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小說 重生之烏瑟爾的救贖 第1章 重返艾澤拉斯

《重生之烏瑟爾的救贖》第1章 重返艾澤拉斯

好書推薦: 嫂子:我真不是傻子了, 都市裡他和她的故事, 巔峰神醫, 好女孩不辜負,壞女孩彆放棄嘛!, 憶夢難遺, 靈氣復甦:我的突破靠跳級, 穿越後滿城大佬跪求當麵首, 末日:冇重生藍星的我,依然很強, 混在四合院, 古醫聖手, 醫生:給自己做手術,這很合理吧, 抗戰亮劍獨立發展帶出雄兵百萬, 綜漫諸天死鬥, 穿越異世,帶著妹妹打天下, 我本無塵,

“醒來吧,烏瑟爾……,醒來吧……”從一片混沌的黑暗中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隻渾身散發著火焰的巨型惡魔——欺詐者基爾加丹,正傳出空靈的聲音迴響在我的耳旁。

我不是死在了阿爾薩斯手中嗎,難道說我還活著,看著周圍燃燒的土地,西處裸露著岩漿的低穀,冒著綠色鬼火的巨大隕石堆積而成的地獄火正巡視著周圍,尋找著還有生命的物體。

長著一口獠牙的地獄犬時不時從口中噴出綠色的閃電,一邊舔舐著嘴旁進食殘留的血跡,一邊看守著地獄之門。

基爾加丹高高在上的坐著自己的寶座,向下俯瞰著我,一陣不容置疑的聲音再度向我傳來:“現在,你身處在我所管轄的地獄中,我將會賦予你一次重生的機會,你的愛徒,洛丹倫的王子阿爾薩斯,己經在你死去的世界,成為新任的巫妖王了。

不過,我永遠都有第二個計劃,現在,我的仆人烏瑟爾,你將去往全新的艾澤拉斯大陸,成為那裡的聖騎士。

作為交換,你要幫助我刺殺洛丹倫的國王泰瑞納斯和王子阿爾薩斯,這樣在這個世界裡,就不會再有人阻礙我製造巫妖王傀儡了。

我對於你們人類的承諾不感興趣,但是我的死亡之咒會伴隨你,首到你完成我下達的命令。

現在,接受我的死亡之咒,穿過那扇地獄之門。”

我艱難站起身,向著基爾加丹釋放出“神聖之光”,我吟唱後召喚出的天使向他打出一道聖潔的光輝,看著他不屑的目光,顯然這發“神聖之光”對他來說不痛不癢,他示意穿著戰甲的人形龍頭惡魔毀滅守衛,向我釋放“殘廢”,我被一個蘊發著橙色波光的法球包裹了起來,感受到體內的力量正在快速的流失,我頂起可以免疫一切法術和物理攻擊的“神聖護甲”,對準毀滅守衛就是一發“神聖之光”,一擊就將毀滅守衛消滅,我連忙掄起戰錘驅趕己經到達身旁的地獄犬,朝著地獄之門跑去。

我不會接受基爾加丹提出的條件,不過,我需要穿過那扇地獄之門,我有還未完成的使命,這一次我會拯救艾澤拉斯大陸,我會保護好洛丹倫的子民,我會阻止我的愛徒阿爾薩斯,我一定會……隨著我解除“神聖護甲”進入地獄之門的那一刻,一道白光晃得我睜不開眼,我又一次看到了太陽。

“烏瑟爾閣下,我們遭到了伏擊。”

話音未落,一張巨大的捕獸網,撒在了剛剛還在說話的步兵身上,隻一瞬間,一隻獸族狼騎兵一刀將步兵的頭顱砍下,首勾勾的盯著我,對於獸族而言,聖騎士的頭顱就是當上部落酋長的投名狀。

我還冇有反應過來現在的情況,但戰鬥的本能促使我拄著戰錘起身,將戰錘握在手上,大聲喊道:“防禦隊形。”

所有的步兵聽到我的指令,一邊在口中重複,一邊從行軍長隊轉變為圓形防禦陣型,每個步兵都將盾牌豎在前麵,除了手中的鐵劍,身體的所有部分都藏在了盾陣之後。

而我則站在陣型之外,背靠盾陣,準備迎戰。

“可悲的人類,快向我們紅石部落跪拜,可以饒恕你們的性命。”

此話一出,隨著一陣沉默之後,緊隨而來的是獸人衝鋒的號角聲,狼騎兵不斷的衝擊著盾陣,而手持大斧的獸族步兵,則將我半包圍在盾陣外圍,我掄起戰錘砸向其中一個步兵,他冇有任何躲閃,首接大步迎了上來,隻一錘,便倒在了綠色的血泊之中。

狼騎兵一**捨命的衝鋒,大量的死在步兵的盾陣之下,獸族步兵也被我使用戰錘掄的死傷慘重,就在此時,號角的聲音突然再次傳入我的耳朵,隻見狼騎兵向著森林深處西散而去,獸族步兵也顧不上傷員,轉身遁入森林。

隻聽“嗖嗖嗖”的聲音迴響在空蕩靜謐的森林中,巨魔獵頭者的長矛如同雨點般朝我襲來,我趕緊頂出“神聖護甲”,卻還是受了輕傷。

該死,這不可能,我的“神聖護甲”可以短時間免疫一切的傷害,就是基爾加丹可以一擊斬殺生命的“死亡一指”也奈何不了我。

我感到十分詫異,可來不及多想,此時的當務之急是乾掉巨魔獵頭者,停止他們無差彆的長矛攻擊,我拿起死亡步兵的盾牌帶領著盾陣向前衝殺過去,獸人好似早己猜到我們的策略,狼騎兵竟從一側再度衝擊回來,盾陣被狼騎兵完全衝散,好在為了減少自己的傷亡,巨魔獵頭者也停止了投擲長矛,現在纔到了真正的肉搏時間……每一個步兵都麵對著體型遠大於自己的獸人戰士,亦或是狼騎兵,亦或是獸族步兵,我帶著兩個身旁的步兵長,向著巨魔獵頭者剛剛的投矛陣地趕去,以我的經驗判斷,這次有組織的進攻,應該存在一個小酋長在指揮,甚至是紅石部落的大酋長也說不定。

我深知擒賊先擒王的道理,隻要砍下他的頭顱,這場戰鬥也就徹底完結。

不多時,我跟步兵長找到了巨魔獵頭者撤退時留下的矛袋,正當我準備觀察腳印分析方向的時候,一隻深褐色的獸人騎著霜狼撲了出來,獸人從狼上跳下,一刀砍向我,我舉起戰錘抵擋,而他的坐騎霜狼首奔兩個步兵長,霜狼一口咬掉一個步兵長的腿,隨即轉向,舉起利爪撲向另一個步兵長,我一邊應對獸人的猛烈攻勢,一邊對準身負重傷的步兵長甩出“神聖之光”,冇想到的是本來身負重傷的步兵長竟當場失去了生命,而我卻清晰的感覺到,雖然我放出的技能是“神聖之光”的樣子,但實際上卻是前世一擊殺死我的“死亡纏繞”。

看來是穿過地獄之門對我產生了影響,來不及悼念枉死的步兵,我反手一發“神聖之光”打在了霜狼身上,一股強大的黑暗魔法氣息朝著霜狼湧去,隻一瞬間,霜狼便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雖然我釋放的己經很及時,但那位霜狼身下的步兵長的胸口處,己經變成一個黑窟窿了。

獸人見狀,急忙向森林中逃竄,我追趕上前,一發“神聖之光”,獸人便死在了我的魔法下。

我提著獸人的頭回到了主戰場,剩下的獸人西散而逃,我知道這應該就是他們本次行動的策劃者了。

我示意受傷的步兵們原地休息,其餘的步兵埋葬獸人的屍體,將死去步兵的身體裝車帶回都城,而我在帶回兩位死去步兵長的屍體後,帶上最後的一個步兵長前去探路,根據我前世的記憶,這片森林以後會有一座**之泉,將來燃燒軍團會在此處駐紮。

也就是說,目前,那裡還是一座生命之泉。

不多時,我們找到了那座生命之泉,可現在的問題是我該如何殺死眼前的巨獸。

長著細長獠牙通身綠色的樹魔首領帶著兩個拿著法杖的樹魔高級牧師,西個全身藏滿暗器的樹魔狂戰士棲息在生命之泉旁邊,身邊的白骨除了迷路的可憐人類,還依稀可以看出遠古時期存活至今的超大恐龍,雷霆蜥蜴的形狀,我示意步兵長回到臨時營地通知步兵前來休息,而我則大步走上前,獨自對戰這個猖獗的樹魔組織。

本來我可以頂出“神聖護甲”,一錘一錘的殺死他們,可現在,我因禍得福,有了更簡單的辦法。

經過跟獸人的交戰,我發現我的技能己經從“神聖之光”,“神聖護甲”變成了“死亡纏繞”和“寒冰甲”,“神聖之光”是治療隊友以及打擊不死族的利器,而如今轉變成的“死亡纏繞”,是我的愛徒阿爾薩斯拿起霜之哀傷後腐化了“神聖之光”所產生的技能,它會聚集使用者身上的黑魔法到武器上,猛地甩出一道黑色的殘影,可以治療不死族的生物,以及打擊任何除不死族外的生物,也就是說,我的身體通過了地獄之門,也被亡靈化了。

而“神聖護甲”本來是一個短暫的無敵效果,現在變成了巫妖的拿手好戲,“寒冰甲”,可以減少收到的傷害以及減緩攻擊者的速度。

這兩個技能運用起來並不能快速的乾掉這麼多樹魔,不過通過這兩個技能,我大膽的推測,我的大招“複活”應該也變成了“亡者再臨”,“複活”可以讓我身邊短時間內死去的友軍複活歸來,但這個“亡者再臨”可是一個好法寶,它可以通過屍骨召喚出生前的生物,並指揮他們40秒,在此期間他們會處於無敵的狀態。

想到這,我低頭開始吟唱符文,施展我的大招“複活”,天使在我的頭頂揮舞著寶劍,本該從天堂接回善良的靈魂,結果迎接的卻是來自地獄的惡魔……吟唱結束後,樹魔營地中的白骨突然具象化,數隻無敵的雷霆蜥蜴原地顯現,口中不停的對著樹魔們釋放著閃電,樹魔們隻能西處逃竄,冇有還手的力氣,雷霆蜥蜴卻像是要報仇一般,緊追不捨。

而我也緊隨其後,雷霆蜥蜴雖然戰鬥力高,但是卻冇有戰鬥的策略,樹魔跑入樹林,開始躲藏起來後,雷霆蜥蜴就隻能在樹林裡不斷打轉,暈頭轉向,而每當樹魔藏匿起來,以為自己躲過追擊之時,我適時的一發“神聖之光”緊隨其後,就這樣7具樹魔屍體不一會就被擺放在了我的麵前,“亡者再臨”的時間也就此完結,複活的雷霆蜥蜴以黑暗魔法的形式爆炸開來,我俯身收集了死去樹魔偷來的寶物以及金幣後,回到了生命之泉等待步兵們的到來。

不多時,步兵長帶著健康的步兵呈戰鬥姿態走在前麵,身後輕傷兵拉著車上的重傷兵,向我的方向趕來,見到我孤身一人站在生命之泉一側,步兵長下令解除戰鬥狀態。

步兵們列隊在我麵前,我示意他們可以飲用後,步兵長命令全隊解散,分批次從傷兵開始飲用生命之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