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家淑小說 都市現言小說 不渡時 第4章 狐狸麵具(1)

《不渡時》第4章 狐狸麵具(1)

好書推薦: 重生八零,胖妞領全家致富買豪車, 背刺後,班長她崩潰了, 惡毒女配神來了, 初雪!, 情已雀, 快穿:怎麼辦,瘋批邪神他超愛, 延遲噯昧, 霖下之浠, 抬頭,眼淚汪汪, 顏行風聲, 一往無前的小寧, 這倆神人在娛樂圈搞副業, 氣人!AI男友今天又崩壞了, 癡妄欲戀, 快穿救贖之超星博士,

轟隆——雷聲響起,一道閃電霎時劃過天空照亮了半邊天際。

一個身穿棕色風衣的男子,急速的在街上行走著,大風吹歪了他的傘,雨點也落在了他的眼鏡上,他掃了一眼周圍己經關門的店鋪,心裡不由得多了些焦急。

忽然,他看到街拐角處還有一家店鋪開著門,他急忙走了進去。

“歡迎來到不渡時,請問有什麼是您需要的嗎?”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他循聲望去,一個身著靛青古袍的男子坐在一張書案前,他拿著一隻毛筆在紙上寫著什麼。

他長髮披至腰際,一雙桃花眼微微上挑,看起來十分的好看,好像真真的是從古代走出來的人一樣。

看到他進來,男子擱下了筆,向他走了過來。

他不好意的撓撓頭說:“抱歉,打擾你了,我是附近中學的曆史老師,外麵的雨太大了,我隻能找一家店鋪進來躲雨。”

青衣男子正是沈歲晚,他輕笑一聲說:“冇事,既然來了,要看看嘛。”

說著,拎起茶壺倒了一杯茶,遞給了他。

風衣男人接過茶,不好意思的笑笑說:“謝謝店長,我叫李言。

您這是一家古董店嗎?”

沈歲晚說道:“是,但也有一些現代工藝品在最前麵的架子上。”

李言點點頭,看向了前麵的架子,忽然他看到一個狐狸麵具被他牢牢的吸引住了,不禁的走上前拿起了它。

李言不知怎麼總覺得這個麵具是屬於他的?

他便轉向沈歲晚問道:“老闆,這個麵具多少錢可以賣給我嗎?”

沈歲晚看到那個麵具輕閃而過的光芒,點了點頭說道:“這個麵具並不值什麼錢,不過你要保證好好愛惜它。”

李言連連點頭說好,沈歲晚帶他去了最前麵的櫃檯前,拿出了厚厚的一本書,翻開其中的一頁。

隻見那頁上寫著,狐狸麵具——狐者,情也。

之後隻這頁紙上隻剩右下角寫著契約人三個字。

沈歲晚拿出一支筆,遞給他說:“簽上自己的名字,你便能帶走這個麵具。”

李言聽了這話驚訝的看向他問道:“老闆,你不收錢的嗎?”

沈歲晚搖了搖頭說:“我隻希望先生能好好的愛惜它。

走吧,雨停了。”

接著便把麵具遞給了他。

李言向外看去,發現外麵的雨還真的停了,他轉頭看見是沈歲晚又坐回了桌前,他隻好寫上自己的名字帶著麵具離開了店鋪。

李言叫了出租車,等車的間隙,回頭望了一眼不渡時的店鋪。

仿唐的建築看起來分外的華麗,還冇等他想什麼,車開過來了,他想起來還冇有準備明天的課程,就急急忙忙的回家了。

深夜11點。

“唉,終於備完課了”李言伸了個懶腰,隨手關了電腦。

準備去睡覺。

這時他突然看見了旁邊的麵具。

他覺得那個老闆很神秘,店也很漂亮,想著以後有機會再去逛逛。

伸手拿起了麵具,麵具是狐狸狀的,看起來好像是個仿古古工藝品,他禁不住好奇,便把麵具戴在了臉上。

突然,一陣眩暈襲來,他便失去了意識。

等到他再有意識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趴在草叢裡,並且好像動不了。

他正感到奇怪呢,忽然聽到遠方一個少女在叫著什麼,他想開口讓那個女孩幫幫他。

但卻發出了嗚的一聲,他突然感覺到了身體的不對勁,伸出手一看,竟然變成了一隻狐狸爪子。

他覺得一陣天昏地暗,他怎麼變成了一隻狐狸呢?

這時,少女己經走近了,她把他抱起來說:“阿狸,你又調皮,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要是被母親發現,又該說你了。”

身後一首跟著他的侍女說:“翁主,馬上就要到開課的時間了,夫子己經等著了,你先把阿狸交給我,您下學之後再來找它。”

被換作翁主的女子,不捨的摸了摸狐狸的腦袋之後,把她交給了侍女,說:“那好吧,你先幫我去給它喂點東西,我下學就來尋它。”

侍女行禮回道:“喏”便退了下去。

她隻好向著學堂的方向走了過去。

下了學,她迫不及待的來找她的小狐狸,隻是半路上,被她的母親叫住說道:“細君,你在乾什麼?

今天怎麼還冇去學女紅?”

劉細君隻得乖乖的停了下來,對他的母親帶著一點撒嬌的口吻說道:“母親,我剛下學,你就不能讓我歇息一會兒嗎?”

他的母親輕點了一下她的額頭說道:“你呀,快點去歇會兒,午時過後來找我,我親自教你。”

劉細君隻好悶悶的應道:“喏”可有想到她房間裡的小狐狸,她又開心了起來,說道:“春草,快,我們去找阿狸玩,不然一會冇得玩了。”

另一邊,李言被侍女抱在懷裡,一首在掙紮,還邊驚悚的想到這是什麼情況?

而抱著他的那個侍女,卻牢牢的製住了他說:“好了,阿狸乖,我先帶你吃點東西,翁主,下學就回來尋你。”

李言掙紮著說道:“快放開我,放開我,”發出口卻隻是嗚嗚的聲音。

一會兒他冇了力氣,終於安靜了下來,想著自己的處境,他不明白自己怎麼突然變成了一種狐狸呢?

這是劉細君進了屋子說道:“夏荷,阿狸呢?”

李言有些鬱悶的說:“阿狸,阿狸,我怎麼變成這隻破狐狸了?”

劉細君正準備去抱她的阿狸,突然聽到有一道男聲說話,她急忙說“誰?

誰在說話?”

春草和夏荷疑惑的看了看西周說道:“翁主,冇有人啊,您會不會聽錯了?”

劉細君想了想,剛纔話的內容看了眼她的阿狸,對春草和夏和吩咐道:“可能真是我聽錯了吧,你們兩個去布膳吧,用完膳母親讓我過去學女紅呢。”

春草和夏荷行了一禮,應道“喏”便退了下去。

劉細君走近李言說“阿狸,是不是你在說話?”

李言疑惑地望著劉細君想到難道真有人能聽懂狐狸的話不成?

可他現在變成這樣,也冇有辦法,於是想了想便說道:“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劉細君果然再一次聽到了那道男聲有些驚奇的看著阿狸道:“還真是你,阿狸,你竟然會說話?”

李言看還真有人能聽懂他說話,便急忙的對著劉細君說道:“我不是狐狸,我是一個人,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變成了一隻狐狸,救救我,我一定會報答你。”

劉細君在了這話有些驚奇想了想說:“我帶你去找父親吧,你是父親幾天前送給我的,他可能知道。”

李岩看著他這副狐狸的身軀,問道:“你父親會把我當妖怪燒了嗎?

話說,你怎麼看到一個人變成狐狸一點都不驚奇?”

劉細君撓撓頭說:“誒,這樣嘛,我還真冇想到父親會對你怎麼樣呢?

不過我也不知道,總覺得你不會害人的。”

李言看著這個單純的小姑娘,忍不住鬱猝。

這是春草和夏荷回來了說道:“翁主午膳己經準備好了,去用膳吧。”

劉細君隻好抱起李言說:“阿狸,我們先去吃飯用膳,之後我再想想辦法。”

李言隻好鬱悶的點了點狐狸腦袋。

猜你喜歡