀瞬間殺傷周圍的敵人,她告訴我這是她家族的秘技“刀扇”,我將技能原理運用在風暴之錘上,瞬時間,魔力驅使著大量風暴之錘西散而開,每一聲哀嚎預示著一隻獸人的隕落,因為我的參戰,洛丹倫都城空中戰局一片大好。

此時,大量的紅色光點從遠方飛馳而來,待飛近些,纔看到來者正是獸人的空中敢死隊——蝙蝠騎士,每一位蝙蝠騎士都隨身攜帶著大量的不穩定化合物,時刻準備著與其他空軍同歸於儘,大量蝙蝠騎士朝著獅鷲騎士,龍鷹騎士還有我猛衝而來,龍鷹騎士第一時間利用烈焰網控製住部分的蝙蝠騎士,獅鷲騎士則是集火臨近的蝙蝠騎士,我給周圍所有可視範圍內的騎士剛套上“寒冰甲”,便被一隻準備與我同歸於儘的蝙蝠騎士手中的不穩定化合物炸落龍鷹。

我向著地麵墜落,將揹包內的風暴之錘一股腦扔出,利用著揹包充當簡易降落傘,當我落地以後,看見一道魔法煙花打在洛丹倫都城的上空,龍鷹騎士和獅鷲騎士看到煙花,隨即向著地麵高速俯衝。

不多時,一個巨大的淡藍色魔法護罩憑空浮現在洛丹倫都城上,龍鷹騎士和獅鷲騎士歡呼雀躍,他們知道城內的**師們終於完成了防護罩技能的吟唱,他們慶祝著自己完成使命,保護了洛丹倫都城所有人的性命,提供給**師們足夠的時間,同時也慶幸自己能在這場危險的戰役中存活。

我卻冇有加入他們一同慶祝,急忙進入王宮,示意護衛向國王傳遞我要麵見他的請求。

不多時,國王邀請我進入寢宮麵談,我連忙快步進入寢宮……“尊貴的王,剛剛獸人的空襲,您冇有受到驚嚇吧?”

我單膝跪倒在地,虔誠的詢問。

在國王簡單的迴應後,我提出此行最重要的疑問:“王,我此行是想知道,獸人如何發現了我們的都城,**師的魔法屏障失效了嗎?”

國王示意我坐下細聊,接著告訴我**師那裡並冇有出現異常,他們還通過可以遠程探測情報的水晶球瞭解到,獸人中突然出現一些與原本綠色皮膚的術士不同,更加精通魔法的紅皮術士,正是他們尋找到了洛丹倫都城的位置。

果然,我心中的顧慮還是發生了,這是基爾加丹的燃燒軍團派出的先行魔法部隊,被燃燒之血加強並控製的邪惡術士。

相比於傳統的獸人術士,他們的身體素質要強過獸人戰士,魔法能力則可以與**師媲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們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更像是燃燒軍團操縱的傀儡,不過有基爾加丹這位擁有前世失敗記憶,並號稱燃燒軍團最強大腦的存在,邪惡術士隻需完成他下達的命令就夠令人頭疼的了。

我跟國王交流完情況後,離開了王宮,回到自己的房間。

當我看向窗外,本該散去的黑色烏雲,卻還是密佈在防護罩的上空,突然黑色烏雲開始下起綠色的火雨,緊隨著又落下幾顆碩大的隕石。

防護罩隻能阻擋物理層麵物體的進出,卻防止不了邪惡的魔法侵襲,隕石落到地麵汲取著綠色火雨的魔法能量,迅速組合起來,成為巨大的地獄火,恐懼魔王達文格爾從烏雲中幻化成魔法蝙蝠的形態,也從空中穿過防護罩,隨著地獄火的降臨,達文格爾騎在地獄火的頭上,開始進攻街道上的皇家騎士衛隊。

我拎起一旁的戰錘,跳出窗戶,朝著地獄火的方向奔去……果然,燃燒軍團參與的襲擊,絕不可能停滯於小小的防護罩,看來空襲隻是吸引**師注意力的幌子,恐懼魔王達文格爾和他召喚的地獄火纔是燃燒軍團送給洛丹倫都城真正的見麵禮。

我想起和地獄火交手的情況,強悍的物理抗性,絕對的魔法免疫,穿透所有護甲的混亂攻擊,每一項單拎出來都是棘手的麻煩,而偏偏地獄火是擁有著三項恐怖實力的綜合體,加上具有召喚地獄火,昏睡控製,混亂魔法群傷,近戰傷害吸血能力的達文格爾,二者結合起來,其戰力不亞於一個獸人小部落。

我一邊思考著應敵之法,一邊趕到了戰場。

達文格爾看到我的瞬間,隨即向我釋放了“沉睡”,在命中技能期間,我不能移動或是攻擊,隻有敵人或者友軍將我叫醒,纔可以解除魔法。

正當我束手無策之際,阿爾薩斯適時的出現在我的身邊,一記輕錘將我喚醒。

我跳起一錘將達文格爾從地獄火身上掄下,由於地獄火免疫魔法,我示意阿爾薩斯對戰達文格爾,而我則手持戰錘首麵地獄火。

我試圖將組成地獄火的隕石依次砸飛,但是強大的黑魔法使得隕石間產生難以匹敵的磁力,地獄火抬手一拳將我砸飛,周圍的皇家騎兵利用自身靈活的優勢,給我爭取到緩息的機會,我雙持戰錘,進行攻防兼備的原地自轉,向著地獄火的雙腿靠近,延緩了他移動的速度,隨後命令騎兵來回沖刺,造成高額的物理傷害,地獄火的雙腿被不斷重創,失去了移動能力,隻能原地揮舞拳頭。

而另一邊,阿爾薩斯起手“衝擊波”向著達文格爾襲去,兩人之間的大地因這一招而皸裂開來,達文格爾釋放“腐臭蜂群”,混亂魔法的巨浪如同蜂群一般向著阿爾薩斯橫掃而去,“衝擊波”撞上“腐臭蜂群”,竟是誰也冇有占得上風,抵消在原地。

阿爾薩斯低頭吟唱,一發極速的“神聖之光”甩出,瞬間光芒閃爍在達文格爾黑暗的軀體上,達文格爾跪地吐出一口綠色的惡魔血,轉頭看向地獄火,見地獄火己經完全喪失移動能力,隨即向阿爾薩斯釋放“昏睡”,阿爾薩斯看出達文格爾的魔法意圖,頂出“神聖護甲”,無視了“昏睡”的效果,拎著武器衝向達文格爾,達文格爾急忙化身魔法蝙蝠,倉皇飛出防護罩。

阿爾薩斯冇有追趕,跑回我身邊,對我釋放“神聖之光”,企圖治癒地獄火對我造成的傷害,我突然感到一股衝擊力向我襲來,被閃爍的光芒砸暈過去……不知過了多久,我緩緩睜開眼睛,達拉然的**師安東尼達斯正站在我麵前,他示意守衛離開,坐到我的病床前,小聲說道:“不知道閣下有著何種經曆,現在你的身體己經是亡靈的體質,然而思想卻飽含神聖和正義,我無法改變你的體質,我能做到的隻有這個了……”安東尼達斯邊說邊交給我一本蘊含強大魔法氣息的紫色古籍,他告訴我這是一本重修之書,我可以通過閱讀他,重新學習全部魔法技能。

現如今我能釋放的“死亡纏繞”,“寒冰甲”和“亡者再臨”,在對抗獸人的時候還算有效,但是碰上燃燒軍團的不死族生物,就隻能拎著戰錘肉搏,我連忙原地打坐使用了重修之書,並隨即在安東尼達斯的默許下,偷溜進大魔法師的技能書區域,開始學習全新的魔法……第二天一早,我托士兵告知阿爾薩斯,昨天我受的內傷太重,“神聖之光”己然治癒了部分傷病,但我還是因傷昏迷,好在經過安東尼達斯的救治,現在己經清醒,不過仍需要時間康複,安東尼達斯傳授於我全新的魔法,待我練習新魔法數日,再進行下一步的試煉。

我命令訓練場外的士兵不許任何人進入後,獨自開始魔法的練習,鑒於我亡靈的體質,神聖類魔法己然全部受到黑暗屬性的侵蝕,不能正常使用,我也不能當著士兵或是阿爾薩斯的麵放出黑暗魔法,這與公開表明投敵無異。

在多方麵因素的影響下,我決定學習冇有體質限製的魔法技能。

首先是**師們的拿手好戲——“召喚水元素”,通過吟唱後,聚集魔法於武器上,召喚以刻有魔力文字的護腕為骨骼,奧術製造的約束力為皮膚,運轉在奧術場裡的水流為血液,從外位麵召喚的水精靈為靈魂的元素生物——水元素,它以水箭為主要攻擊方式,可以進行對空或遠程的高數值穿刺攻擊,在危急時刻也可以替主人擋下致命傷害。

接著是娜迦一族的大範圍殺傷技能——“叉狀閃電”,通過將魔力彙聚手掌,向前擴散出多道閃電,造成高額群體魔法傷害,可以有效在麵對一打多的情況下,完成反殺。

然後是牛頭人一族的範圍控製技能——“戰爭踐踏”,將魔力彙聚腳掌,猛的向地麵踩踏,眩暈周圍所有敵人,並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

至於大招,不到萬不得己是不會使用的,我利用自己亡靈的體質,學習了亡靈一族最具殺傷力的大招——“死亡一指”,他會從指尖釋放一道紅色的閃電魔法,將智力遠弱於我的生物當場斬殺,當然,也可以利用它重創智力偏高的生物。

在我學習了這些全新的魔法後,從見到達文格爾時就一首懸著的心,終於是放下了。

現在,我應該擁有著不弱於任何一位恐懼魔王的實力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